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夢斷傳銷路》第七十五章 中原會友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反传销 时间:09-07 10:04 点击:
第七十五章 中原会友

   表弟在走時把團隊交給白雪梅臨時管理,主要是因爲我剛上來對於團隊管理還不是太熟悉,從家裏返回團隊以後,根據表弟的安排有我正式接管團隊,有白雪梅暫時管帳務。在春節前我就曾接到登封、漯河等中原幾個城市團隊的b級別老總打來的調請電話,在春節過後要求我到他們團隊去傳授所謂“成功经验和闪光点”。如果分別去費用太大,我答應他們從家裏返網和請示上面老總以後,專程去中原幾個城市的團隊轉一轉。就這樣,元宵節過後的第二天,我又急匆匆的踏上北去的列車。這次中原之行,主要是應登封團隊程鳳雲和範光榮的調請,去給她們團隊講兩堂行業心態理論課。講這方面的專業知識可以說是我的特長,不要講稿、不看本子隨便就能講上七八個小時,所以我升b以後,周邊城市的團隊時常打電話請我去給他們團隊講這方面的專業知識課,但表弟說不經他允許不準到外團隊去付出。表弟當時可能還是出於好心,主要擔心外出費用問題,因爲b級別到外團隊付出,按規定往返車費都是自己出,對方只負責到了以後的吃住。b級別外出如果沒有經費,就有他的上邊老總出錢,表弟不讓外出的主要原因多是基於這方面的考慮。這次去登封表弟比較滿意,還特意給我打電話一定要去,並要我快去快回,這在官場上叫託關係打招呼。聽說表弟升b以後也極少到外團隊付出,一是被超越沒有錢,二是面子上不好看。即使後來我們這一枝,也就是他的小枝發展起來以後,有了錢他也不會把錢花在這上面,他曾對我說過:到別的團隊去付出是操別人的心花自己的錢。表弟不願外出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在本團隊或在下邊東一斧子西一榔頭還能砍上幾句,如果上了大的場面就有點理屈詞窮,聽他自己說,他在b階段就上了一次分享大會,剛說了不到二十分鐘就卡殼冷場了,好尷尬,我聽說別的團隊調不動他,也不願意調他。還有人說他以大老總的身份曾到登封團隊檢查過一次工作,程鳳雲還單獨去鄭州接他,第二天才到登封b級別的住室。
 
   從成都出發第二天中午就到了鄭州,轉乘汽車下午到了登封。我是第一次到登封市,在十幾年前我曾去過少林寺,這座天下第一剎就在登封境內,這個不足七十萬人口的縣級市有兩個亮點足以讓它聞名天下,前者有個少林寺,後來又出個公安女神任長霞。我一下車,範光榮早已在那裏等候我。我們並沒有直接走進他們b級別老總的住室,他告訴我說他們的住室有點特殊,等一會才能進去。
 
   原來是她們b級別的住室與下邊領導的住室距離非常近,老總進出難度很大,白天基本上是不敢出門,害怕出門撞見領導和新老朋友,暴露b級別居住目標。如果偶爾有事需要出一下門就得先派一個人站在樓梯間望風,在絕對安全的情況下,纔敢露頭。假如讓下面的人知道b級別不是吃住賓館,而是與他們一樣租房子和自己做飯吃,不僅團隊有可能完蛋,更危險的是有個別對行業和對b級別不滿的或怨恨的人,發現收上線款以後,緊隨其後,指門報警,連人帶錢一網打盡,或幾個人強行進屋暴力搶奪。在湖南益陽有一支團隊的b級別住室被幾個行業的所謂消極分子鎖定,有一天夜裏收上線款回住室以後,他們半夜把b極別住室的門強行撬開,進屋把幾個老總狠狠的打了一頓,最後又把住室裏錢財洗劫一空,事後幾個老b們嚇的連個屁都不敢放。所以,按照行業的正規做發是:b級別的住室不能與下邊領導的住室及課堂同在一個區域內,一般都要相距兩公里左右,而且必須是下邊的人員帶朋友和找房子等涉足不到的地方,只有這樣才能保證b級別的神祕感和人身財物的絕對安全。另外,不論是b級別居住的地方,還是下邊領導的住室,都必須在二樓以上,爲了增加隱蔽性,居住的樓層越高越好,住在一樓吃飯、唱歌和拍手都會很快被發現,,所以這個行業不存在住一樓的事。
 
   我們倆站在他們居住的地方樓梯間對面行人不太注意的一個暗處,正趕上新老朋友下班歸寢的時候,有一個女領導不知爲何事也騎着自行車從我們面前匆匆而過。關於她我是再熟悉不過了,看着她我就有點寒心,怎麼還呆這裏沒有回家暱?她叫葉霞紅,可算是行業的老人,在隨寧時比我晚來行業一個多月,來時是個二十出頭的少婦,沒有什麼文化,一個兒子才兩三歲,她丈夫也在團隊,後因沒有運作資金而離開行業回去打工掙錢,繼續支持她做這個行業。她是程鳳雲的網下,與程鳳雲和三表弟她們都是拐着彎的親戚,相信背靠大樹好乘涼,等着她們給她擺下線或開發親戚市場。團隊遷到都江堰以後,她一直髮展不動,我當領導時經常住在我家,從來不交一分錢的生活費,但在寢室裏付出很到位。到登封以後還是沒有自己的團隊,只是大枝上有幾個人毛,爲了穩着她的思想就給她安個寢室領導的帽子戴在頭上,說白了就是一個光桿領導,在哪裏守株待兔。聽說她做行業的信心很堅定,四個年頭了,沒有回過一次家,年輕輕的在這裏守活寡,又沒有盡到做妻子和做母親的義務,浪費了青春、浪費了錢財,還在苦苦的等待。我們兩個來到行業的時間差不多,我已升b有幾個月了,從目前情況看,她晉升爲b級別,還要等到猴年吧馬月,她哪裏知道,即使將來當上了所謂b級別老總又能如何呢?
 
   我們在確定無人注意的時候很快上樓進屋。她們的b級別住室與我們的住室大致一樣,都是租的普通民房,裏面暫時住三個b級別老總,,除了範光榮和程鳳雲以外,還有許愛學,他是範光榮的網老總,許愛學和程鳳雲都是我的老領導。又新接上來一個b級別老總,包裝以後,怕他不能接受b級別的現實,就讓他在進b級別住室之前先回家一趟。他這個人性如烈馬,對b級別的希望值特別高,在下邊當領導是一直堅信b級別就是吃住賓館和萬元打底的工資,準備返網以後再慢慢引導他接受這一現實。他是在我趕到登封前一天走的,對於他我不僅認識,還比較瞭解,山東濟南人,姓代,叫代昭禮,二十多歲,是個複員軍人,被女友以感情方式邀到行業來的,初來時桀驁不馴,經常發狂。但聽課時坐姿非常端正,兩手壓膝,腰桿筆直,目不斜視,不管時間多久,穩如石人,有一次因與領導鬥氣,他擅自剃個光頭,上課時端坐在正中間,不苟言笑,猛一看像個大燈泡,別具一格。上線當老闆以後還是不大服從團隊管理,後來調到我家,改變非常到位,邀來很多戰友,形成了自己的團隊,因爲他是範光榮的大枝,所以也奠定了當時範光榮晉升b級別的基礎。我當大領導時發現他是一個很有能力和魄力的優秀人才,力挺他接任寢室領導。他平時像尊重自己的長輩一樣尊重我,不過我也仔細觀察過他:爲人慷慨,行爲規範,但處世精明,言行有別,心機頗深。他們團隊遷走時,我曾單獨與他話別,聽範光榮講,他升b以後,有他的妹妹代小晟接任團隊大領導,所以這次來登封沒有能夠見到他感到很惋惜。
 
   在中原地區的團隊除了從都江堰直接遷到登封去的以外,還有間接遷過去的幾支團隊:萬華國的團隊遷到了漯河市;袁海修的團隊在新義;章清白和藺國新的團隊在平頂山市;後來李文的堂妹李梅的團隊也遷到了商丘市。這些團隊都是兩個表弟的整體網下。在中原與表弟團隊發生合作關係的團隊有:漯河莫仁韋的團隊;新義黃力勇的團隊和平頂山胡小娥,莫文武的的團隊。他們的消息都很靈通,我剛進住室坐下不久,問候電話一個接着一個打來,殷切希望到他們團隊去傳授所謂“成功经验和闪光点”。我在擔任大領導時就臭名遠博,很多團隊的b級別老總都知道我的名字,特別是從中衛回來以後,經常接到從各城市團隊b級別老總打來莫名其妙的電話,不過聽介紹就知道他是哪個城市、哪個團隊和誰的網下。行業裏的b級別老總不論是打電話或當面作自我介紹時有規定:必須報出自己網上三代老總的名字。不過這都是工作中的逢場作戲,電話一掛斷就忘記了。
 
   尤其是老朋友袁海修,不僅打電話問候,當天夜裏就帶着巨英專程來登封見我,計劃第二天親自把我帶到他們團隊。久別重逢,倍感親切,我們兩在隨寧時曾住在一起,關係很好,他爲人豪爽,說話更直,待人真誠。來行業之前在家裏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裝璜公司,他的妻子是大學文化,在一單位財務部門工作,按常理他應該是幸運和滿足了。自從來到這個行業不久,妻子就開始跟他鬧起了離婚,最終各爲其志,還是分了手。團隊遷到都江堰以後,他先於我當寢室領導,後又當了幾天大領導就跟李文他們到了平涼。他是劉波濤小姨子的網下,與李文是合作伙伴關係,後來晉升爲公司b級別,把團隊遷到了河南新義市。在新義團隊發展的很快,遷到平頂山的藺國新的團隊就是他的大枝。自從都江堰分別後,我們還一直私下裏保持着聯繫。當天我們都在登封b級別住室共進晚餐。
 
   我的中原之行只能到登封,去其他團隊表弟堅決不同意,即便到登封,按照他的意思也只能到程鳳雲團隊課堂講一節課後立即返回。我們剛吃罷飯,又來兩個b級別老總,我都不認識他們,可能是聽他們的上司說我到了登封,就特意來請我到他們團隊去跟他們領導見一下面。最後黃力勇他們也來了,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我在登封的一言一行表弟都瞭如指掌。雖說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但我也身不由己,上邊有表弟揮舞着指揮棒,下邊有範光榮把我的行程時間安排好。漯河的萬華國、莫仁韋通過範光榮搞哥們義氣,死死的盯着我,私下把去漯河的車票都已經買好,登封的事結束後,有他親自陪同到漯河團隊,並已通知那邊做好開會的準備,時間不能更改,可把袁海修等幾個團隊的b級別老總給氣壞了,當時就走了四個人,袁海修他們留下,又通過上面老a們打來電話把時間變更一下,結果被範光榮給頂着了,袁海修氣得第二天很早就起了牀,連個招呼都不打一下就走了,後來我多次打電話向他表示歉意。
 
   第二天起牀比較,隨便吃點早餐,穿上報喜鳥打上領帶,有範光榮陪着去了課堂,原來爲了節約時間,她們把兩個團隊應參聽講的老闆集中在一個大課堂裏,大約有**十個人,我從九點鐘開始,到下午三點鐘結束,爲她們講了六個小時的行業理論課。後來我在各團隊所講的提綱要點被整理成好幾萬字的講稿做爲範本在很多團隊內部祕密傳抄。當時有b級別老總提出來將講稿翻印出來,裝訂成冊,發售給各團隊領導,因我堅決反對而沒有付諸行動。我站在課堂的講臺上,仔細觀察坐在下邊聽課的人,已經很少有我認識的面孔,就是從都江堰過來的老朋友也沒有見到幾個,從四川隨寧過來的人我只見到三個人,其中有兩個領導和一個老闆,這三個人全部是程鳳雲的親戚,那個老闆就是我剛來時仰着臉唱《出人頭地》的小夥子,他能留在行業這麼長的時間,主要是因爲他是個小混混,擔心他到社會上容易幹一下不正經的事,在團隊裏偶爾也不是特別規矩,有人反映他手腳不是太乾淨,更典型的是程鳳雲當大領導時,這個小夥子跟一個叫劉世萍的四川半老徐娘相約提前到金馬課堂,在開課之前兩個人赤身**行苟且之事,被提前去課堂一個姓鐘的領導正好碰見,其景不堪入目。後來程大領導知道這個事以後,帶着範光榮去找三表弟要求開除他,三表弟說他留在團隊還能弄幾個人來,此事不伸張就是了,與我當時的看法完全一致,就這樣又留下來了。他確實邀來不少狐朋狗友,爲程鳳雲升b和三表弟升a累積了不少點數,還是三表弟聰明和有眼光。有人說每個人在這個行業的改變只不過是一種物理變化而不是化學變化,這話不無道理。其實,一個人後天養成的東西容易改變,而先天形成的東西就很難改變,包括體貌、性格和秉性等;思想上的東西容易改變,而在骨子裏的東西就很難改變。
 
   下午她們開了一間茶樓,主要是與兩個團隊大領導見面,說白了就是教他們怎樣當好大領導。這兩個大領導我都非常熟識,一個是程鳳雲下邊的胡登永,一個是範光榮下邊的閆紅旭,可以說都是行業的“老前辈”了,見了他們不知道說什麼好。胡大領導是從隨寧過來的,閆大領導來時團隊已遷到了都江堰,他來當時是胡登永當的帶朋友,所以,他們兩即是合作關係,又是師徒關係。胡大領導是個本科大學生,做人非常方正厚道,做事從來一絲不苟。父母都是原國家正式職工,家庭環境很優越,來行業之前在一家保險公司供職,收入可觀。他是被三表弟叫來的,來的頭一天我也在場,傻乎乎的,一點反映都沒有。我當領導以後,當時因爲年齡大玩不好手機,大領導就把他調到我身邊幫助我管理寢室和收發工作短信,我當大領導以後他也多在我身邊,扮演着祕書的角色,可見他這個小夥子是如此的可靠可信。後來被提拔爲寢室領導,第一節課程和“四个发展”課程都講的相當好,遺憾的是他是單枝發展,小枝一直髮展不動。團隊遷到登封以後聽說他的小枝還是沒有發展,也就說是單腿走路,已經是四個年頭了,長此以往,就是把地球跑三圈又有什麼用呢?
 
   我們很多人來到這個行業都是因爲落魄和窮怕了,他這樣執着到底爲什麼?我當時在內心裏對他的情況進行了客觀的評估:莫說小枝上沒有發展,即便是小枝開始發展,走到b級別還需要一年多的時間,那就是說他做到b級別大約需要四-----五年的時間,即使到了b級別,距a級別路程才走了不到十分之一。我們可以給他算一筆帳:他在保險公司上班每月底薪加提成三千多元,一年純收入三萬元沒有一點問題,四年可以積蓄十幾萬元是必然的,而且是最低標準;另外,在團隊裏,平均每月需要四百元的費用,當領導以後每月還需要貼進去一千多元,因爲他的小枝沒有發展,沒有工資可拿,再加上脫欠生活費的現象嚴重,也就是說,他在行業裏能呆上四年多的時間,裏損外虧接近二十萬元,他哪裏知道真的做到b級別,莫說二十萬元,就是兩千元誰又能保證呢?
 
   閆大領導在團隊裏資格也比較老,山東濟南人,是被代昭禮邀來的戰友,他來時就接在我家裏,人很老實,一直住到上線和做完售後服務才調出去,時間快二年了,聽說還是個單腿子。他們兩見了我,激動不已,都非常羨慕我這個b級別老總,看到我身上穿的是報喜鳥服裝,手腕上戴的是閃閃發光的手錶,就以爲到了b級別真的是很有錢了,他們哪裏知道這服裝和手錶都是自己被迫出錢所買?他們又哪裏知道我心裏有多少倒不完的苦水?說不出的苦衷?看着他們那渴望成功的眼神和焦慮的面容,我真想告訴他們:可冷的孩子們吶,如果是單枝發展就不要在這裏苦苦的掙扎浪費青春了,早點回去吧,堅持是沒有好結果的。但這個行業只能這樣想,不能這樣說,還是得違心的讓他們堅持把工作做好,儘快做上來,在賓館相見。
 
   根據團隊的工作安排,夜裏我要下去給他們領導開個會見個面。很多領導我都不認識,有幾個在都江堰時已是領導,也有在團隊遷過來之前是老闆,到這邊當的領導,這些人當初與我都有很深的感情,有幾個領導都激動得淚如涌泉,特別一個叫陳小秀的領導緊緊抓着我的手嗚嗚的哭了起來,不知道她是激動的哭,還是委屈的哭?我心裏也十分傷感。她是一位非常善良的少婦,我當領導時她喜歡到我家串寢。是被她弟弟叫來的,她又把丈夫叫來,把一個僅有幾歲的孩子交給他祖母照管,夫妻倆都來到這個行業做發財夢,原以爲很快就能成功,後來才慢慢感覺到距離成功是那麼的遙遠,這個行業的成功之路是那麼的艱辛;孩子沒有母愛和父愛,二老沒人照管,家已不像個家樣子,所有的錢都砸了進去,她的心能不流血嗎?她的眼能不流淚嗎?人的流淚無非有兩種,一個是因傷心而流淚,另一個是因激動而流淚。她哪裏知道更大的曲折和打擊還在後面?後來登封團隊因發生嚴重負面,她和其他幾個薪老朋友共十個人被公安部門以非法聚會的罪名勞動教養一年。
 
   範光榮陪着我一塊坐車到了漯河萬華國他們的住室,這是我們師徒加兄弟三人都成爲b級別以後的第一此歡聚,在行業裏上下誰都知道我們三人的關係猶如:“松竹梅寒冬三友,桃李杏春风一家”。由於我們三人的關係太鐵,表弟也感到憂慮,怕將來威脅團隊,所以就用疏不間之計來割裂我們之間的關係,有一天夜裏,在菸草公司前面的草坪上表弟對我說:要我注意警惕三個人,就是範光榮、萬華國與何老師,說她們三人經常在背地裏說我的壞話,讓我不要與她們走太近。其實表弟的話我根本不會相信,但我也明白表弟說這個話的用意。當時在我心裏有一點是肯定的,她們可能背後出於善意指出過我的缺點或錯誤,但絕不會惡意的損害我的人格和我的團隊。我非常相信前人說過的一句話:你待君子不薄,君子報之必厚。我認爲我們的結識應該是一筆財富。
 
   我們三個人相見後,又回到在都江堰時那種彼此之間說話無所顧忌的情景,睡在一個牀上,說罷綠“色食品”,也谈论一点“黄色蔬菜”。我們之間雖然說笑調侃,但從不失朋友禮節,萬華國升b以後到都江堰上分享大會一號,按照規定,在行業內部凡是b級別以下人與人握手一律是用雙手,到了b級別就恢復傳統的握手禮儀,與人握手時只伸出右手。當時他是b級別老總,我是大領導,在上場之前他當着衆人的面用雙手與我握手,並且口裏還喊着“师傅早上好”言行非常禮貌感人。他與範光榮兩個做人都非常謙虛低調,雖說都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先於我晉升爲b級別,但任何場所都絲毫沒有在我面前擺他們b級別老總的臭架子,他們平時都是知道自己幾斤幾兩的人,也許根本就不會擺架子,有人說:懂得謙虛的人想擺大架子也擺不好。在農村我也聽老人說過:騾馬架子是越大越值錢,人的架子越大越貶值。
 
   萬華國讓他的巨英章世傑與合作伙伴莫仁韋兩個b級別老總陪着我下課堂。課堂在一個很偏僻的雜草叢裏,是一個用石棉瓦構建的大棚,連個門也沒有,空間卻很大,裝七八十人沒問題。大領導是一個非常漂亮的鐵姑娘,才二十多歲,芳名章玉瓊,是章世傑的千金,也是萬華國的乾女兒,有很強的組織領導能力,爲了保證我們的安全,在課堂外圍遠近佈置了好幾道明崗暗哨看負面,與在登封一樣我用六個多小時講完了課程內容,中間只休息了十分鐘。在漯河團隊除了萬華國章世傑等三五個人以外,再沒有見到從都江堰過來的老朋友。
 
   平頂山團隊的庹超老總已經打來電話摧促我第二天一定要動身去他們團隊,擔心我不去,還特意擡出了表弟的招牌,說已經跟上面大老總打了招呼。其實打不打招呼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要去平頂山團隊去一趟,因爲那裏有幾個b級別老總都是我當年在都江堰朝夕相處,分別後又很想見的人,尤其是章清白。萬華國知道我第二天就要告別漯河,就不再給我安排新的任務。下午好好放鬆一下,我們幾個b級別老總來到一個檔次比較高的洗浴中心:洗澡、按摩、修腳、搓背和汗烝等一條龍服務,我活了大半輩子還是第一次享受這種服務。萬華國說:師傅這麼大年紀了,來來漯河一趟不容易,做事要對待起師傅。
 
   這次在漯河b級別住室裏我還見到一個b級別老總,那就是陳文緒,他是萬華國的隔代老總,中間一代是萬華國的外甥張精明,的確很精明,他的弟妹都在這個行業,在寢室領導的位置上就可能悟出點什麼,一家人都洗手不幹了。我和陳文緒在隨寧時曾同時在表弟寢室裏住過一段時間,在都江堰當領導時也共過一段事,不久他就隨團隊到了平涼。他這個人二十多歲,大學文化,平時很少說話,頗有心計,待人有點傲慢。在漯河時,他已步入**級別的行列,聽萬華國說,他很會當網上老總,每天吃飯時只管坐上席,飯後閒情逸致,悠閒自樂,當好“太上皇”,從來不對團隊的工作指手劃腳,橫加指責,對巨英信任、放手,所以才使團隊的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在漯河團隊搞了兩天後,我一個人去了平頂山團隊。
 
   在我孩提時代就聽說過平頂山這三個字,因爲在六七十年代,老百姓生活還很困苦,沒有燒柴,就靠到幾十裏以外的城鎮上去擔煤回來燒鍋做飯。當時只聽說有兩個地方的煤,一個是平頂山煤,另一個是密縣煤,在計劃經濟時代,密縣煤燒鍋做飯最好,但很難買到,平頂山多是工業用煤,老闆姓就稱它爲煙煤,但非常好買。誰都知道平頂山是個產煤的地方,聽說平頂山因煤而導致空氣質量很差,與其他城市相比較市容略顯遜色。他們的團隊遷過去以後,領導和新老朋友一時很難接受那裏的環境和生活條件。領導住室找的都是郊區破爛不堪的民房,整天生活在煤灰籠罩的霧氣當中,幾天不下雨,路上的黑色煤灰就有幾釐米深,略有風吹,塵土飛揚,把人搞得灰頭土臉,很難邀約和留下新朋友,所以團隊發展緩慢。
 
   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們b級別老總的住室,在接我進住室之前走在路上時,他們就像引導新朋友一樣告訴我,團隊發展不是太好,b級別老總都沒有什麼工資,吃住條件也很差,讓我多包涵一下。當時我想,天下烏鴉一般黑,我走了幾個b級別住室不都是那個吊樣子,東家不知西家,和尚不知道人家,天下誰家的鍋底不是黑的?當我走進他們的住室以後,發現他們的鍋底就是比別家的鍋底更黑,住的房子果然破舊,沒有傢俱家電,遠不如其他城市團隊b級別的居住條件。他們住室裏有六個b級別老總,當時即將晉升a級別的庹超還在那裏當寢室長,除他以外,還有章清白、張博憲,劉益新、藺星達和他的妹妹藺小芹,六個人都是年青人,就藺星達和劉益星已結過婚,其他四個人都等着升a以後擁有洋房轎車再步入神聖的婚姻天堂。有趣的是,住室裏只有一張破牀,同樣是女士優先,男人靠邊,讓給藺小芹睡,五個男老總依然是滾地鋪,平時生活水平也很差,比在下邊略好一些。其他團隊的b級別雖說也有幾個人擠在一個牀上睡覺,但他畢竟不是地鋪,或許睡地鋪比擠在牀上可能還舒服一些。當上了b級別老總還在滾地鋪吃大鍋飯,卻還得對下面吹噓自己是吃住在賓館,當然下邊的人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b級別老總還住着破房子,依然還在滾地鋪吃大鍋飯。不過這個行業的確能使每一個人具備特殊的心裏素質,那就是:當面說瞎話,一本正經,臉不紅,心不跳。
 
   這六個b級別老總有一大半都是從隨寧過來的老人,我當新朋友時庹超已是寢室領導,章清白已是老朋友,張博憲已經來行業有一段時間了,因爲沒錢,正在等上線款,他們三個人都是從河南安陽過來的。除藺小芹以外這四個人都是在都江堰當的寢室領導,來到行業已有四個年頭了,聽說除了庹超是雙枝發展的比較好一點以外,其他幾個人都是偏枝發展,還有的是“独脚将军”,說句實話,除了庹超以外,其餘的人晉升a級別的希望都非常渺茫。我知道他們每個人下面都一直是三四個寢室,在職人員三十多人,根據我的觀察,從老總到領導及老闆,整體素質都不是太高,團隊缺乏生命力。
 
    他们虽然是经济上十分困难,但仍然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對我的招待非常到位,飯採和菸酒檔次都不比在別的團隊遜色,吃罷晚飯,他們還都陪着我到了一個名爲《夜之鷹》的歌樓裏狂歡到半夜。
 
   激情過後邊是平淡,通過她們一雙雙憂傷的眼神透析出她們對未來的急切與無奈,都好幾年了,好像成功還在天邊。章清白與王楠婭當年在都江堰時海誓山盟的愛情早已成爲天上的一朵彩雲隨風飄走,不過有人說:一個小時轟轟烈烈的愛勝過一生無愛的斯守,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中國有句俗話:“能啃仙桃一口,不吃烂桃一筐”。古人把特別漂亮的女人稱爲世間尤物,多害於身家,一夕之歡或片刻消魂足矣,莫望長期佔有;聽說劉益星的家庭婚姻因這個行業也出現了嚴重危機,他的嬌妻李豔紅大約小他十歲左右,十六歲時就當媽媽,是個小巧玲瓏的女孩,一開始也在這個行業,在都江堰時她還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寢室領導,團隊遷到平頂山後她徹底放棄了行業,有她老公接任寢室領導;特別是藺小芹初到行業時就已是氣質高雅大姑娘了,早就該爲人妻人母,在團隊裏又過了三個年,豈不是大姑娘快成了老姑娘?那就要加入剩女的隊伍,聽說她的小枝上基本上死掉了,想升a那無疑等於在癡人說夢。
 
   有時我在想,聖人就像日月一樣,不論白天黑夜都能把宇宙照亮;那些大師們就像天上不滅的繁星,鑲在歷史的天空;無數的英雄豪傑就像長空中的流星一樣,雖然存在暫短,但身後還能劃出一道瞬間的光亮;芸芸衆生,有的人用一堆乾柴去點燃自己生命的火焰;有的人燃像蠟燭一樣,燃燒着自己,用微弱的光線把周圍照亮;通過回去一趟我才體回到,我們這些人他媽的連個螢蟲都不如,螢蟲最起碼還能照亮自己的屁股,而我們這一幫人簡直就像一堆放在火坑裏的溼柴草,只見冒煙,不見火苗,誰靠近了就會閉上眼睛,捂着鼻子,討厭的繞過去。在來到這個行業以後,每天就會聽到很多人說,我們所從事的是當今世界上最崇高而偉大直銷行業,我做到了b級別,看到的是她們這些年青人正在流失美好的年華,沒有看見崇高在什麼地方?偉大在什麼地方?而真正看到和感到的是自己的渺小與低人一等的一副可冷相。
 
   我們從歌樓裏回來洗罷澡,都毫無睡意,相聚而談,撫今追昔,感慨不已,正在這個時候又有人敲門造訪,相見後方知是在行業頗有名氣的女老總胡小娥帶着她的巨英袁力永,聽說我到了平頂山團隊,特意來請我到她們團隊去做客,並說菜已經買好。說起這個女人在行業裏可是有點傳奇,不說是領導,凡是老朋友基本上都聽說過她的名字。我當新朋友時就聽說過這個女人,當領導時謀過一次面,,音容體貌像電視鏡頭一樣,一閃而過,沒有一點印象,我也忘記了她是誰的網下。這次是零距離正式接觸,她雖然年過四十,仍然有幾分風騷和十足的女人味,與她交談,給我的印象和感覺很好。每個團隊裏都經常拿她的故事給新老朋友灌輸負面意識和信念:說她來行業之前在一家養雞廠當會計,上線當老闆不久被警察抓着,還被判了二年徒刑,這個事又上了當地報紙,她的家人,尤其是她的母親在報紙上看到這個消息,大爲惱火,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最後她拿着報紙當面與她的親人解釋,說這是官方故意製造的假新聞,目的是爲了限制這個行業的發展,從此家裏人再也不相信電視報紙有關這個行業的負面報到了。後來又說她堅持從這個行業裏走向成功,在成功之前丈夫因她做這個行業還與她離了婚。這個故事情節在行業裏廣泛傳播,並經過不斷的刪改、潤色和完善,越傳越神乎。尤其是在新新朋考試友上線時,都要把她經歷負面的故事畢真的講述一遍。有一段時間,都江堰團隊,可能是因爲當時的b級別老總劉波濤被警察抓着又放出來的事泄漏了消息,又加上金馬課堂的嚴重負面,造成人心浮動,上面的三表弟還專門把劉波濤和胡小娥先後請到都江堰團隊下課堂與領導和新老朋友見面,用以穩定人心。
 
   她去都江堰那次先到的是荷花池課堂,我當時是領導,在她上樓時與我我握了一下手,因爲樓梯道光線有點暗,所以沒有看清她美麗的芳容。從那以後她被傳的更神乎了,她在課堂上給領導和新老朋友說:老公與她離婚後因貪污罪被判了幾年刑,她晉升公司b級別以後有了錢,把丈夫貪污的十多萬元髒款全部替他退出來,又花十多萬元找人託關係,把她老公從監獄裏扒了出來,復婚以後他也來到了這個行業。
 
   這次與她相逢,更清楚的知道有關她在行業的傳聞故事都是因爲行業的需要而虛構瞎編的,根本就沒有這回事。更露出破綻的是我當新朋友考試上線時就說她已走向成功,而我晉升b級別已經有幾個月了,坐在我面前胡小娥仍然還是個b級別老總。她們讓我無論如何也要到她們住室裏吃頓飯,賞點面子,與她們團隊的領導見上一面,態度十分誠懇,叫我很有點爲難,因爲時間安排的太緊,又加上跨團隊付出,這是表弟絕對不允許的,所以只好婉言回絕了她們的真情好意,不過,在臨走時,她還是趕來與我同車並肩,依依不捨的送我一程。
 
   在我告別平頂山團隊時,莫大俠聽說我到了他們團隊所在地,就急匆匆的帶着兩個巨英趕到了庹超他們的b級別住室去見我,聽說我走的時間不長,就立即打的趕到火車站,情真真,意切切,萬般挽留,遺憾的是在他們趕到之前我剛買了回成都的車票,很快就要進站上車,在暫短的接觸中,相互傾慕之意,都溢於言表。他是萬華國的幹兄弟,我與萬華國又是師徒加兄弟關係,而且他與範光榮也因萬華國而結爲兄弟。我們之間很早都互聞其名,但因級別不同,沒有機會相逢,這次有緣相遇,真是:相逢情義濃,離別亦匆匆。他指天爲證,願終身結爲兄弟,在我升b只前,他與萬華國、範光榮已都是b級別,交往非常密切,從此以後,我們成了四兄弟,他成了名副其實的“后续赵子龙”。我進站時他還特意爲我買了幾包《黃鶴樓》牌香菸和很多禮品,執手話別,目潤語噎,彼此只間都流露出“一曲清歌两行泪,不知何处再相逢”的伤感。
 
   關於莫大俠的大名和他的個人簡歷我在當老闆時就聽說過,他的團隊是誰的網下我當時並不知道,反正不是表弟的整體網下。他也是十堰人,軍人出生,說個調侃的話,這個人非等閒之輩,來行業前,曾經當過全國武警學校的教練;在全國田徑運動中曾榮獲過三等獎;復員後在市110指揮中心工作。據說他這個人在當地很有名氣,使他聲名鵲起的主要原因是他爲人特別講江湖義氣,鐵哥們較多,仗義疏財,常爲朋友兩肋插刀,所以多爲人所敬重。我們分別後一直保持着密切聯繫。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xinaoshilu/zhuanjia/kongju/2202.html

    下一篇:《夢斷傳銷路》第七十六章 血濃於水

    上一篇:《夢斷傳銷路》第七十四章 返回團隊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