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夢斷傳銷路》第一百一十五章:老總之淚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反传销 时间:09-07 11:14 点击:
第一百一十五章:老总之泪

   趙強瑞接上來沒有幾天,根據魯文智兄弟倆個的意見,把趙強瑞的大枝儘快遷到宜陽去,但他們的這一決定並沒有事先徵求一下趙強瑞的意見,想用瞞天過海的辦法把他的團隊遷走,這叫“隔着将军调其军”的做法,按照老百姓的说法是想“隔着房子拉车”,那是拉不過去的。當時團隊的大領導徐建主,他是趙強瑞的戰友和鐵哥們,對於趙強瑞來說是唯命是從。不過在行業裏基本上和像軍隊一樣,除了採取安插親信和金錢收買以外,都是“只有闻将军令,不闻天子诏”。我让他们采取“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辦法,纔算把趙強瑞的大枝和孫榮慶的團隊遷到了益陽,有魯鬆權前往益陽,負責對這支團隊的b級別管理。
 
   這次遷到益陽的是九個寢室的人員,動作比較大,一陽團隊給予了極大的支持和幫助。我當時給魯鬆權的工作思路定了個調子:重合作,先紮根。快發展,速壯大。同樣,這次遷網也是採取先斬後奏的辦法,遷網費用是直接動用上線款,這一切都沒有事先請示表弟。因爲我明白自九月份一來,表弟在引導團隊對外合作對像上起了很大的變化,與益陽團隊合作他肯定是不會同意的,不過這次已是木成舟,他也無可奈何,但表弟對此決不會等閒視之。
 
   團隊錢到益陽以後,表弟採取了越級管理的手短段,把宜陽團隊和邵陽團隊一樣都劃爲他的“直辖团队”,當然主要是把收的上線款,越過我這一級直接打到他帳戶上,把他管理團隊的方法可以不經過我,直接就通過電話灌輸到那兩枝團隊當中去,“隔房子拉车”,別人不行,但表弟可是有那個能耐,每逢團隊裏出了問題和亂子,他就打電話命令我去給他擦屁股。團隊初到宜陽魯鬆權就與他們的b級別老總吃住在一起,團隊合作的也非常愉快,好景不長,表弟就讓魯鬆權單獨吃住,叫魯文志在邵陽和益陽兩邊跑。表弟跟魯鬆權,尤其魯文志灌輸不與對方合作的指導思想,並說了對方的很多不是,給我們團隊造成了忘恩負義的口碑。其實魯鬆權做的非常到位,分開以後經常還買着禮物去看望他們,暗中通款,繼續維持合作關係;魯文智受表弟不合作的思想影響比較深,據說對方多次打電話調請他幫助溝通新朋友,他都是以不在益陽爲辭而拒絕,其中有一次,魯文智剛打的下車,對方看見他以後纔打電話調請他,他還說不在益陽掛了電話,從此合作關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後來發展到雙方都多次打電話要求我過去一趟,把這個問題給處理一下。有一次我到宜陽,在魯鬆權個人住室裏,魯鬆權正在做中午飯時,突然接到一個電話,我聽魯鬆權在電話裏跟對方解釋不合作的難處,我馬上知道這是表弟的電話。掛了電話後,魯鬆權對我說:“老總呀,不是我們不想與他們合作,是大老總不讓我們與他們合作,你們兩個我也不知道該聽誰的好,我很爲難”。還有一次魯文智直接當着我對面,他聽大老總(表弟)說:宜陽的幾個b級別老總都不是好人。這個事過後,我曾委婉的在電話裏用抱怨的口吻對錶弟說:“你怎麼能給巨英灌輸不合作的思想和當着巨英面說合作伙伴的閒話呢?這給我們的工作造成了很大的被動”。表弟矢口否认有这会事,我说:“你给鲁松权打电话时我就在旁边听着”,他纔沒有繼續強詞奪理。當然,表弟既然這樣做法肯定有他的道理或有難言之隱,只是我們在下邊一時還不夠理解罷了。
 
    表弟为我们团队制定的以邻为壑的“外交政策”,當時遭到了很多周邊團隊的激烈反對和抵制,也爲我們團隊埋下孤立自滅的嚴重隱患,表弟是個非常有心計的人,他比誰都清楚這樣做對團隊的危害性,我也明白表弟這不是失誤,而是大悟,只是他不能告訴我爲什麼而已,直到後來有人給我轉發了一條短信,內容是:自從表弟升b,行業開始做歪;“自从表弟升a,团队开始分裂”。當時我還讓有的老總看了這條短信,不知道是誰發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所以也就沒有太在意,不過有人告訴我說,表弟擔心我們團隊的b級別通過接觸外團隊的途徑容易知道a級別在上面情況,這樣對他很不好。在當時團隊林立的行業環境下,這種自我封閉和夜郎自大的合作意識是絕對行不通的,老革命家陳雲曾經說過一句名言:“凡事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我始終認爲,在這個行業裏,老總都扮演成神的角色出現在下級面前,其實老總也是人不是神,沒有比誰多長一根毛,更不是什麼百分之百的正確,他與下級就蹲馬桶一樣,先來先蹲,在行業裏有穿開襠褲的老總,也有七八十歲的老總,當老總與品質、智慧和能力沒有太大的關係,說白了就是“先到为君,后到为臣”,凡事都是一样,“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三表弟的那种“多边外交,慎重合作”的方法被各團隊的b級別老總普遍認可和接受。我平時有點感覺到,表弟在上面與某個a級別或b級別老總有點不對勁,就打電話給我,不要與他們團隊往來,我好像成了表弟與別人爭面子和較勁手中的一張王牌。一個人如果忽視了規則的制約,把個人的感情因素過分的滲透到工作中去或用自己的喜怒哀樂去左右工作,不出問題是偶然的,出問題纔是必然的。可惜是這個行業本身就不存在着什麼合法的權力,只不過是褲襠裏插槓子-----自己擡自己。團隊上層的矛盾就像家庭矛盾一樣,夫妻自己的戰爭最好不要影響到孩子,更不能因夫妻之爭給孩子造成深痛的心靈創傷。
 
   遷往益陽的團隊,在那裏很快就紮下了根,並發展的特別快。到了十月下旬,益陽團隊的陳宜華與朱財寶二人來到了我們永州b級別的住室,說計劃把陳宜華在河南平頂山一枝團隊,遷到永州來與我們合作,這支團隊是陳宜華的小枝,有五個寢室的人員,兩個b級別老總,其中一個是陳宜華的小舅子。對於他們的團隊來永州,就像當時楊慕計、康利勝的團隊來永州一樣,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下來,他們曾給予了我們團隊很大的幫助,這點回饋實在是太微不足道。
 
   第一方案是遷到零陵區,我們也過去幾個寢室在一起合作,我陪同他們兩個人坐車先去考察一下市場,我們在零陵市區從下午一直轉到夜裏很晚纔回到冷水灘區,認爲那裏還不大適應我們做團隊,理由是當地居民還不怎麼接受和認可這個行業,爲了檢驗一下警方對這個行業的反應和態度,他們兩個還故意打了110報警電話,謊稱自己被做這個行業的人員所控制,值班人員接警後不以爲然,隨便問了一句就把電話掛了;下午六點多的時後,在路上也沒有見到幹這行業的人員,如果有,我們一眼就能認得出來,說明目前這裏可能沒有團隊。後來我們才知道,我們當時看到的只是個表象,其實零陵區也有好多的團隊。
 
   我們執行了第二種方案,在鳳凰園那一片找了幾個寢室,團隊入住後與我們團隊直接合作,幾個b幾別老總就在維尼斯大酒店後面租了一個房子,條件還挺不錯。團隊的各項工作開始正常運轉起來。聽他們講遷來的這隻團隊很不健康,管團隊的b級別老總自身也存在着很多毛病,來到永州後不到一個月就出了大問題,好比一個久病待治的患者剛送進醫院就死掉了。
 
   有一天夜裏老總給下邊大領導打電話通知開會,可怎麼也打不通,打其他領導的電話也都處於關機狀態,我們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我陪同他們幾個老總親自下去看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走到每個領導的寢室門口,也見不屋裏的燈光,更聽不到任何聲音,怎樣敲門也無人答應。團隊很可能是散夥了,我們都不相信這是事實,但事實卻又擺在了我們的面前。第一反應是領導帶着人乘火車連夜離開永州,我們立即打個的趕到火車站準備進行攔截。當我們趕到火車站後車室,果然不出所料,他們都已買了票,正在排隊進站,跟他們說話,也不再理我們,一個個像沒有看見我們一樣走進了站臺。當時陳宜華等人的心一下子從頭涼到了腳,那種打擊不是其他人所能體會得到的,這意味着陳宜華的小枝徹底完蛋,從平頂山過來的那兩個b級別老總成了光桿司令,幾年的心血一夜之間化爲烏有,更讓人心裏難受的是幹了幾年不光彩的行業,到如今狼狼狽狽的光蛋回家,有何面目見江東父老?
 
   到了第三天,除了朱才寶需要暫時留下來做善後工作以外,其他三位老總都要含恨永遠的告別永州,不過,陳宜華雖然沒有了小枝,但他的小枝上已經產生了兩個b級別,不會影響他晉升a級別。他也只能到益陽或回家等到a級別點數到了以後去享受a級別待遇。另外兩個老總都懷着一顆破碎的夢也開始啓程回家,在走的時侯是那樣的傷感,我們也爲他們不幸的結局感到難過,分別的時侯我們住室裏委託何老師代表我們住室老總前往送行到火車站。何老師轉回來時告訴我們說:陳宜華在把他的小舅子等兩個人送上火車以後,蹲在廣場上放聲大哭,而且哭得非常悲慟,很多人在那圍觀,人不傷心不落淚,如果不是特別傷心,一個大爺們怎能當着那麼多陌生人的面失聲痛哭吶?
 
   對於陳宜華的哭我並不感到意外和詫異,因爲我在b級別這個層面上生活一年多了,關於b級別的情況我見的也多,聽的也不少,在到了b級別以後,除了思想麻木和雙枝發展比較好的堅強者以外,沒有流過淚的b級別老總很少,換句話說,是b級別很少有人不流淚。我曾看過一個b級別老總寫的一條短信描述b級別生活:下到團隊好風光,睡在被窩淚汪汪。只不過是少數人才哭出聲,爲了照顧影響多數人只在暗中哭泣,所以,b級別老總哭泣是很正常的事很多人還不止哭過一次,當然我也多次流過淚。
 
   能夠堅持到二年的b級別在行業裏不是太多;能夠走到a級別這個層次上的b級別更是廖廖無幾。因爲在當老闆的時侯,是處在全麻醉狀態;當領導和c級別的時侯,絕大多數是處在朦朧狀態;到了b級別階段,基本上是處在半清醒狀態。與我前後晉升到b級別的人有很多早就離開了行業,只有很少一部分所謂的**級別還抱着希望在艱難的往上爬,去爭取最後的成功。其實在下邊當領導的時侯,就經常會從小道消息那裏聽到某某老總離開了行業。可是當時卻沒有一個領導去想過和深究過,b級別老總既然萬元打底的工資和吃住賓館,爲什麼中途放棄行業不幹的問題,也沒有人對這個問題提出過質疑,包括我自己也沒有去想過這個問題,後來仔細想一下,不僅都是豬腦子,簡直都是他媽的張好古趕考--------一羣混蛋。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xinaoshilu/zhuanjia/kongju/2242.html

    下一篇:《夢斷傳銷路》第一百一十六章:益陽驚變

    上一篇:《夢斷傳銷路》第一百一十四章:彌天大謊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