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第157:信號發射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反传销 时间:09-09 18:36 点击:
  第一百五十七章:信号反射
  三表弟走後,我進屋依然呆坐在那個破舊的沙發上想入非非。外面滴滴嗒答答開始下起了小雨,這又是一個多麼寂寞的夜晚啊,有人說:人生的感悟多來自極度的寂寞之中和受到嚴重的傷害之後,我深深的感到這個行業猶入一把有毒的利劍。幾年來我親眼目睹了很多完整的幸福家庭被它劈得四分五裂;一對對恩愛的夫妻和生死相許的情侶被分割的支離破碎和遠去的背影;有多少骨肉相連的親情被砍得血絲模糊;多少刎頸之交的友情被斬的情斷義絕;又有多少雞犬之聲相聞的、和睦相處的好鄰居被劃成一道仇溝恨壑,一想到這些,真是“如今风雨西楼夜,不听清歌也泪垂”。
  如果把人世間的親情、友情和愛情比作一個春暖花開的園圃,那麼這個行業就是園圃外圍一片埋葬“三情”的墓場。我深深的知道,爲了做這個行業,今生今世與表弟的親情和友情關係已經發展到了界碑的邊緣,或者走到了園圃外圍的最後的警戒線,往回走,肯定是“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再往前跨越一步,必然是“骷髅凌乱伤心地,秋茔鬼歌草萋萋”。
  我從內心裏是多麼盼望我們表兄弟幾個,包括高義豪,都脫下僞裝,摘掉面具,坐下來擺在一個平等的位置上,坦誠相待,各自打開心扉,不談行業,不說金錢,消除誤會,冰釋前嫌,去重新修補因這個行業所造成的親情和友情的塌方,回到來行業以前那種親情和友情的狀態。但這很可能是我根本無法實現的單方面情願,因爲表弟在我面前說的那句“今后穷亲戚一个不认”的狠话,我到死都不会忘记。其实,“贵易妻,富易交”,這是在人生的道路上和生活中很自然的現象。任何一個有錢的家庭,都會有血緣關係的窮親戚,任何一個富貴之人都會有發跡之前的窮朋友,窮親戚可以不再過走,賤朋友可以不再往來,不過走和不往來,不一定彼此之間就存在着解不開的怨恨,除非是一方被傷害的過重。我聽人說過:鋼筋扭曲了還可能被拉直,如果一個人的靈魂被扭曲了,就無可救藥。
  過了兩天以後的一個下午,表弟開着車突然來到我的住處,我想他一定是聽了三表弟的反映以後,對我發出的信號作出的一種反射。表弟這次進門以後,說話態度比以往都和氣得多,不像以前那樣,每次在我面前都要擺出一副大老總和有錢人的架勢,說起話來不僅盛氣凌人,而且要多難聽有多難聽。我懷疑表弟很可能又是來向我發動笑臉攻勢,所以我的情緒一直不是太好。表弟看我情緒不好,也沒有多說話,只是不停的抽菸。按照我最初的想像,表弟這次來肯定是與我推心置腹的交流思想,化解我們親情之間的危機,我們都沉默了很有一會時間,他說今天晚上三表弟準備請我的“客”,這讓我感到非常意外,我是個什麼客?有這麼大的臉面?能驚得起三表弟專門請我做客?既然是三表弟無緣無故請我的客,這裏面肯定是有文章。我很快就反映過來,不是三表弟請客,而是他藉助三表弟的名義擺鴻門宴,在酒桌上對我發動攻心戰。要害可能是兩個,一是要我不要信所謂“鬼”的話,繼續跟着他走,把小枝做起來,將下邊收上來的上線款都交給他;二是繼續給我勾勒夢想圖和畫大餅子。其實表弟沒有必要爲這個事去耍什麼心計,只要坐下來真心實意是說幾句暖心話,我看在姨父大人和他幾個弟弟及他賢惠媳婦的份上,也不會再去計較那些已經過去了的傷心之事,更撕不破那個臉皮,哪能還好意思再向他提錢的事吶?再說來,事情發展到今天這個樣子,也不能單蠻怨表弟一個人,自己也有很大一部分責任。從表弟想通過在一起吃頓飯,說幾句言之無物的空話把團隊的上線款錢繼續往他兜裏哄的做法,說明他壓根就沒有重修舊好的想法和誠意。我曾經聽人說過:表弟平時把一個鋼幣看的比銅鑼還大,又經過幾年在這個行業裏“战斗洗礼”,使他每個毛孔裏都鑽滿了金錢的分子,所以想讓他拔一毛的可能性爲零。因爲我不知道表弟又下的是什麼“套”,所以就很不情愿的接受这次吃请,表弟说“这是三表弟的意思”,他又亲自驾车来接我,似乎有点“盛情难却”,或許在吃飯桌上還能有一線轉機的希望,因此就坐車隨他去了市區。
  表弟把車子停到了一個很大的洗浴中心地下停車場裏,我們兩個一塊去洗個澡,在下面澡堂是真正的洗浴,不像在襄樊卡帳那樣,洗木桶浴,有半裸小姐撩水擦身,像表弟有錢還能玩一下鴛鴦戲水,在這裏洗澡沒有異性伺候。澡堂面積很大,浴水深淺錯落,水溫適可。池岸還有腳踏淋浴,削腳搓背專業性服務,隨叫隨到。從澡堂上來以後,只穿內褲,光着身子來到旁邊一個客人休閒廳,裏面可坐數十人,軟座沙發,木製茶几,對面牆上還有一個大屏幕電視,有專職服務員給客人提供茶水服務。還不時有著裝性感的靚麗小姐穿庭而過,聽說她們是有意暗示和勾引客人:樓上有保健按摩服務。
  澡堂和休閒廳的裸漢都不是太多,我和表弟同樣是穿着內褲坐在休閒廳裏,不過我們兩個並沒有坐在一條沙發上,我坐在表弟後邊隔兩排,主要是因爲避免相互之間目光對視而又無話可說的尷尬。他在前面抽着煙喝着茶,我在後面傻呆着,等到身上的水氛蒸發幹了以後,表弟說他腰疼,要上樓去按一下摩,叫我也一塊上去,名義上是按摩,實際上就是上去泡妞,我當時心裏非常煩躁,坐臥不安,也沒有帶錢,就搖搖頭,表示不願意去,他看我心情不好,就又繼續坐那吸菸喝茶。我看見他表情有點憂鬱,好像很焦慮的樣子,接連打了幾個電話,估計電話是打給三表弟的,因爲有點距離,說話聲音又比較低,所以打電話的內容我也聽不到。過了一會,表弟回頭告訴我說:三表弟今晚上有事,要很晚才能趕回來,我感覺今晚上請我吃飯的事要泡湯,這也就意味着表弟“做法念符”的遊說計劃要流產,他心裏肯定很明白,這流產的不是“做法念符”的計劃,而是大把大把的鈔票,所以三表弟不來他能不着急麼?
  其實我心裏也明白,三表弟不是趕不回來,而是有意逃避這個事。我早就聽人說他們兄弟兩個在做行業的方法上和做人做事上分歧很大,經常發生激烈的語言衝突,只是因爲“家丑不可外言”,很多內情纔不爲外界所知。聽說因爲他經常背後插手程鳳雲團隊的事,有一次三表弟氣得說話失言,要掂刀殺他;還有一次他們兄弟倆個在茶樓裏,可能還是因爲他暗中插手網下的事,哥弟倆再次發生激烈的爭吵,聽說三表弟氣得沒辦法,就拿起氣茶杯把自己的額頭砸破出血,並叫他哥哥以後不要亂管團隊的事,“哪凉快上哪休息”。三表弟是個聰明絕頂而且比較守時的人,對於這個事他應該不會大意和馬虎,藉故躲避肯定有他的理由,作爲一個弟弟去管兩個哥哥的事,的確有很大的難度,我與表弟之間的一些小的過節他可能知道的不是太清楚,但問題的焦點他心裏是有數的。他的哥哥肯定對這個事定的有“调子”,有底線,如果叫他讓點步,出點血,估計這個事誰也管不好,哥哥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我繼續跟着他的步伐走,把上線款都交給他。三表弟明白,我也不可能接受這個條件。更重要的是,三表弟知道我晉升A級別的時間快一年了,狼狽到這個程度不說,既然能扣着團隊的《新朋友上線體系表》不上交,肯定知道了行業上層的不少內幕和掌握了他們平時隱瞞的一些情況,有些事在飯桌上被我當面質問,如果他們當着我的面還在繼續欺騙我,必然會引起我的憤怒,甚至會導致矛盾激化,使問題更加複雜化,所以三表弟不來也或許是出於這方面的考慮。
  聽表弟說話的意思,好像是三表弟不是不來,而是來的特別晚,其實我心裏明白,三表弟根本不會再過來了,說過來很晚只不過是一句體面話。如果他真的要趕回來,一定會給我通個電話,讓我等候他。所以我曾兩次提出要離開,表弟總是說讓我再等一下,到了六點多鐘的時候,我實在坐的不耐煩了,就站起來穿好衣服,並很不高興的對錶弟說:“我提前先走了,今天沒有帶錢,請把我洗澡的單一塊買了,下次見面了再給你”,說罷就離開了休閒廳,走出洗浴中心的大門,到馬路旁邊乘公交車回到了五0廠我的住室。走進屋裏以後,因心裏煩躁和有氣,立即把手機關掉,只保留表弟和魯文智不知道的這部手機電話號碼與外界聯繫。
  我把手機關掉的主要目的,是想驅逐煩惱,過幾天平靜的日子,緩解一下心中的鬱悶和精神上的痛苦,儘管表弟他做什麼“法”念什么“符”,包括下邊團隊亂成什麼樣子,我一概不想知道。從第二天開始,我每天吃罷早飯就出去遊玩散心。在五0廠右邊公路大橋下面有一條寬闊的河牀,那裏是我去玩比較多的地方。河牀中間有一條彎彎曲曲的小溪,清徹透明,我沿着溪水逆流而行。河牀的右邊陡岸上是一條沿着山麓鋪就通往龍泉山莊的彎曲公路,公路左邊爲懸崖,右邊是峭壁;河牀的左邊是翠巒起伏,草木芊芊,野花爛漫,雛鶯延枝,乳燕低飛,真是“恨芳菲世界,游人未赏,都输与莺莺燕燕”。往上游走到幾百米處,溪帶漸寬,緩流微波,水石相擊,汩汩作響;;村姑少婦,浣紗漂衣,嬉戲相語,樂在其中。繼續往前走一百米左右向左拐彎處,溪流忽窄,有農夫用石塊砌成的長方形菜畦,猶如小型梯田,裏面生長着各種各樣的蔬菜。水裏蘆葦茂密,魚蝦慢遊,悠然自樂,異石百態,沉睡水中。沿着小溪岸邊,有一條蜿蜒的幽徑,因人跡希少,已雜草叢生,難以辨認。越往前走,就越感覺寂靜,甚至寂靜得讓人有點可怕,不過山間的滿眼春色,野外的無限風光使我忘掉了一切煩惱。
  我每天上午出去溜達,一般都是午後纔回來,吃罷飯後,開始坐在院子裏潛心看書。感覺告訴我,因爲表弟擺“鸿门宴”沒有成功,又打不通我的電話,必然會意識到我們之間的關係已經到了什麼程度,在沒有融通和探明虛實的情況下,他絕不會像往常一樣隨意前來,甚至心裏膽怯,害怕我有什麼異常舉動。有時看書感到疲勞了,就到附近的菜市場或商店裏轉上一圈。在廠門口右邊一個小商店裏,懸掛着一把待買的二胡,尚有七八成新,要價二百元錢,我還親自試拉過一次,有點愛不釋手,覺得的確是一把很好的二胡,。我知道市面上樂器店裏一把二胡的價格,少則數百元,多則數千元,甚至上萬元。在我青少年的時候,有拉弦子的愛好,雖然拉的很不好,但很感興趣,尤其是拉二胡,雖說時隔多年,仍無釋懷。每當我在電視裏看見拉二胡的畫面,就有點神往,特別是聽到阿丙的《二泉映月》,讓人如癡如醉。升B以後在永州的時候,有時到濱江公園碰上有拉二胡的遊客,就靠近傾聽一會,有時還恬不知恥的上前借花獻佛,拉上一曲。後來就在市場掏十五塊錢買一把山民自制的玩具二胡,在B級別住室裏,偶爾拉上幾下,用以排遣思想上的苦悶和緩解工作上的壓力。住進五0廠以後,一個人感到特別孤獨,多麼想擁有一把屬於自己的二胡,吃罷晚飯,提着他她到荒郊野外一個僻靜的地方,仰望着天上的明月和繁星,拉着二胡,來抒發心中的淒涼和憂傷。所以幾次都想將這把二胡買下來,終因經濟上有點拮据而未能如願。此前爲想買這把二胡,我曾兩次在表弟面前說到這個事,因爲我知道有的A級別接上來以後,他的上級老總除了給他買車以外,還配有手錶,項鍊和平板電腦等,也有意讓表弟把這把二胡拿錢買下來送給我,但每當我提到想買這把二胡時,表弟總是說:“錢要用在做行業上,以後團隊做大了,有了錢,想買什麼就買什麼,現在不要亂花錢”。聽表弟說話的意思,他不會給我買、也不主張我自己掏錢買二胡。在過春節前有一天下午,表弟開車來到五0 廠找我,說這裏菜市場上賣的手工饅頭特別好吃,想買點回去過年吃。我故意領着表弟轉到了這個小商店,指着還掛在貨架上面的那把二胡對錶弟說:“我說就是這把二胡,她的主人不在了,家裏人沒有人會拉,想把她賣掉”。說心裏話,我沒有那個閒錢,還是想佔表弟的便宜,讓他出錢買下來送給我,200元錢對於表弟來說,根本就不算個啥,也不需要解他的錢捆子,隨便在任意一個兜角里用兩個手指夾一下,就解決問題了,又一次坐車上,他說他平時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兜裏裝有多少錢?再說出這一點血,全當偎紅依翠時少摸一下“二禀”。不过这次表弟终于表态了,他说:“想要這個二胡可以,我先把錢給你墊上, 下月從你的工資中扣除”。我一聽要扣工資,心裏有點不太樂意,心想下個月就那吊一點錢,他再扣掉2000元的所謂欠帳,生活費用和房租又成了問題,所以就回絕了表弟的一番美意,只好讓那把二胡還掛在那裏去尋找新的主人。後來三表弟聽說我想買二胡,就主動找我着說:他願意出兩千元給我買一把好一點的二胡,但有個條件,讓我把他也教會拉二胡。這個難題我解決不來了,我也不會拉二胡,只能說是愛好和感興趣而已,有什麼資格去教別人?更重要的是任何藝術都是天賦和勤奮的結合。在我少年的時候,就聽一位懂藝術的老師說過:“世上只有三样难,读书绘画拉丝弦”。要說掙錢和女人緣的天份,他們兄弟兩個都大大的有,但跟我和很多人一樣,生命中缺乏藝術的細胞。因此三表弟的這個觀點我同樣不能接受,但僅憑他能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這個情我還是要領的。
  我幾天的關機,或者說與我失去聯繫,表弟和魯文智他們肯定是作了各種猜測,我也感覺該憋的差不多了,就打開了手機。首先是魯文智撥通了我的電話,他責備我這幾天爲什麼電話總是打不通?我告訴他說:我的手機有問題,經常自動關機,他說下面團隊出現的問題非常嚴重:主要是因爲在他父親魯鬆全的網下,一個叫郭小娜的姑娘,是個團隊的大領導,B級別點數到了,各方面都符合包裝條件,管團隊的B級別老總魯明志,也就是魯文智的弟弟堅持不給她舉行B級別晉升儀式,理由是擔心她上來後因落差太大而反彈,我當然知道這是個藉口,同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此引起了郭小娜的父母及網下的強烈不滿,事態發展到了散夥和暴力衝突的局面。魯文智只是把單面的情況和個人的看觀點向我介紹了一下,徵求我的看法,並說益陽和吉安兩個城市的團隊出現的問題都很嚴重,需要儘快拿出解決方案。魯文智掛了電話以後,表弟也打來電話過問這個事,要麼就是他們兩個在一起,要麼多次在一起討論過下面團隊的問題。他問我“知道不知道下面团队的问题”?我回答很干脆说“不知道”,首先,既然表弟說團隊必須按照他的思路走,那麼收上來大把鈔票也同樣走進了他的腰包,團隊能走多遠,大把的鈔票也就跟着走多遠;第二,像官場上一樣,官職越大,俸祿也就越厚,當然責任也就越大。每套上線款的單子,我拿的錢還不到表弟所拿錢的八分之一,而且還是毛利,何況我又管不了,也管不好,何必再去做那火中取栗的事?更重要的是我與表弟之間重修舊好的最後一線希望也徹底破滅,決裂已成定局,只是還沒有公開化。因爲一個人的貪婪之心猶如身上長的一個惡性腫瘤,手術切除只能暫緩死亡時間,最終只有隨着生命的結束而消失。表弟在電話裏問我’“对下面的问题有什么看法”?我说“没有什么看法”,又问“有什么打算”?我说“没有什么打算”。他叫我拿個方案,我說拿不出來,我最後用很強硬的口氣衝了他一句:“谁拿钱,谁管事”,他聽我說話有點火藥味,就氣得把電話掛了。其實我就是在公開與他叫板,老鼠之所以敢跟貓叫板,是因爲身邊有個洞,我與表弟叫板是因爲掌握了獎金分配的計算方法和業績工資單的製作方法,幹不幹這個行業,以後來對我都有很大的用處。不過表弟這次說話再不像往常那樣霸道,口氣軟的多,我知道他是愛吹大話常掉底子,可以說是面臨團隊崩盤的局面,他已經是束手無策。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xinaoshilu/zhuanjia/kongju/2310.html

    下一篇:第158章:團隊大亂

    上一篇:第156章:發出信號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