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夢斷傳銷路》第六十三章 大失所望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反传销 时间:09-07 09:42 点击:
第六十三章 大失所望


   在行業內部、在人們的眼中,只有b級別的點數到了並舉行過包裝儀式纔算走向成功。至於成功是個什麼樣子,就好像吃梨子一樣,不去親自品嚐,永遠也不會知道梨子的滋味;成功以後的路到底還有多遠,不親自用腳步去丈量,就永遠也不會知道它的距離。
 
   我正式晉升公司b級別的包裝日期終於到來了,這是一個多麼令人高興而期待已久的大喜日子,最歡欣鼓舞的還是我的網下,他們從我身上看到了成功的希望,更希望我把他們都能夠帶向成功。公元二00七年十二月二四日九點多鐘的時候,表弟打來電話通知我,把手頭的工作抓緊處理一下,在十點鐘之前趕到都江堰百貨大樓門前。不知道表弟是帶着哪些b級別老總在那裏迎接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場面?這一天距我來到這個行業已經是二年零一個多月。七百多個日日夜夜,多少心酸,多少淚水,都已融入了都江堰的波濤激流一去不復還,從這一天開始將永遠告別了滾地鋪吃大鍋飯的日子。其實,我心裏很清楚,大凡天下之事無一不是行百步者半九十,開始者繁,克終者寡,越是接近最後的成功,其路途就越艱辛,何況b級別114套距a級別的1100套纔是近十分之一,想攀爬到a級別談何容易?在升b之前很少人去認真想過這個問題。
 
   在告別這個我曾經生活和工作過一年多的地方,心情十分糾結,在這個寢室裏不知發生過多少悲歡離合的故事,接的新朋友就有幾十人,大多數都上線當了老闆;從這個寢室裏走出去的領導就有十多個;每天早晨那種擊掌而歌的和諧場景也很令人回味;很多熟悉的面孔從這個寢室走出去再也沒有回頭,永遠從這個行業裏消失,並漸漸的淡出了人們的記憶。當然,在這裏也可能發生過鮮爲人知的男女之間的擁抱和愛撫,但這都是瞬間的愉悅。憑心而論,在這個寢室裏,也包括其他寢室,除了因爲這個行業而每天都在放射出欺騙的信號以外,沒有其他方面的污垢。我知道離開這個寢室以後永遠也不會再踏進這個門檻,最後看了一眼,把門鎖上,拎着一個小提包下了樓,沒有送別,沒有贈言,一切都是那樣的孤獨、平淡,那樣的悄然無聲。
 
   我打的來到了百貨大樓門前下了車,看見表弟和白雪梅在路旁的花池邊上等我,表弟見到我所說的第一句話是:“我總算把你搞上來了,如果我的話平時你能聽進去一半早就上來了”,表弟說話的表情看着很無奈。本來看到她們兩個在那個地方接我心裏就涼了半截,初次上來見面又不熱不冷的來幾句這樣的話,讓人感到心裏更不是滋味。表弟的話意思很明顯:一是能做的b級別不是自己的努力與合作伴的幫助的結果,而是他利用手中的權利把我搞上來的,應該對他千恩萬謝;二是他的話就是做行業的錦囊妙計,只要聽他的話不僅可以成功,而且還可以提前一半的時間。當時我就在想,表弟的話既然又那麼神,那他自己爲什麼還被幾代超越呢?而且還是行業裏第一個被下級部門超越的b級別老總,自己聽自己的話總不該有什麼問題吧。當然應該感謝表弟,沒有他我就不會來到這個行業,就不會馬上吃住賓館和拿到萬元打底的及五萬元的好處費,以後升到a級別買了洋房轎車更應該感謝表弟哩。
 
   接下來是她們兩把我先後領到百貨商場和報喜鳥服裝專賣店爲我買衣服,至於買什麼樣的品牌、什麼價格、買多少件那都是表弟說了算,當然也是他買單,我跟在她們後邊只不過是一個會走路的試衣架子。大約花了四千多元才把衣服買齊,最貴的是一套報喜鳥服裝價格二千多元;最便宜的是一條領帶十五元。平時在家都是穿幾十元一件的衣服,上百元一套的服裝就很少穿;名牌或千元以上的服裝從來不敢問津,一是沒有那個經濟條件,二是當個平民百姓也沒有必要穿那麼好的衣服,如果不是跟着表弟幹這個行業怎麼也穿不到這麼名貴的服裝。表弟告訴我說這是公司拿錢讓他當家,要是自己掏腰包說啥也捨不得買這麼貴的服裝,公司和表弟對我也真夠意思了。表弟說我歲數大了,還特意給我多買一件小棉襖防寒。逛到兩三點鐘的時候就在小餐館裏吃點便飯。
 
   到了下午,表弟打電話叫何老師過來,因爲五點半以後還要下課堂與新老朋友見面,讓新朋友親眼目睹成功的現實,用行業的話說這叫做提激情。下課堂時必須穿上報喜鳥服裝和打上領帶,整理好髮型,這就是在行業的所謂“包装巨英”,說白了就是換一身皮。何老師過來以後,先是恭喜一番,然後根據表弟的安排把我換下來的舊衣服和備用的新衣服拿走,拿到什麼地方去我也不知道。過了大約有三四十分鐘她又轉了過來,表弟開始安排由白雪梅與何老師領着我下課堂的事宜。
 
   過了五點半我們三個人打個的下課堂與大家見面,見面儀式是有團隊大領導安排在康復路課堂,因爲這個課堂比較大,可以容納一百多人,還比較安全。當我們走進課堂時,看見裏面的人早已水泄不通,在歡呼聲中,白雪梅走在前面,我走在中間,何老師隨後,站在了講臺上,全場歡聲雷動,掌聲吼聲經久不息。平靜下來以後,何老師開明宗義的告訴大家,今天是我正式晉升公司b級別和永遠告別滾地鋪吃大鍋的日子,一生的苦都吃完了,開始吃住賓館,拿萬元打底的工資,從此過上了人上人生活。我又以現身的說法,要大家相信這個行業,相信自己的推薦人,相信自己一定能夠成功。希望大家加油,賓館相見。說完就跟大家拜拜了,在握話別時,不少人當場都流了淚。由於我歲數比較大,在團隊裏平時就是個領頭羊,不論是老朋友還是每個領導平時與我的感情都比較濃,猛然分離,的確都有點傷感,特別各位領導平時都把我看成她們的長輩,更是難分難捨,都緊緊抓着我的手,一致要求在晚宴上痛痛快快的喝上幾杯,作爲在一起摸打滾爬的最後分別,我爽快的答應她們:不見不散,她們說:不醉不散。
 
   晚宴安排在什麼地方?什麼樣的規格?都是哪些人蔘加和調請哪些老總出席?那都是表弟考慮的事,別人也管不了這個事,因爲是他接巨英,他又是a級別大老總,官大衙役高,宰相府裏看大門的還是三品官哩,大老總接巨英肯定要拿出大的氣派,再說,前面有車,後面有轍,三表弟是a級別接程鳳雲的規格他清楚,況且他比三表弟的官銜還大一級,說話的口氣平時也比三表弟大的多,另外,這是個完版複製的行業,關於這一點表弟比誰都想的周到,用不着別人瞎操心。地點肯定是在珍發大酒店,雖然不會過分風光,起碼不會比別人差,因爲我的這張老黑臉不算什麼,表弟的那張大白臉可是丟不起,並且表弟還是非常要面子的人。
 
   我們三個人離開課堂以後,只見白雪梅接了一個電話,估計是表弟打給她的,我們招來一個的士坐上去就迅速離開了課堂,白雪梅坐在副駕上,車到了李冰廣場突然停了下來。白雪梅領着我們走了都江堰【小天鵝賓館】,這個賓館與李冰廣場只隔一條馬路,站在賓館門前可以看見李冰父子的雕像。賓館裏冷冷清清,我們走一個小包間,看見表弟與秦小梅已事先坐在一個不太大的圓桌旁,因爲房間不大,如果桌子大了就顯得不協調,表弟跟前放着一盒【雲煙】牌香菸,大腿蹺到二腿上,口裏不停的吐出煙霧,體現出一種享受感。他隨口問了一句課堂的激情咋樣?何老師說激情很高。當時我第一反映是:表弟總不會在這個地方爲我舉行b級別晉升儀式吧?我馬上又換一種思維來想,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表弟是人所共知的網上a級別大老總,做事不可能那樣小家子氣。要說不是,看樣子表弟她們好像是在這裏迎接什麼客人,再說,如果不是,今天與平時不一樣,畢竟是我包裝的日子,都這麼晚了,表弟還能有時間坐在這裏麼?難道二樓還有大餐廳?或許是因爲大老總接巨英客人過多,宴席就設在二樓?我做出各種猜測,不管怎樣,小天鵝總比野鴨子大,說不定大家吃了小天鵝肉,“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
 
    表弟示意让我们都先坐下,告诉我们说:“今晚上領導和新老朋友一個也不上來,另外我欽點一個人,把高義豪通知上來就行了”,我當時聽了有點發懵,懷疑是否我的聽覺出了問題,當我省過來神以以後才明白,原來表弟就是要在這個不足十平米的房間裏舉行我的包裝晚宴,此時此刻,心裏比三九天吃冰棍還涼,我個人到是無所謂,表弟能給我買兩個窩窩頭就可以打發過去了,關鍵是下面的領導和新老朋友都沒有吃飯還在等着上面的通知,看來這是真的沒指望了,如果我可以打電話,就告訴她們,不要再憨等了,我的包裝晚宴跟以往不一樣,大老總有錢破例品嚐野味,吃野生動物小天鵝,沒有你們的份,趕緊啃袋方便麪,喝杯白開水去忙吧,但是,按照行業規定,b級別包裝從離開寢室那一刻起,必須把手機關掉,這是表弟特意交待過的。我不知道下邊是怎樣議論和看待這個事,也不知道大領導是怎樣給她們解釋的,估計“吃天鹅肉”的事她們不會知道,她們應該明白這個主我作不了,只能代人受過。事後我也聽人說過,像我這樣的b級別晉升儀式晚宴,自行業有史以來還是第一次。既然木已成舟我必須冷靜的面對和接受這一現實。
 
   我們幾個人都圍着圓桌坐好,死氣沉沉,也沒有人敢多說話,也不知道表弟叫廚房裏都做的什麼佳餚名菜,還沒有一點動靜,估計表弟是在等高義豪過來。高義豪在一個多月前已當上了寢室領導,在團隊裏很有威望,口碑特別好。表弟的的小枝上正因爲來了他纔派生出了一枝生機勃勃的福建團隊,圓了表弟被下級超越而又迴歸的夢;也因此給表弟帶來和繼續爲他帶來滾滾財富,對於這一點,表弟心裏肯定是有數的,他很早就發現高義豪是個很大的潛力股,要繼續購買。表弟欽點他來參加我的包裝晚宴,搓上一頓,說明高義豪在表弟面前臉面夠大的了。過了一會高義豪來到了小天鵝賓館,走進了我們所在的房間,他來時還帶來了一個老年新朋友,聽說這個新朋友是經過高義豪事先請示表弟同意後才帶上來的,表弟也說這是破例。因爲這個新朋友是高義豪兒媳的父親,也是高義豪的兩親家,專門從福建過來看女兒的。如果按照表弟原先“下边一个人也不准上来”的指令,這個新朋友同樣也不能上來,高義豪聽說讓他上來吃飯,就通過大領導和表弟說想把自己的親家帶上,否則怕兒媳婦會有想法,而且兒媳婦也是一名寢室領導,白雪梅也也在一旁進言,多個人只是多一雙筷子,表弟才同意高義豪把新朋友帶上來。我當時在場是沒有資格幫一句腔,因爲是誰有錢誰說的算和誰買單誰說的算,按照表弟的說法,我吃的穿的都是他的。我也知道,多上來一個人,需要多一個菜20多元;說不定還要多吸一包煙和多喝幾杯酒又要多花十好幾元,公司里正在搞廉潔節儉建設,表弟作爲網上a級別大老總應該率先垂範,給下面帶個好頭。
 
   時間確實不早了,該來的人可能都來了,表弟看着菜單開始點菜,點了以後交給了服務員,又去操辦酒水,買了一瓶豐谷牌白酒55元,一紮瓶裝雪花啤酒,一瓶黑色飲料。煙是表弟事前帶來的兩盒雲煙,已被表弟抽去了大半盒,有一包煙應該是差不多,只有表弟、我和新朋友我們三個人吸菸,平均每人還有九根,每根香菸燃燒的時間大約六分鐘左右,再加上間隔的時間,可以持續一兩個小時沒有多大的問題;酒水有點浪費,只有高義好和新朋友喝點白酒,買兩小瓶勁酒就夠了,因爲那纔是好酒,喝了才能燃燒激情,所以廣告裏就說:“劲酒虽好,请不要贪杯哟”,啤酒兩個人喝一瓶就足夠了,喝多了對身體不好,還浪費公司的錢。人都坐好了,菜也上完了,菸酒齊全了。表弟是大a級別老總當然要坐在上席,依次是白雪梅、何老師秦小梅母女倆,再加上高義豪和他的兩親家,正好是八仙過海少一人,疏疏朗朗,一點都不感到擁擠。圓桌上共上了六菜一湯,還是蠻可以的,就是沒有見到小天鵝肉,聽說小天鵝知道有人想吃它的肉早就飛跑了。按照官場招待客人的伙食規定是“四菜一汤”,表弟搞“六菜一汤”有點超標了,況且菜盤也比農村的菜盤大一些。表弟說菜搞多了吃不完浪費,不夠吃了再上,我同意這個觀點,因爲我們都是出身農村,苦日子過慣了,還是節儉一點爲好。在官場上“四菜一汤赶下台,乌龟王八请上来”,目的是爲了變着法兒吃的更好。團隊以後包裝巨英也要提倡節約從儉,爲公司省點錢,要使每一位領導和老朋友都知道;:點數到了請放心,六菜一湯接巨英。
 
   酒席桌上沒有一點氣氛這是必然的,一切都顯得是那麼清靜,清靜得讓人有一種不是在做客而是幾個和尚與修女在坐禪的感覺,至始至終我也沒有接到一個恭喜電話,連我最好的兩個朋友萬華國和範光榮也沒有打來電話,這顯然是我的b級別包裝儀式是在高度保密下進行的。以往任何b級別包裝的晚宴上,從外地打來的恭喜電話都是一個接一個的打來,讓他本人和他的網上老總應接不暇。按照行業的正規做法是:每一個b級別或a級別接巨英時,都要提前幾天通報有合作關係的團隊,要告訴對方是在什麼時間、是某個老總接巨英,晚宴的開始時間和被包裝人的姓名都要說清楚,以便在晚宴開始幾分鐘以後打來恭喜電話,主要是爲了加強以後團隊之間的合作關係。這與社會生活中每家庭結婚辦喜事差不多,誰家有喜事,親朋好友都去恭賀一番。打恭喜電話的程序和語言一般都比較規範:電話要打給b級別包裝儀式的承辦人,首先恭喜他接巨英,並希望他月月接巨英,天天揀金蛋,揀金蛋就是收上線款的暗語,一套單子2800元就是一個金蛋。然後在由他把電話轉交給新包裝的b級別,對他恭喜幾句,祝他早日晉升公司a級別。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我帶的兩個弟子,也是我的好朋友萬華國和範光榮,他們都提前比我晉升公司b級別。萬華國從都江堰遷到平涼後不久就當上了寢室領導,因自己的團隊發展的特別快,在2007年夏天就晉升爲公司b級別。他升b以後,我們都江堰團隊召開分享大會,把他調來上一號,那時我還是團隊大領導。分享會結束的第二天晚上,他跟表弟申請要求與我和範光榮見上一面,表弟帶着他,我們兄弟三人在一個火鍋店相見,並共吃夜宵,由於級別有差和表弟在場,說話多有不便,“满怀心腹事,尽不在言中”;範光榮是比我提前兩個月在登封晉升爲公司b級別,聽說他剛升b時,因希望值與失望值反差過大而產生嚴重思想情緒,何老師就把他搞到到都江堰團隊接受引導。在都江堰有他割不斷的情和義;有他留戀的山和水,更有讓他永遠難以忘懷和那刻骨銘心的良宵美景,在來之前,我曾經給他寫過一首小詞《望江樓、懷人》“夢已醒,窗外車馬鳴,歷歷在目憶往事,人生幾回最**?想念那人人”。他到了都江堰以後,由於當時我們兩個級別不同,所以就無法面談,他離開的那天下午,通知我到汽車站與他見面。我趕到車站,見他提着一個小蛇皮袋包裹,精神狀態有點不是太好,從他的表情透露出他的b級別生活很不如意。他與萬華國包裝的具體時間,因爲級別不同,我都不知道,所以當時也沒有打去恭喜電話,不過,都是第二天,不僅有領導告訴告訴我他們升b情況,他們兩也都把自己包裝事非常謙虛遜的對我講了一下。
 
   他們兩自從遷走以後一直與我保持着祕密聯繫,升b以後也沒有因此中斷或減少,只是我這次包裝的事當天也沒有告訴他們,因爲這應該是團隊與團隊之間的事。按照行業的正規做法,應該有表弟一個人向外網和外團隊的b級別老總通報,當然,表弟已是a級別的身份了,不可能屈尊再給b級別老總打電話,但他可以與平級的a級別通過氣。在都江堰的任何人如果不通過表弟把我包裝的消息泄漏出去,不僅違反行規,而且表弟必然會大怒責罵。很明顯他們都不知道我包裝的事,如果他們知道我升b了,一定會很高興,並在第一時間打來祝福的電話。範光榮與程鳳雲、徐愛學同住在一個地方,都沒有打打來電話,更加說明我的b級別晉升儀式真的是被表弟有意燜在罐裏,可能是因爲偷着“吃小天鹅肉”觸犯了國家的《野生動物保護法》所以才高度保密。要麼那就是吃小天鵝肉怕別人知道了嘴饞。
 
   不論在什麼時候和什麼地方,宴喜和安葬規格的高低,都是當事人身份和價值的一種體現形式。我的包裝規格與前幾位b級別包裝規格相比較,我在行業裏的價值體現:是程鳳雲的五分之一;是秦小梅的四分之一;是白雪梅、何老師與朱全升的三分之一,而我的b級別晉升儀式的承辦人-------表弟的官銜卻比她們的承辦人的官銜至少要大兩級以上。其實這都無所謂,按照外國的一位名人說法:在宴席的坐位上是,重要的不在乎,在乎的不重要。當然我也不在乎,也不重要。只不過我是擔心:打了丫環醜了姑娘;倒了衙門羞了縣長。當時有一個問題很使我困惑不解,那就是表弟代表公司接自己的巨英,在給我買衣服時還算是比較大方,而在包裝晚宴上又顯得那麼小氣?花的都是公司的錢,省的也是公司的錢,又不是他自己的錢?何必厚彼薄此呢?當時不明白,總有一天會明白,並且很快就會明白。
 
   吃了晚飯,高義豪領着他的兩親家提前回去了。停了一回兒,表弟叫服務員過來他要買單,結果還不包括菸酒就花掉一百五十多元,我這個沒有見過世面和大錢的土包子,看到表弟爲我的事花了那麼多的錢,感到有點心疼和很不好意思,若是在家裏需要賣掉一麻袋稻穀才能夠這一頓飯錢,用一麻袋稻穀的錢去包裝一個b級別老總太不划算。表弟又讓白雪梅與何老師母女把喝剩餘的幾瓶啤酒、半瓶白酒和半瓶飲料整理一下掂着提前先走,在分別時,我問她們住在什麼地方?何老師告訴我說:她們住在銀杏賓館,在我的印象中都江堰好像有這個賓館,因爲她答的很乾脆,所以也就沒有再懷疑。她們走後大約有半個小時左右,表弟把我換下來的衣服和提包從房間暗處一個角里拿了出來。到此我才搞明白:我的b級別包裝儀式在小天鵝賓館這個不足十平方米房間裏舉行,是表弟事先安排好的,何老師把我換下來的衣服等拿走就是先放在這個房間裏暗處。我提着東西跟着表弟來到了大約是在水文廣場附近一個賓館門前,直接上了三樓一個雙人房間,條件還可以,裏邊裝有內線電話,夜租金是108元,比在下面滾地鋪吃大鍋飯要強到天上去了。
 
   我走進房間一看就知道是當天纔開好的房間,經服務員把房間整理以後還沒有人進住的跡象。b級別吃住賓館那純是騙人的鬼話,因爲吃住賓館不是過日子,上至帝王將相,下到平民百姓,窮富都要有個家,一日三餐,吃喝拉撒,從來就沒有聽說過有哪個人長期吃住在賓館過日子的,只是聽說有官府政要在豪華賓館長期包一個房間,用於金屋藏嬌。但有時他也要見一下妻子兒女。如果在社會上說一個人長期住在賓館裏生活沒有一個人會相信,但是在這個行業裏,說b級別老總天天吃住賓館,下面的人都會相信,他媽的,真是邪門?在入睡前,表弟大口大口的、一根接一根的吸着煙,閉口不談有關我包裝和第二天如何安排的話題。本身我與表弟之間平時就很少有共同言語,也不想和他說話,更不想聽他說一些離譜和刺激人的語言,我看出他心裏在發虛,其實,我當時心裏很淡定。
 
   自古就有好店不過一宿之說。第二天早晨雖然都醒的很早,但一直都在牀上躺着,到了十點多鐘我首先起來,表弟在牀是依然是不斷的抽菸,整個房間裏煙霧繚繞,煙味很濃,菸灰缸裏堆滿了菸蒂,他表情十分憂鬱,我看出了他的心思:吃住賓館的事不能再往下瞞了,已到了必須挑明的時候,但又不知道該如何跟我解釋這個問題,他怕我有想法,最怕我不能理解和接受這個現實而反彈。後來聽說有的團隊新接上來的b級別因知道真相當時就跑掉,給行業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也有的住在賓館不走,問老總要吃要喝要求老總兌現承諾;還有的跑出去以後又被找回來的等等。表弟一直不開口,看着很難爲情,我就起來主動把東西收拾好,做出準備離開房間的架姿態,表弟立即緊張起來,臉色陰沉的令人可怕,問我想幹啥?他怕我睡一夜會有很多想法或看出他的什麼破綻,說白了,就是怕我跑掉。有人說:欺騙別人比被別人欺騙心裏更難受,分分秒秒都在煎熬中度過。我說快起來吧,你們住在什麼地方?到家裏去吧,他聽我這一表態,才鬆了一口氣,馬上面帶笑榮的說:能理解就行,每個人上來都要在賓館住上一夜,這是行業的正規做法。表弟去退了房,我們動身一起下了樓向她們住的方向走去。
 
   我們拐彎抹角走到一棟居民樓樓梯間門前,跟着表弟上了三樓,他用彎屈的右手指節彈敲了三下房門,何老師把門打開,她們三個美女都笑哈哈的把我迎進了屋裏。我一走進屋裏就一屁股坐在那個長沙發上,何老師馬上示意叫我坐在單人沙發上,並告訴我說,那是表弟的位置,我倏的站了起來,原來在下邊寢室裏有個神凳子,上來以後這屋裏還是有個供神的位置。何老師趕忙給我倒杯水,說我是b級別新朋友,也需要有人帶七天,她依然擔任我的b級別帶朋友,也叫師傅。在這七天以內要關機,不要與下面打電話,等到換了新手機以後再告訴下面大領導,爲什麼要求新上來的b級別要關機七天,主要是因爲怕思想轉便和學習不到位跟下面打電話時說漏了嘴,戳穿了b級別的神祕感,表弟告訴我說,這個行業的成敗,關鍵在於b級別的神祕感。她們都開始做我的思想工作,讓我能夠理解和接受這個現實,其實,我心裏一直很平靜。在下邊與表弟接觸時,從他的言行裏對上面的情況略知一二。只是懷疑,沒有證據,但有思想準備。我觀察她們的言行都非常謹慎,還是有點鬼鬼道道,彷彿有什麼東西害怕露餡似的。何老師陪着我聊天,表弟開始下廚房接着何老師的活茬繼續做飯,我想與在下面一樣,推薦人在寢室裏要帶頭付出,給新朋友做出樣子,便於日後效仿。
 
   幾個b級別老總住的寢室跟下面當領導住的寢室沒有什麼區別,也屬於三室一廳的普通民房,只是多了一部電視機,這說明在下面是不準看電視和報紙的,一個是沒有時間和精力,更重要的是怕接觸負面信息。到了b級別是可以看電視和報章雜誌的,一般情況下,b級別絕大多數已具備了負面免疫能力。另外多了一張吃飯的方桌和幾個高凳子。自從包裝到走進b級別的住室,我一直沒有見到朱全升老總,何老師告訴我,說他有急事需回去一趟,馬上就會返網。到了吃中午飯的時候,做的幾個菜的卻很像樣,說是爲我上來接風洗塵,這桌飯菜說句實話,比頭天夜晚上我的包裝晚宴要豐盛得多,我當時不知道這頓美餐是否也是公司報銷?在吃飯前表弟說先把衣服換一下,別弄髒了,並特意交代:以後出門回來首先要換衣服,在家裏要穿便服,只要一出門就要穿上好服裝,防止在外面碰到團隊或下邊的人惹出亂子;下團隊、溝通朋友或會見下邊的人,一定要穿報喜鳥或名牌服裝,女老總還要化裝,都要注重自己的形象氣質,一定給下面的人造成老總有錢和吃住在賓館的感覺。
 
   冬天裏是夜長日短。吃罷飯不多時天色就漸漸的暗淡下來,我不知道夜裏是怎樣休息,就隨便觀察了一下各房間的情況。它不像在下邊,來了新朋友就得把房間的門關好,不能讓新朋友看到這裏面的人都是在滾地鋪。b級別的住室房間新朋友可以任意看:女老總的房間裏有一張舊席夢思牀,牀墊顯得有點略高,看來牀的下半部和上部不是原配,而是在舊貨市場上買回來的舊牀墊臨時嫁接在上面的,因牀的寬度達不到,又在裏邊靠牆增加了一塊木板,不然的話就睡不下三個女老總。原來只是何老師母女倆可以將就着睡一下,聽說是白雪梅上來以後表弟採取的權宜之計,因此,白雪梅還跟表弟大哭大鬧了一場;男房間是朱全升睡的地方,一張一米多寬的老式木製牀,被子疊得很整齊,表弟說就讓我睡在這張牀上,等朱全升回來後我們兩一塊睡;另外就是表弟的臥室,光線很暗,我站在門口往裏邊看,煙味僕鼻,但條件好一些,是個上下一體的舊席夢思牀,有一個衣櫃和一張長方形桌子;廚房、衛生間與下面的寢室裏都一樣。
 
   聽表弟說最近準備搬家,說這房子租的太久了,牆壁上還掛着庹超當時升b以後用毛筆寫的一幅書法作品,不過早已被煙塵曛黑,上面的內容依然清晰可見,是孫中山的的一句名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们仍须努力”。可見這個房子租的很有一段時間了。據說最早三表弟和劉波濤他們晉升b級別時都被接在這個屋子裏,程鳳雲也是從這個屋裏遷到河南登封去的。表弟還說在他走之前要把家搬好,也正好趕上房租到期。隨後才知道,b級別住的地方一定要隱蔽,不要住的太久,防止暴露目標,被人發覺。b級別的住室是團隊的“首脑机关”,也是團隊的司令部,必須保證絕對安全,一是怕警察盯上;二是怕下邊的所謂消極分子察覺做黑活;三是怕下面的人無意中發現把b級別的神祕感做穿。這三種危險在其他團隊都曾出現過,聽說有一次下邊兩個老闆找房子就找到b級別的家門口來了。
 
   吃罷晚飯,表弟說讓何老師陪我聊天,他說他陪着白雪梅一塊出去一趟給她買個襖,他們走後我在想,白雪梅買襖這本來是女人的事,有何老師或秦小梅陪她去就是了,而且還可以參考意見,何必有一個大老爺們陪着她去呢?再一個,有多少東西白天買不了非要黑夜裏去買?根據我多年的生活經驗,男人在一般情況下除了有時陪着自己的妻子或情人以外,很少陪女人去買衣服,就是伴陪自己的母親和女兒去買衣服的事也不是太常見。她們兩什麼時候回來的我們都不知道,後來聽住室的人說,她們兩不論白天黑出進都是一塊,有時回來很晚。男女因工作關係一塊出門這本來就是很正常不過的事,不能隨意往歪處想,不過我感覺表弟的很多做法的確缺少點障眼法,逼着別人不得不往歪處想,故意授人以柄。一個人要想不讓別人往歪處想,首先是自己不往歪處做,自己在往歪處做,又怕別人往處想,那可能嗎?行爲檢點是防止別人往歪處想的最好方法。
 
   升b以後連續幾天都是不吃早飯,一直睡到十點多起來做中午飯,吃完中午飯表弟就帶着我們幾個去逛商場和超市,對我來說是活受罪,剛上去,兜裏又沒有個吊錢,不買不賣,也不知道閒逛啥?不跟着去,表弟又不願意。上午想起來早點看會書,可屋裏燈光又很暗,學習極不方便,簡直就是以表弟爲代表的一堆懶蟲。還未到月底,我們就開始搬家,又找的一個住室與原住的地方大約有一百多米的距離,好像是在一個水管部門的家屬院。住室是在五樓同樣是三室一廳,月租金是500元,有簡單的傢俱家電,與原來相比,只是衛生間裏多了一浴缸。三個女老總擠在一個牀上睡覺實在不太方便,表弟就帶着我們到舊貨市場上出90塊錢買了一個小牀墊拉回來,再找幾塊木板支着,放上牀墊留給何老師睡,白雪梅和秦小梅睡在那個比較大一點的牀上;朱全升歸隊以後我兩就擠在一個牀上,夜裏起來上廁所很不方便。說句心裏話,到了b級別這個位置上,生活上要比在下邊好得多,雖說是隻吃兩頓飯,但每頓都有葷菜,睡的條件還不如在下邊當領導睡的好。人到了成年以後,都有一種明顯的感覺,一個人在睡覺時含有一定的私生活色彩,除非是夫妻或男女之間可以長期睡在一個牀上以外,兩個同性如果同衾共眠都會感到很彆扭,一夜兩夜可以勉強,時間略是久了一點就會生厭,異性相吸引,同性相排斥,在人的身上表現的比任何動物都明顯。
 
   我開始上來頭幾天什麼也不知道,只知道b級別不是吃住賓館,而是自己租房子和自己做飯吃,知道早晨不吃飯上午睡懶覺,下午跟着她們屁股後邊逛着玩。夜裏她們下去收單子,也就是接收大領導交上來的上線款,也不讓我知道,兩個人悄悄的走,悄悄的回,單子拿回來以後就鑽進表弟的房間把門關上,在裏面嘀咕什麼我聽不到,照她們的說法我還是一個b級別新朋友,還需要對我保持一段時間b級別的神祕感。從這時起,我開始不斷的接到外團隊b級別老總打來遲到的恭喜電話,都用和藹的口吻責怪我,這麼大的喜事爲什麼不告訴她們?我說我的b級別晉升儀式與你們不一樣,我是公司花巨資把我弄到太空中舉行的包裝晚宴,吃的都是野味,怕走漏風聲受到追究,所以網上大老總沒有通知你們,敬請諒解。
 
   家還沒有搬完,何老師告訴我她要去公司卡帳,因爲當時是每月一號發工資,按照在下邊聽說的情況是,b級別老總每月都是乘飛機去瀋陽總公司財務部卡帳,這是在團隊上下衆口一詞的說法,她是不是去瀋陽、還是去什麼地方當時我都不知道,從表弟房間裏裏出來後隨便安慰我幾句,就拎着提兜神兮兮的出了門。在何老師走的第二天,我也接到了一個重要的電話,是我的老領導李文從寧夏回族自治區中衛市打過來的,說他們團隊在下月五日要召開一次分享大會,調請我到他們團隊去付出上一號,接了電話以後心裏有點忐忑不安,我剛上來不到一個星期,還是個b級別新朋友,對b級別這個階段的情況還是被悶在鼓裏,又是第一次出遠門,我感到很爲難,當然去還是不去那是表弟當着家,他說他會給表弟打電話叫我去他那裏。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xinaoshilu/zhuanjia/kongju/2190.html

    下一篇:《夢斷傳銷路》第六十四章 西出陽關

    上一篇:《夢斷傳銷路》第六十二章 心潮澎湃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