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夢斷傳銷路》第一百二十二章:吉安之行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反传销 时间:09-07 11:24 点击:
第一百二十二章:吉安之行

   春節過後,人們已經嗅到了春天的氣息,惠風和煦,細雨如絲,乳燕雙飛,草吐嫩芽。“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在永州除了風光秀麗、景色宜人的濱江公園以外,還有幾處好玩的地方,特別是湘江大堤,有三千多米長,兩端都延伸到郊外,大堤裏邊有上下有兩條人行道路,都是用彩色地板方磚鋪就,兩路的坡度落差有四到五米左右,下面的堤坡是用水泥方磚砌成彩龜形狀,上邊的堤坡是用各種花草繪製成的圖案。靠近水邊的那條道路是用於水位正常時人們行走玩賞;上邊那條路是水位上漲,下面的那條路被淹沒時,供人們沿江觀潮。兩條路面都有三米多寬,除下大雨外,每天清晨,都會有很多男女老少往來其上,或跑步健身,或徐徐緩行,夕陽西下,遊人漸多。大堤頂端也是彩色方磚鋪面,有兩米多寬,路外側裝有等距路燈,內側有用水磨石做成的覽杆,每逢盛夏,江潮峯起,下邊兩條路淹沒,人們就憑欄觀潮聽濤。
 
   沿堤走到濱江公園處,展現在眼前的是永州水力發電站大壩,大壩上面是寬闊的大道,上游形成水庫,水深清湛,微波浩淼;由於水位落差,從閘門擠出來的激流,形同一道道白色飄帶,聲如洪鐘,晝夜不息。湘江大橋、永州木橋、發電站、濱江公園和湘江大堤,可謂是永州市區的一道亮麗景觀。
 
   還有一個景點就是區政府公園,它與濱江公園相比較雖說是沒有太多的可比性,但它非常幽靜,林間草坪,可席地而坐,所以它是當時團隊領導夜裏經常聚集的地方,也是b級別老總與下邊領導經常接頭的地點。永州團隊活動的基本規律是:濱江公園和沿江大堤是b級別老總經常活動的地方,吃罷晚飯,如果沒有其他工作,一般都要從大堤上到濱江公園去觀舞聽歌或去木橋上散步聊天;寢室領導多在區政府公園碰頭開會或單獨見面;b級別晉升儀式多數都是在凱悅賓館和長城大酒店舉行;溝通新朋友基本上都是在上島咖啡廳和老樹咖啡廳,有時也去一下國際大酒店。
 
   在春節前,我的好朋友範光榮和萬華國曾多次打來電話,叫我無論如何也要到江西吉安他們團隊裏去一趟,給下邊的人提一下激情,再不去就沒有機會了,他們兩知道我不久就要晉升a級別,a級別是不可能再下團隊的,而且萬華國已經升a了,他的小枝在吉安與範光榮的小枝合作,過了年以後,又幾次打電話催促。不僅是吉安團隊催的緊,其他團隊也都打電話要求我在升a之前能去他們團隊見一下領導。我清楚我的名字已經上了第二節課程的白板,在講家族性爆發時把所謂成功人士按照上下級部門關係當神在大樹特,用以忽悠下邊的人,當時卻實有人曾跟我說過:很多團隊都拿着我的名字在賺錢,都聞其名,想見其人。我答應他們等到過罷十五以後就出去轉一下。這次到吉安我打算轉回時路過萍鄉、宜陽和邵陽幾個團隊逗留一下,與他們的領導見上一面,如果時間許可就拐一下婁底,入川已經是不可能了。
 
   人生的經驗告訴我,一個人的失敗首先因爲失信。人不能因一己私利而輕諾,對於自己的承諾要負責,因客觀原因不能兌現或已經盡心了還無法兌現,別人是會理解的,如果輕而食言,那是要付出代價的。既然答應別人的事,一時沒有辦到,就一直放在心裏惦記着,所以就乘着這陽春三月去吉安等團隊遛達一圈。表弟知道我快到a級別,在下面的機會不是太多了,再說只要不問他要路費,他也不再過多的干涉我外出,或許是在b級別階段最後一次出遠門了。
 
   吉安且不說我的好朋友範光榮及其團隊在那裏,僅憑她的名字聽起來就叫人心裏舒坦,又吉祥,又安全。我在上中學的時後,就知道吉安這個好聽的名字,因爲文革時期,全國山河一片紅,除了讀毛著和背誦**詩詞以外,根本接觸不到諸子百家,所以,從老師講解**“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詩句中,知道了吉安這個美麗的地名。隨着年齡的增長,知識面的不斷拓寬,對吉安的瞭解和嚮往更多了一些。她處在江西省中西部和贛江中游,她之所以能名楊天下,不僅是一座歷史文化名城,更重要的還是一個紅色城市,一九二七年**和朱德在吉安創建了第一個農村紅色革命根據地,雄偉的井岡山被譽爲紅色革命搖籃。文化底蘊非常深厚,素有“隔河两宰相,五里三状元”之美譽。據有關資料記載,在我國自建立科舉以後,吉安先後考取的進士累積就有3000多名,在中國歷史上大名鼎鼎的歐陽修、文天祥、楊萬里和解縉等都是吉安人。這次去吉安可能因時間倉促不會玩的太久,但今生能涉足吉安,將是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留下一個值得回眸的腳印。
 
   在吉安的這兩支團隊,是萬華國的小枝,是他在晉升a級別之前,親自帶着從漯河先遷過去的,他的大枝有他外甥陳文武帶着去了開封。隨後範光榮的大枝有巨英代昭理和他的大女兒範梅帶着由登封去了漯河,他本人帶着小枝到了吉安與萬華國的團隊合作你,而且還吃住在一起,不久萬華國升a離開團隊,雙方都接了巨英,b級別的住室分開。我走到以下車以後,被範光榮接到了他們的住室。萬華國聽說我到了他們團隊,立即打來電話表示問候和感謝。
 
   範光榮他們的住室裏平時住有三個b級別老總,除了他本人以外,還有兩青年老總,一男一女。男是叫徐秋剛,當過兵,爲人很老實,團隊在都江堰時曾住過我家,他的父母都來看過行業並且都是我去溝通留下的,所以徐秋剛與我很熟。聽說他升b以後,心態一直不是太好,失落感特別大,見了我以後依然還鬱鬱寡歡,他老總告訴我,他的小枝發展不動,沒有工資,還得向家裏要錢發,要不多久就會放棄行業。人們不論是說話或寫文章,女人都是最多的話題,美女又是話題中的話題。範光榮網下的這位年輕貌美的女老總叫玉婷婷,人如其人,面如桃花,肌膚如玉,亭亭玉立,楚楚動人,玲瓏秀美,氣韻非常,微笑多情,令人陶醉。有人說女人一生三美三醜:年輕的時侯最美,微笑的時侯最美,多情的時侯最美;老了最醜,哭的時侯最醜,發脾氣的時侯最醜。其實,真正的好女人什麼時侯都美,笑的時侯像二月杏花八月桂,淡雅而芬芳;哭的時侯如三春絲雨五更露,潤物細無聲;發怒的時侯,似初春涼風,雖冷而不寒身;老的時侯若夕陽晚霞,能照亮黃昏。不過,漂亮的女孩多風情,美麗的少婦不寂寞。玉婷婷在家是學護士專業的,來行業之前是在一家醫療單位從事護理專業,雖還待字閨中,但早已如圃中豔芳,引來蜂蝶紛飛。來到行業後不久,利用自己的美貌多情,邀來了好幾個很有點人脈資源的小夥子,很快把自己頂上了b級別的位置。
 
   如果把這個行也比作雪球,那麼美色和男女之情就是撬動雪球滾動發展的槓桿。一個漂亮的女孩一般都能邀來幾個小夥子,英俊的小夥子也能把在家在校平時追他的女孩邀過來,形成感情鏈條,才能把團隊做大,如果鏈條斷裂,就很難把行業做起來,爲了有效的利用這個槓桿把在自己的團隊做起來,可以說是形形色色,五花八門,只講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不僅青年男女利用這個辦法,那些少婦們和半老徐娘也不甘示弱,而且將這一槓杆運用的得心應手,把在家多年的老情人和老相好邀過來,爲了能新朋友留下來,開房忽悠的、上牀**的,佔了便宜連夜跑掉的,什麼稀奇古怪的笑談都有,當然這些都是在暗中進行。
 
   可惜我這次去吉安並沒有見到他她,在我去之前她已經請假回家了,後來我回永州以後,她又從家裏帶了一個新朋友到了永州團隊,並以老闆的身份當推薦人下課堂,據說她後來又去過漯河團隊,與她的老總代昭理曾有過一段巫山**的浪漫情史。當然她最後同樣與其他很多b級別一樣,從行業的這棵樹上凋零。
 
   在萬華國團隊b級別住室裏好,自他離開團隊以後還住有兩個青年老總,一個叫章玉瓊,一個叫張華俊,章玉瓊的老爸是萬華國的幹兄弟,也是個b級別老總,我去漯河時他還在團隊,不久就離開了,留下女兒繼續做行業,據說後來因爲這個行業幹兄弟之間積怨頗深。章玉瓊等於是萬華國的乾女兒,是一位美麗的鄉村姑娘,身材曼妙而勻稱,說話爽朗而得體,我第一次見到她是在漯河團隊,當時她是大領導,在我下去給他們團隊講課時,她代表團隊簡明扼要的向我講述了他們團隊的基本情況,通過暫短的交談,她給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是端莊傳統,落落大方,很有工作能力,我走了很多團隊,像她這樣有組織領導能力的女性大領導,見到的還是第一次,在漯河晉升b級別以後,團隊就遷到了吉安,她這一枝就是萬華國的小枝。這個男性b級別老總張華俊,二十多歲,是個本科大學生,等於是萬華國小枝上第二代b級別老總,他升b以後,曾經跟着萬華國去國我們永州團隊,聽說他升b以後因落差太大,心態一直也不是太好。從表面上看他很老實,寡言少語,聽他談話,感覺認識問題很有深度,像個很有城府的人,也就是這位面憨內精的大學生老總,在這個行業歷史上留下了一個最深的烙印。
 
   這次去吉安我是帶着新上來的巨英趙強瑞,按照行業的慣例,團隊裏每接上來一個新b級別,都要有他的老總帶到外團隊走一圈,開闊一下視野,多認識幾個朋友,這本來是魯氏家族的事,但由於當時魯氏家族對他的爲人不是太感興趣,所以一直就不願意帶他出門。我們到了範光榮他們的住室裏,因爲是當時玉婷婷不在,只有兩個大男人老總,住室裏搞的有點零亂,每天吃飯都是湊合着,不過,這還算是好的,我走了很多團隊,看到有的團隊幾個男孩子老總住在一起,玩性大,把住室裏搞的亂七八糟,簡直就不像個家。在邵陽王君國、朱小軍等幾個男孩子老總住在一起時,天天是不洗衣服不做飯,餓了就啃方便麪,不拖地平不掃地,破襪破鞋丟成片,屋裏像個垃圾站。b級別跟居家過日子一樣,油鹽醬醋,燒鍋冒煙,吃喝拉撒,一樣不少。由此看來,不論是一個家庭或單位,在平時生活和工作中有三樣東西是不能少的,一是少不了女性,二是少不了年齡大一點的人,三是少不了勤勞節儉的品性。
 
   當天夜裏他們就找了一個茶樓大包廂,把兩支團隊的領導都召集起來與我們見面。在這十多個領導中,只有一個女領導還認識我,她說在都江堰去我家竄過寢,這一說就是四年前的事了,她告訴我,原來在都江堰的人除了她一個人外,都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她堅持這麼多年就是想等到網上的老總能幫她一把,現在還是沒有看到一點希望,從她的語意裏有放棄行業的意思,在開會之前,他們老總就與我談了她的思想動態,讓我在會上有所側重的講一下,會後我們還單獨的與她進行了溝通,讓她再堅持一段時間,看是否有轉機?
 
   凡是在這個行業裏發展不動,還在這裏繼續堅持一年以上的老闆,都抱着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把自己成功的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一是等到自己的網上領導升b以後錦衣還鄉,來證明這個行業能賺到大錢,換取家鄉人的相信這個行業,幫助自己重新啓動早已僵的市場;二是認爲自己的網上領導和自己的推薦人升b以後不能拋棄自己不管,一定會利用所謂成功後好邀人的優勢替自己擺下線;三是認爲自己的同鄉人升a了,他能夠帶動自己的市場。且不說b級別是個窮光蛋,回去還不夠丟人先眼的錢,就是a級別真的賺到錢了,他因怕別人打他和報警,莫說回去邀人,嚇的像個老烏龜,連頭都不敢露,後來據我所知道的老a們被打的、被綁架的和被警方抓捕的就有好幾起。即使是開着轎車和戴着勞力士手錶回家,他所見到笑臉只不過是從傾斜的嘴角力流露出來的輕蔑微笑;所聽到讚許只不過是變了味的辛辣嘲諷。都知道章大韋在這個行裏賺了很多錢,回到單位並沒有人看好他,整天連個大話都不敢說,非常低調,聽說走在大街上還被網下受騙的人痛打了一頓。包括我的兩個表弟升以後,我們的親戚對他們多有厚非,往來免談,更不會因爲他們弄到了錢跟着他們來做這個行業。再說來,網上領導把自己邀來的目的就是爲他自己累積點數,他們不可能再爲你邀人擺下線,所以等着網上領導給自己擺下線,那就是等於在守株待兔。同時他就是想幫助你也沒有那個能力,不是他沒有能力,而是這個行業制約着他的能力,因爲一個人的行爲質量決定着社會和人們對他最終相信和認可程度。
 
   在吉安兩天多的時間,都是泡在茶樓裏,不是開會,就溝通領導和新朋友,每夜都是忙乎到凌晨一點多,上午休息一會,第三天準備抽兩天的時間去兩個地方遊覽一下,一是點燃農村包圍城市之火、用紅旗喚醒人間的革命搖籃-----井岡山,去親眼目睹一下當年五哨口的蒼茫雲煙;再一個想去一下吉安的白鷺書院,看一看浩如煙海的線裝古籍和汗牛衝棟的藏書。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萍鄉團隊的朱才新打來電話,讓我們當天下午就要趕到他們團隊有急事需要幫助,並做好了接待我們的準備工作,而且他在益陽團隊的哥哥朱才寶也打來電話催促,我和範光榮都認爲這個合作伙伴關係太重要,所以就只好忍痛取消原計劃,趕到萍鄉團隊去。有一句話是這樣提醒人們:現在能做的事不要等到將來,很可能將來或者說一輩子再也做不成了,到來的機會一定要抓着,否則,留給將來的只能是遺憾。當時我們心裏都很清楚,吉安一別,很可能這一生中再也沒有機會來吉安了。
 
   萍鄉在中國也是一個如雷貫耳的城市,因爲她是孫中山發動起義拉開辛亥革命序幕的地方,也是**,**李立三等領導安源大罷工的策源地。她與吉安接壤毗鄰,乘大巴車兩三個小時就可以到達萍鄉。汽車進入市區時,已是暮色籠罩,華燈皆明,繁華鬧市,車速緩行,通過車窗可以清晰的看到了高大巍峨的秋收起義紀念碑及浮雕,雖沒能下車駐足觀賞,但能到萍鄉看上一眼這樣具有特殊的紅色文物,實乃人生一大幸事。
 
   我們下車後,朱才新就用車把我們接進了他們的住室,屋裏住了三個b級別老總,其中一名是女性,也就是他的未婚妻。我以前去益陽的時侯她們兩個都還在下邊當領導,朱才新是團隊大領導,和他兄長一樣,爲人忠厚,但因沒有上太高的學,遠沒有他哥那種素質和水平。說起話來有點婆婆媽媽,遇着麻煩事不急不燥,很有耐性,他在益陽當大領導時爲我們團隊幫了不少忙。他們兄弟倆個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升b以後都帶着夫人做行業。
 
   在我們走到之前,就已經爲我們接風洗塵準備好了一桌豐盛的宴席,並租好了茶樓包廂,計劃吃罷晚飯先溝通新朋友,再召開領導見面會,聽話音第二天還有新的任務,我們要求先把工作搞完再吃飯,因爲明天我們還要起程去益陽。他們急着讓我們來,主要是因爲要溝通一個起點比較高的新朋友,按照行業操作慣例,凡是團隊裏來了起點比較的新朋友搞不定,就要抓緊時間,調一名在家足以與新朋友身份抗衡的b級別老總與他溝通,因爲起點高的新朋是行業最大的潛股,一旦搞定,就可以給上面老總帶來巨大的財富。在這個行業裏,任何一個a級別的產生其網下都有一兩個直接或間接起點比較高的人起着決定性的作用。
 
   我們這次去吉安還有一層重要意思就在轉回來的時侯,在益陽團隊逗遛兩天,這支團隊是有魯通盛和趙強瑞的兩個大枝在一起合作,已經發展到有十七八個寢室,每月上線款就有十幾萬元。對於爲我累積點數和晉升a級別利益關係都非常重大,所以我也暗中有所留意。其實我很早就知道表弟在用心這枝團隊,有一次他驅車直接去邵陽,晚上宴請b級別老總和領導時,魯文智和他的母親高愛梅在場,當然程鳳雲、高義豪等b級別老總都在作陪,吃罷飯後表弟以高愛梅上來不久的名義給她掏出一千元的見面禮金,這一切直到事後我才知道,後來表弟被動的告訴我他去了邵陽,還給高愛梅掏了一千塊錢,問我有啥想法?要說當時我心裏沒有一點想法那是假的,但也只能說沒什麼想法。我心裏當然清楚表弟的一雙無形的大手緊緊的抓着和操縱着這支團隊,因爲這裏面潛在的財富實在是太大了。當時對於表弟隔着我把益陽和邵陽的上線款全部截走,甚至暗地收買網下巨英,我都並不多在意,總想着升a後都一樣,這只不過是個必然過程,只擔心他的做法後果會步程鳳雲團隊的後塵,不少老總都有這個看法並提醒過我。
 
   這次來益陽團隊主要是兩個目的,一是我在下邊的時間不多了,在離開團隊之前需要與自己的網下見上一面,燃燒一下激情,讓網下的人能從我身上看到成功的希望;二是給表弟的一些做法設置一點障礙,起碼不至於發展到程鳳雲的團隊那種後果,給自己升a以後留碗飯吃。他們把領導都召集在一間較大的茶樓包廂裏,和他們在一塊跳舞唱歌。當大家都坐下來後,我就合作問題和行業的一些正規做法講了近一個小時,含有否認表弟做法的意思,同時也有策略批評趙強瑞不相信魯鬆權的意思。我還特意引用了華盛頓最讚許的一句名言來結束與大家的交流:“如果你能幫助別人得到他想得到的,你就能得到你想得到的”,最後趙強瑞和益陽的三個b級別老總也都作了表態發言。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xinaoshilu/zhuanjia/kongju/2249.html

    下一篇:《夢斷傳銷路》弟一百二十三章:心思悠悠

    上一篇:《夢斷傳銷路》第一百二十一章:似水流年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