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逃離50天傳銷噩夢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反传销 时间:07-21 22:46 点击:

  从热恋到受困 从绝望到获救

  逃离50天傳銷噩夢

  

  剛剛脫離傳銷組織的全兵在《法制週報》記者的安頓下,愜意地吃晚餐 熊小平 攝

  

  全兵保留的高铁票 陈奕儒 摄

 
 法制周报记者 熊小平

  见习记者 陈奕儒

  坚持的力量

  微信、女友、赴約、搜身、洗腦、飢餓、捱打、恐懼、絕望、求救、失敗、報警、獲救……從5月23日到7月12日,從蘇州到岳陽,寧夏小夥子全兵經歷了平淡生活——传销地狱——重见阳光这样的诡异三部曲。

  在这个三部曲里,如果说在“摇一摇”之初到進入傳銷窩點之前,他是糊塗的,被從天而降的“爱情”衝昏了頭腦。作爲成年人,對罪惡、圈套缺乏應有的警醒,哀其不幸。他已經爲自己的矇昧埋了單。對於受害者,我們不能、不忍再去譴責他,而更應該看到、放大他的閃光點,給他以更多的鼓勵和勇氣。他進入傳銷窩點以後,從不服、反抗、捱打到獲得信任、可以上網到求救、失敗、再求救,他一直艱難,也一直堅持,終於獲救。

  沒有他的自我堅持,就沒有他7月12日的逃出生天。這是自身內在的堅持。

  同樣,湘寧兩地記者、岳陽警察組成的愛心鏈條,是救出全兵的外在力量。愛心鏈條上每一環都很給力,有好幾環的力量來自於動動手指的微信轉發,同樣力比金。這是一種“勿以善小而不为”的坚持,是外界的坚持。

  內、外堅持,一旦合璧將產生巨大的力量。(一刀)

  “三千里解救,四小时脱困传销窝点”。2017年7月15日,《法制週報》頭版第一時間報道了深陷傳銷窩點的寧夏男子全兵,被湘寧兩地法制(治)報聯手救援的頭版消息。在最緊急的關頭,是不斷匯聚的愛心鏈條和警方的追擊搜索,成功解救了他。

  7月21日,似乎已經走出傳銷陰影的全兵,從千里之外的寧夏再次撥通了記者的電話:他說想把自己的故事說出來,讓更多人遠離騙局、遠離傳銷。

  50天,深陷傳銷魔窟。50天,從戀愛天堂墜入人間煉獄。50天,從沉淪困局到逃出生天……這名32歲的寧夏男子,用他還帶着濃濃鄉音的普通話,幾天來斷斷續續地爲我們還原了這一場傳銷噩夢。

  微信·女友·热恋

  全兵是寧夏中寧縣人,今年32歲,此前在江蘇蘇州工作。“母亲让我今年一定带个女朋友回家。”老大不小的他還沒有對象,母親一直爲這事嘮叨。

  5月的某天晚上,全兵像往常一样打开微信玩“摇一摇”。“叮”的一聲,全兵搖到了一個頭像是女孩照片的陌生人,女孩面容清秀。

  因爲平時喜歡玩微博、聊微信,全兵對網上交友這件事並不排斥。他主動打了招呼,對方很快回復了。

  女孩說自己叫小芳,今年22歲,在岳陽從事服裝工作,單身,想找個對象。

  初次聊天讓全兵對小芳產生了好感,但兩人10歲的年齡差讓他有些猶豫。小芳彷彿毫不在意,她稱自己不在乎年齡,只要對方真心實意地對自己好就行,這讓全兵既歡喜又疑惑。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热情的人。”小芳經常主動發信息給全兵,表現出對他很感興趣。

  緣分來了。全兵非常開心,面對小芳的熱情,他一頭栽了進去。

  很快,兩人發展到每天都要電話聊天。小芳只在“下班”之後接電話,有幾次,全兵忙完之後給小芳打電話,直到電話響到最後一聲,小芳都沒有接。

  上班忙、工作上有規定,這是小芳給出的理由。

  不久,小芳邀請全兵到岳陽玩。全兵買好了從蘇州到岳陽的高鐵票。“我把要去岳陽的消息告訴了堂弟,也把小芳的照片發給了他。”全兵还要求小芳不要带同伴。

  出發的前幾天,因爲帶同伴的事,小芳和全兵有了一次矛盾。那一次,小芳將一句“爱来不来”撂给了全兵,全兵一气之下,打算退票。

  “发生了一件事,心情一点都不好。”隔天,全兵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小芳發了這樣一條動態。這是因爲自己嗎?全兵在微信上問小芳,小芳回覆了他:是。

  这个“是”字,讓全兵覺得很愧疚,覺得自己的態度有點惡劣了。“就算她是騙子,我一個大男人也沒什麼好怕的,見着情況不對就回來。”

  於是,5月23日,全兵踏上開往岳陽的高鐵。

  赴约·逛街·晚餐

  下午2點多,全兵站在岳陽高鐵站出口,天下着小雨。

  此刻,如果有行人注意到全兵,會從他的臉上看到焦灼和憤怒。

  小芳沒有來接他,全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給小芳打電話,無人接,再打,還是無人接。

  過了一會兒,小芳給全兵發了短信,要他去某步行街。看到短信後,他打車趕到了步行街。中途,小芳又打了電話,語氣焦急地詢問全兵到哪兒了。

  在步行街,全兵見到了小芳與她的女伴,三人在步行街逛了一下午。小芳和女伴幾乎會逛每一家店鋪。下午4點,在身體不舒服的全兵提出要找地方休息後,小芳和女伴又提出了要去另一條街買鞋。5分鐘就可以到達的路程,三人走了20分鐘。買水果的時候,她們又拒絕了全兵“就在最近的店里买”的建议,选择了更远的一家店铺。

  逛街的時候,小芳的女伴不停地問全兵諸如家裏有什麼人,有沒有朋友知道自己來岳陽這樣的問題。感到疑惑的全兵留了一個心眼,說只有一個同事知道自己來湖南。

  5點,天已經黑了下來。在全兵再次提出要找賓館休息後,小芳稱自己的朋友想請他吃飯,並準備好了豐盛的晚餐。

  一頓晚餐的說辭打消了全兵的疑慮,他隨着兩人來到了岳陽市學院路某樓房中。

  项目·搜身·洗脑

  “是一个女孩开的门,里面静悄悄的。”屋子的最外面是一道防盜門,門上還人爲地加上結實的環扣;窗戶是封閉的,外面是鋁合金的防盜網。

  有4、5個男人在一間臥室打撲克牌,看到全兵來了,他們沒有動。小芳稱這是自己的朋友。

  “我跟朋友打了一下午麻將,贏了一兩百,然後晚上請朋友吃飯,花了三百多,你說,這是好事還是壞事?”一個男人問了全兵這樣的問題。疲憊,飢餓,讓全兵的精神出現了一些遲鈍,他已經無力分析眼前的場景有多不合常理。

  他甚至還呆在那羣人的身邊,看他們玩了一會牌。

  “我們這裏有個項目,需要你考察一下,耽誤你幾天時間。”一个男人说道。

  聽到這句話,全兵一下子明白過來了。從前在網上了解過傳銷的知識,雖然不多,卻讓他印象深刻。

  “这是传销,我落入传销了。”

  爲了防止全兵身上有尖銳的物品,當天晚上,傳銷成員搜了他的身,將他的鑰匙串和手機都收繳了上去。

  錢包裏的銀行卡和身份證都被拍了照片,將裏面所有的錢數了一遍後,傳銷成員除了把錢收走了,其他東西都放回全兵的錢包,讓他收好這一切。

  騙錢、洗腦,這是全兵之前對傳銷的全部印象。自家的親戚也曾被騙進傳銷,在交了1萬多元后就被放了出來。全兵的害怕因爲這些而稍稍減弱,他想着,既然錢已經被收走,那他們應該會放自己出去。誰承想,這次自己進的是一個“要钱也要人”的传销组织。

  饥饿·耳光·无助

  全兵有些害怕,但他还是作一次努力。

  “我餓了,今天只吃了一頓飯,能不能讓我出去吃飯?”过了一会儿,全兵试探地说道,“我可以跟那个女孩一起下去。”

  “你提这个要求太过分了!”一個男人發火了,全兵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扇了幾巴掌。“现在你只能睡觉!”

  這幾巴掌讓全兵涼透了心,他捂着臉。恐懼、憤怒、無助、疼痛,讓他默不作聲。

  小芳和女伴走了。

  寧靜的夜裏,他躺在地板上,身子因恐懼縮成一團。

  半夜,上廁所。7個男人都睡着了,全兵藉着光看到了那些嚴密的設施,要突破那些鐵窗和鏈條很難,說不定還會弄醒那些人,全兵放棄了逃跑。

  事後,全兵才瞭解到,當時的傳銷人員在裝睡,他嚇出一身冷汗,慶幸自己沒有魯莽行事。他也意識到,逃跑,是一件難事。

  凌晨5点,全兵渐渐睡去。

  上课·挨打·噩梦

  “最早的直銷就是傳銷。”這是傳銷人員對全兵進行洗腦的開場白。傳銷組織強迫全兵拿出2800元買產品,並且稱2800買到的是某公司的“营业执照”而不是产品,真正的产品是“人”。

  據全兵回憶,傳銷組織內部分工明確,每個窩點都有一個負責人,稱之爲“主任”。他們讓新成員去發展下線拉人頭。除此之外,傳銷人員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說辭和幾套課程,其中一套“课程”转化成文字竟有十万字之多。

  “商法,是經商的方法。一商法,指的是以櫃形式出現的售賣方法,所有的傳統行業都是一商法,比如商場裏面賣東西等。一商法傳統、老舊,只能被動地等待別人來買東西,無法大量快速地賺錢。”現在全世界都是這樣賣東西賺錢,難道還有什麼不對嗎?聽到傳銷人員的理論,全兵靠着自己的常識就能推翻其說辭。

  “跟我一样,大多数进来的人并不相信。”

  每次進來新成員,傳銷人員在強迫他們花2800購買產品後,還會想辦法弄走其餘的現金。

  “三商法是互信、互贏、互利。互信,就是要信任公司的‘同事’。第一個信任的考驗,就是要說出真實的銀行卡密碼;如果不說,那麼就是沒有誠信。”

  “胡编乱造。”拙劣的洗腦手法,讓全兵更加看清了傳銷組織的目的——金钱。

  全兵形容,在传销组织里的50天是“噩梦般的日子”。

  不聽話,就捱打。傳銷組織的每個新成員幾乎都被毆打過,全兵也不例外。

  5月25日,進入窩點的第三天,主任在講完課之後,問全兵:“聽完了課,你感覺怎麼樣(你願不願意加入我們)?”

  “你们愿不愿意让我加入?”全兵反问了一句。

  這句話惹惱了主任。他一腳踹在全兵的腰上,全兵倒在地上。其餘成員圍成一圈,冷冷地看着捱打的全兵。

  主任的拳頭揮在他的身上,腳毫不留情地踢着全兵的腰。

  劇痛從背部、腰部傳來,全兵緊緊地用雙手抱着頭。

  恐惧·绝望·怀疑

  我会被打死吗?那一刻,他恐惧到了极点。

  那次之後,全兵的腰足足疼了一個多禮拜。他學了乖,表面上不再忤逆傳銷人員。

  “一個山東的小夥子的鼻子都被打出了血,一天晚上,他想不開,一頭撞在了鋁合金的窗戶上,暈了過去。主任和2個傳銷成員圍在一起踢他。還有河南的一個小夥子,眼睛被狠狠地踢到,眼球出現了血絲。”在里面,全兵不是最惨的。

  打聽別人進入窩點的具體時間,是被傳銷組織嚴令禁止的,一旦被發現就會捱打。

  “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有一次,全兵偷偷地问另一个小伙子。

  “十年,你信吗?”全兵摇了摇头。

  在這裏,恐懼滋生了不信任,沒有人敢說出真話。

  全兵每天的生活從早上7點開始。起牀洗漱後,所有人圍成一圈吃早餐。

  8點左右,傳銷老成員給新成員上課,他們讓新成員背誦上萬字的理論。

  12点,是午餐时间。“土豆、花菜放在一個鍋裏,放點油,放點鹽,炒幾下,就可以出鍋了。”吃飯的時候,全兵經常會把土豆放在自來水下衝洗幾十秒,因爲鹹得吃不下。

  50天裏,全兵只吃過花菜、土豆、米飯和稀飯。

  爲了不讓新成員的精神空閒產生消極的情緒,傳銷組織允許成員在下午和晚上玩撲克、下象棋。

  转移·上网·求救

  有一次,全兵晚上睡覺的時候夢到了父母。在夢裏,父母來到了岳陽,母親的臉上佈滿了淚痕,父親的皺紋久久不曾舒展。

  “當時想着,一定要出去。不能讓父母擔驚受怕。”全兵开始筹划逃跑。

  窩點進來的受害者越來越多,屋子裏已經有14人了。

  於是,7月3日,傳銷組織對新成員進行了一次轉移。

  據全兵回憶,這個傳銷團伙一共有兩個窩點,其中一個是地下室。傳銷組織將全兵在內的幾個新成員轉移到了地下室。

  “兩邊都是人,緊緊地盯着你,一有舉動,他們就會圍上來。”全兵发现了这一点,“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得到他们的信任。”

  这次转移之后,传销组织认为全兵“值得信任”,允许他开展“业务”。

  “他們說這樣是拉人進來賺大錢,是一件好事。其實就是騙人。”传销组织所谓的“业务”,就是讓全兵用微信、QQ等聊天軟件添加陌生人,以談戀愛的名義將其騙到岳陽。

  讓全兵高興的是,能夠用聊天軟件,意味着可以上網!

  7月6日,全兵拿到了自己的手機。晚上,他跟着傳銷成員來到另一個臥室。裏面擺着20釐米高的小板凳,圍成一圈。傳銷成員依次坐在凳子上,低頭擺弄手機開展“业务”。

  全兵微微擡擡眼睛,屋子裏的其他人都在看着手機,坐在他身邊的兩個人也是。

  “你在哪裏?是不是進入傳銷了,要不要我去救你。”打开QQ,堂弟的信息一下子弹了出来。

  “很紧张,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全兵的手有一絲顫抖。爲了不讓傳銷人員看到,他馬上把信息刪除。

  第一天,全兵没有回复信息。

  由于前几天努力“开展业务”,全兵獲得了傳銷組織更多的信任。7月9日晚上,他一屁股坐了下來,一臉輕鬆地開始了“业务”,动作跟往常一样。

  沒有傳銷成員注意到,全兵偷偷地切換到了另一個QQ號碼。

  暗号·报警·焦灼

  “我被騙進傳銷,我把定位發給你,你快去報警!”他的手指沒有慌亂,整句話沒有一個錯別字,信息發給了堂弟的QQ。

  “你記住,我發信息,你就回;我沒發信息,千萬不要回復!”全兵用軟件獲取了定位發送了出去,除此之外,他告訴了堂弟這樣的“联系暗号”。发送完毕,他立马切换成常用的QQ号。

  第二天,全兵焦慮地期盼着警察的到來,然而,始終沒有人敲門。

  晚上,全兵打開了隱藏的QQ,發送信息給堂弟詢問,堂弟回覆:“定位不準確,警察找不到具體的位置。哥,你再發一次!”全兵连忙将新的定位再次发出。

  記者獲悉,這一次,堂弟將信息發送給了全兵的妹妹——全歡。全歡在朋友圈擴散消息,求助更多的人來幫助哥哥。

  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爲什麼警察還沒有來?7月12日上午,警察依然沒有到來。

  全兵的心情越发沉重。

  當天下午,全兵與傳銷成員玩撲克,連贏了幾把,這讓他的心情好了許多。他暗暗思索,晚上再問一問堂弟。

  暗室·警察·获救

  下午4点多,“砰砰砰”,地下室响起了敲门声。

  “赶快进去,不准发出声音!”傳銷成員兇狠地對全兵及其餘的新成員訓斥。他們將全兵一行人趕到臥室,把門鎖上,整理了一會兒房子。

  “我听到警察走到了客厅,在问他们话。”全兵模模糊糊地聽到一些對話,短短的幾分鐘,黑暗中的全兵緊張、激動得流出了一頭的汗。

  “不要走,一定要进来卧室,千万不要走啊!”全兵的心仿佛要跳出胸腔,他握紧了双手。

  當他在考慮要不要製造一些聲音來吸引門外警察的注意力時,門突然被打開了,幾個民警走了進來。

  “把身份证拿出来。”民警对他们说道,全兵高兴地差点哭了出来。

  最終,岳陽公安在全兵發送的定位的指引下,對學院路附近展開了大規模的排查,成功鎖定了全兵所在的傳銷窩點。

  50天噩梦般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文中的全兵、小芳、全欢皆为化名)

  谁是勒住疯马的人

  蘇州到岳陽,這張被反覆摩挲到泛起毛邊的藍色車票,已經在全兵的錢包裏躺了整整50天——也许它还会待上更长的时间。

  或許這更像是一段濃縮人生的映射,欣喜的、困惑的、痛苦的、絕望的情緒,以最濃烈的密度灌注在這個男人的生命之中。

  深陷傳銷,就像坐上一輛瘋狂疾馳的馬車。而勒住繮繩的人卻不知在何方。但全兵無疑是幸運的。因爲在最緊要的關頭,有人挺身而出幫他拉住了繮繩。

  7月14日,平安到家的全兵給我們發來這樣一條信息:“我希望年輕人都能夠從我身上得到教訓。網上交友一定要謹慎小心,不能輕信網上的陌生人。讓他謹慎交友,切莫落入傳銷圈套。”

  以全兵之痛爲帳,我們撩開的是繁華都市的暗角,在高光覆蓋不到的一隅,不僅暗涌着扭曲病態的迷失,更有對邊緣化人羣的悲憫與關切。

  世道的澆漓詭譎,點到爲止,光陰的涼薄無寄,哀而不傷。願迷路上的人,內心明亮,正義加持。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xinaoshilu/jiangshu/3895.html

    下一篇:傳銷逃離者自述:一些高端人脈聚會或在物色傳銷目標

    上一篇:網友自述被騙雲南曲靖傳銷“天津天獅”的日子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