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第152章:一次密談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反传销 时间:09-09 18:19 点击:
  第一百五十二章:一次密谈
  在元宵節那天,我和往日一樣那麼平淡常,依然像荒漠中的一棵枯草。在我們那裏,自古就有“十五大似年”之說,也就是說,元宵節與除夕夜晚一樣講究,在家的親人相聚共餐。除夕夜晚在廳堂爲紀念先人擺放的豬頭、大饃和香火蠟燭等祭品,一直延續到元宵節這一天,繼續跪地磕頭,祭奠祖先,第二天吃罷水餃後才能拆下來,象徵着年已經過去,新的一年正式開啓。
  這個元宵節是我升A以後到十堰要過的第一個元宵節日,遠不如去年還是B級別的時侯在永州過元宵節的心情好,不僅生活條件比在十堰要好的多,更重要的是在B級別住室裏有幾個夥伴們互相自己說說笑笑,調侃幾句,不會那麼寂寞無聊,還可以接到很多問候的電話和短信。而在十堰的生活就好像被“双规”的貪官一樣,那種孤獨的感覺讓人坐臥不安。好在我所住在的“五0”廠元宵節舉辦集中燃放煙花爆竹晚會,我隨便下碗麪條吃罷後,就去了三角廣場。路燈高照,顯得特別亮,廣場前面長方形的高臺上方滿了一箱箱各種型號等待燃放的煙花爆竹,有幾個工作人員在上邊忙碌着,男女老幼陸陸續續向廣場擁來。元宵和中秋的夜晚,都是人間最美好的夜晚,天上月圓,人間家圓,也是人生最美好的祈盼。在前來觀賞燃放煙花爆竹晚會的人羣中,有不少成雙成對和牽手挽臂的情侶,更多的是三口之家,年輕的夫妻兩個,每人拉着孩子的一支小手,悠閒自在的向廣場走來,還有小兩口用童車推着寶寶融入了廣場,更令人感動的是一些白髮蒼蒼,相濡以沫的老夫妻,互相攙扶着也來目睹即將點燃的煙花爆竹。她們都是最普通的人,過着最普通的生活,其實最普通的生活,纔是人生最真實的生活。在這歡樂的夜晚和攢動的人羣裏,沒有一個是自己的親戚朋友,沒有一個相識的人;在這萬家燈火的鬧市,沒有尺寸屬於自己的立足之地。本想通過這個行業讓生命像空中燃放的煙花,那怕是最暫短的閃光,也不枉活今生,事到如今,生命不僅沒有亮起來,反而變得更加暗淡無光。
  正月十七的上午,天氣比較溫暖,表弟突然開着車來到了五0 廠我的住處。表弟任何時侯來之前從不事先通知我,對於表弟的突擊造訪,我不知道旨在何意?車停在我門前院裏,他叫我跟着他出去轉一轉,散散心,他說他對五0 廠這一塊很屬熟悉,過去經常來這裏,還有幾個熟人在這裏上班。
  我們越過廠大門前的天橋,下了天橋侯以後,不遠處有洗頭店和按摩店,表弟先到洗頭店把頭洗了一下,接着我們又走進了按摩店。說實話,我當時很不情願到那裏去消費,因爲經濟很不寬裕,還要爲表弟買單,他是上司,又來到我的住地,所以爲他買單是必須的。走進按摩店,老闆是個漂亮的少婦,諂笑着接待了我們。表弟挑選了一個靚妹走進了按摩房間;一個相貌平平的少婦,可能是看我年紀大,長的又醜陋,就主動願意爲我服務。進了房間後,她提出要小費,說老闆允許她們收小費,給小費和不給小費服務項目不一樣。給小費可以滿足顧客的一切要求,不給小費,就按規定辦事。我真的沒有那個閒錢,說是小費,其實比按摩費用要多一倍。到點以後,我就出來,並把兩個人的按摩消費買了單,在外邊等侯表弟。至於表弟在裏面享受的是什麼項目服務,我也不知道,過了一會,只見表弟神彩奕奕的走了出來,老闆娘還跟在後邊送了幾步,並嬌聲淫氣的說:“欢迎下次光临”。
  回到我的住處,我們兩就坐在門前庭院裏,喝着茶,抽着煙,沐浴着早春的陽光。我知道表弟平時”无事不登三宝殿”,他開始與我談論發工資的事,從他說話的意思,我感覺到他曾經承諾借給魯文智兩萬元發工資事想反悔。表弟告訴我他有一個新的想法,也是爲了我着想,他認爲魯文智一家是外地人,終究是靠不着的,不如利用下邊B級別與魯氏家族的矛盾,乘機把她他們一家擠出這個行業,進而取而代之,或把福建團隊劃出來一部分歸我管理,再把他的嫡系想辦法給刪掉。其實表弟很早就有這個想法,包括三表弟對福建這支團隊也早懷有覬覦之心,這一切豈能瞞過我的眼睛?只不過是我故意裝聾作啞罷了。從良心的角度上講,表弟這個想法可能是在爲我操心,如果他的這個想法能變爲現實,或許真的能給我帶來一些財富。但我絕不會支持表弟的做法,一是我再也不會相信他說的的話;二是魯文智一家人爲這個行業付出的太多,在地震中一家人差一點把命都搭進去了。別的家庭一個A級別上來就買車了,他們一家如今三個A級別了還沒有買車買房,因爲沒有積蓄才導致僅幾萬元的工資就發不下去,另外,如果沒有魯文智一家的努力,也沒有表弟和我的今天,單從感情和良知的角度去想,就沒有必要再去使那個歪心眼;三是這個團隊早已病入膏肓,我何必去揀個燙手的山芋,自找麻煩?
  社會如飯桌,人生如吃飯,貧與富,貴與賤都是一樣,在吃飯時一雙筷子一個碗,各自有一份。很多人吃着碗裏看着鍋裏,這也很正常,因爲鍋裏是公家的;如果吃着自己碗裏,又斜着眼睛看着別人碗裏就有點不太正常了,自己的一份不夠吃,就將就一下,還有利於健康。夠不夠吃,最好都不要再去打別人那一份的主意,更不能使用暴力或計謀去把別人的一份飯菜佔爲己有。在社會的大飯桌上,我們可以經常看到有些人,自己碗裏堆滿了大魚大肉,發現別人碗裏有一小塊肉,也要用筷子去把它夾放在自己的碗裏,更有甚者,因貪食自己把胃口脹得上面打嗝,下面肛門冒泡,還要去掠奪別人那一份不夠吃的飯菜或到鍋裏多挖上幾勺子。比如有些貪官,自己已經過着榮華富貴的生活,還去貪污濟民於危困之中的救濟款、救災款、低保款、慈善款和老師的工資款等。即便是鍋裏飯,雖說是公家的,你多盛一勺子,別人或許不在意,你多盛兩勺子,別人就會眼紅,你多盛三勺或更多,就會引起別人的憤怒,搞不好就會連你應有的一份飯菜被端掉,所以子產說:“不贪为宝”。社會矛盾的爆發和人世間的爭鬥,說到底就是有的人吃不了,有的人吃不飽,或者說是極少數人吃不了,絕大多數人吃不飽。如果每個人都自覺遵守吃飯的規則,安心理得的吃好自己應得的一份飯菜,人世間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怨恨和殺戮。
  表弟的想法落空了,不過他認爲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私下的祕密談話,相信我也不會把談話的內容泄漏給魯文智和其他人,因爲我們之間存在着很重的親戚關係,再說他也是在爲我着想。當然我也不可能把表弟的意思透露給魯文智,即便真的告訴他,他也不會相信,而且還會馬上告訴表弟,認爲我在離間他們的關係,因爲當時他與兩個表弟的友好關係還在持續升溫。表弟很早就擔心我與魯氏家族的關係過密對他造成威脅,在離間我們之間關係上的確做了一些手腳。我在下邊管團隊的時侯,他多次對我說:魯文智的父親魯鬆權在背後咬我,也就是在電話了他向他說我的壞話,讓我注意點,有些事別讓他很爲難。他也經常在我面前說魯氏家族的不是,其實我從內心裏明白表弟說話的用意,包括他說何老師與範光榮及萬華國、姜大偉等也經常在背後說我的壞話,這都是不可能的事。不過表弟在魯文智面前,包括在其他人面前,除貶低我以外,也從不說我的壞話,對於這一點我還是清楚的。
  最後表弟還是同意借給魯文智那兩萬元錢給團隊發工資,不過表弟提出了一個條件,那就是讓我從中擔保,他害怕魯文智將來不還他錢或不辭而別。其實表弟的擔心並不是多餘的,我比他更清楚,他借給魯文智的兩萬元錢百分之百的是打水漂了,我擔保也是一句空話。實事求是的說,這次拖欠團隊工資款,魯文智負有主要責任,因爲他擅自發掉了團隊的週轉資金,讓表弟借兩萬元錢出來,那比借他的一個腎心裏還難受。但必須讓他出點血,因爲只要團隊存在一個月,就會給他輸送幾萬元乃至十幾萬元的利益,同時,區區兩萬元在他從我們這一枝團隊即得利益的數額中,所佔的比例微不足道。就這樣說定了,表弟很不高興的離開了五0廠,在走的時侯,他對我說:“明天上午还到老地方见面”。
  到了第二天上午,我提前去了體育廣場旁邊上次我們見面的那個茶樓咖啡廳,過了一會兒,表弟掖着老闆包也到了。給魯文智打電話,他說剛起牀,估計還需要四十分鐘左右才能趕到。表弟陰沉着臉,表情很難看,他告訴我說他帶過來的兩萬元錢不是他自己的,是找原單位工會那個閔主席借的。我聽了表弟說的話,當時非常反感,就我們表兄弟兩個在一起說話,他還在玩假,如果是當着魯文智的面說這兩萬元錢是他借的,是可以的,要他知道這錢是借別人的,一定要還,當然魯文智從內心裏會知道表弟在對他說假話。我們之間交談,要麼不說,要麼就以誠相待。我猛然感到,與表弟之間,雖近在咫尺,心卻遠在天涯,正如一個女作家所言:人與人的心,有時比這個星球到那個星球還遠。第一,表弟自己說他的錢捆子能砸死人,即便是個小錢捆也有十萬八萬元,能砸死人說明至少也有個幾十捆,甚至上百捆,少了是不可能砸死人的,既然有那麼多的錢,怎麼會兩萬元錢還找人借呢?難道是這一點錢太少用不着再抖那些大錢捆子?第二,表弟平時總是說我愚鈍,我再傻也會算點帳,細帳算不好,大宗的帳我還是能估算個大概。截至到當時,我的產品套數已有1500多套,也就是說我的整網下已經交上來有1500個2800元,除去B級別以下的工資、好處費和我及魯文智升A以後的工資,至少還有200多萬元流進了A級別的腰包;第三,所謂的公司是子虛烏有,新朋友的上線款打到公司的帳戶,純是騙人的鬼話,而是打到了A級別的銀行卡上。另外,表弟上線的上線,也就是隔代上司易紅禮因車禍早已身亡,說明這200多萬元的上線款最多也就是進了兩個A級別的帳戶。當然,肯定是表弟得大頭,因爲自從我升A以後,甚至在升A以前很長一段時間裏,從沒再見過表弟的上司章大韋,也沒有聽表弟提及過他的名字,更沒有聽到任何人說過半句向章大韋交上線款和領取業績工資單的事。表弟屬於A級別迴歸老總,我們這一枝團隊只是他的小枝,在大枝上他還可以攫取很多財富。語言有時可以改變人對一個事物的印像,但它不可能改變事物的真象。表弟的確從這個行業裏賺到了很多的錢,不然的話,他根本不敢誇下海口說:誰要是惹着他,他就用錢捆子砸死誰,今後窮親戚一個不認。
  十點鐘以後魯文智纔來,剛坐下不多久,表弟就把兩萬元錢拿了出來放在魯文智面前,兩萬元的錢捆看樣子不像是從銀行裏取出來模樣,很可能是從家裏拿出來的。接着表弟有從另一個口袋裏掏出一萬元給魯文智,並告訴他說:三表弟不再過來了,讓他把這一萬元帶過來給魯文智。表弟始終就沒有一個笑臉,與給他交錢時的臉色反差特別大,他讓魯文智最近一兩天一定要把團隊的工資發下去。說完起身就走,當走出包廂時,又回過頭對魯文智說:他今天沒有帶零錢,叫魯文智把租包廂的單買了。以前表弟曾經對我說過,說魯文智每次在茶樓裏見面和在一起吃飯,從來沒有主動買過單。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xinaoshilu/zhuanjia/kongju/2305.html

    下一篇:第153章:圖窮匕見

    上一篇:第151章:暗挖牆腳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