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昔日傳銷大佬揭祕不堪往事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反传销 时间:03-21 11:30 点击:
  这是昔日的傳銷“大佬”小韓(化名)的口述文章,是他在退出傳銷8年後首次公佈自己的那段不堪往事。
 
  魯網在對文章進行必要刪改後刊發出來,儘可能保持了原文的完整性。希望墜入傳銷陷阱的人們能看清傳銷的本質,不要害已更不要害人,遠離傳銷,主動揭發和舉報傳銷線索,成爲淨化社會風氣、傳播社會正能量的中堅力量。如下爲口述文章:
 
  在我8年前放棄傳銷時就很想寫這篇文章了,因爲有太多的人需要:沒做過傳銷的人以後遇見這樣的事,要有怎麼樣的思想準備並拒絕加入;正做傳銷的人可以覺醒一下,就算做到了心目的那個級別後也是一場空。也許你曾經美好的設想過並付諸了行動,也許你曾經去辱罵過。但是現在這一切都不重要了,看看這篇文章也許你就會知道,傳銷爲什麼是令人恐怖的,你的朋友爲什麼如此癡迷,傳銷爲什麼是騙人的……
 
  非法傳銷現在依然存在、依然猖狂,原因之一就是抓住了上線的頭目,下線的人會不甘心,又組建了隊伍,公司、產品名稱可以更改,重新開張去騙人。人們爲什麼自願掏錢加入傳銷呢?很簡單,在傳銷組織中有很多精神層面的控制,比如親和力、執行力、成功學等等,傳銷組織的洗腦功夫確實一流。
 
  傳銷組織最根本的手段就是:他把他的思想給你,從思想上完全控制你,其中最重要的是宣揚創業精神,夢想、目標、勵志……這一切加起來就可以摧毀一個人原有的思維模式,不管你有怎麼樣的過去都會被摧毀,都會心甘情願。下面就從我加入傳銷到退出的經歷說起吧。
 
  入行:
 
  误上传销组织黑船接受初次洗脑
 
  2006年,通過朋友介紹我在家鄉的一家桑拿店裏上班,工資很低只有600多元.所以就想再做些什麼掙點兒錢,就在朋友介紹下搞起了二手手機的生意,那段時間,我晚上12點上班到早上8點,白天就在街上收購手機,到下午6點回去休息。剛開始還是不錯的,第一天就掙了300元錢。我開始對掙錢有信心了,可是後來的幾天不但沒什麼生意,還虧了,辛苦掙來的錢一虧全無!那個時候就常抱怨,幻想有一天能發個大財。
 
  2006年9月29日中午我在吃飯,電話響了,因爲太累了沒有接,到晚上纔想起來有個電話,打過去一聽,哇!是老同學,關係相當不錯的那種,對方給我說他在河南,在做生意,其他也沒說什麼就把電話掛了。第三天,他又打電話來,問我情況怎麼樣?我說不行啊,想做點兒別的掙錢。他告訴我,他那邊的生意很好做,很掙錢,在電話中我能聽到不停有人在催他:“老板快点儿,我要的那个货快点儿给我……”那個時候我很單純,只知道掙錢的事就做。我說:“好!明天就到。”第二天我借了400元錢坐車來到鄭州,給他打電話,他讓我去焦作。然後就趕到了那裏。
 
  下了車,沒看見人。給他打電話,他讓我等5分鐘,等吧。暈!這個5分鐘可讓我等苦了,至少是45分鐘。最後才知道他們是從“家里”(行话,传销人员通常把传销窝点叫“家”)走過來的,而且用了最快的速度。見了面老同學就跟我握手,熱情洋溢,那興奮的樣子把我嚇壞了,旁邊還有一個女的。然後要給我拿包,我想算了吧,又不是別的關係,他非要拿。還問我累了沒?又問餓了沒?我就奇怪他怎麼變得這麼體貼人。不過還別說,雖然有點兒肉麻,但給我的印象真不錯,因爲平時誰也沒這麼關心過我。和他們最初相處時,就像吸了毒一樣上癮,因爲他們體貼,懂得關心人。現實裏除了父母很少有普通朋友能做到這些,但在他們身上處處能感受到,他們似乎天生都是勤務員,讓你時刻都能得到心理上高人一等的滿足!後來我知道,幹這行這是要學會的最起碼的基本功。
 
  然後我就跟着他們走,不知道走了多遠,反正就是覺得腳很痛,我說能不能打車啊?他們說不遠了,又走了不知道多遠,我實在受不了,就打了個出租車,我上去了才叫他們"上車啊",他們看我上車了也沒辦法,只好坐上來。走了大約20分鐘.他們叫停了出租車。下車後問我吃什麼,我爲了客氣就說隨便,他於是叫了"兩碗麪"。河南的麪食出名嘛.吃起來很香。吃完了,他給我一根菸,一看沒抽過,結果一抽好苦。後來才知道那是1元8角的煙。然後他跟我說:"我在看一個行業,它很掙錢,但有些地方看不懂。你能不能幫我看看?"這幾句話一下把我捧上天了,我說:"小意思我去看看。"其實這就是利用了年輕人爭強好勝、不知天高地厚的特點。
 
  一去他们的“家里”,我就看見好多人唱歌,因爲我好熱鬧就比較願意參與.其中有一個長相好看的女孩長還拉我一起唱歌,我臉都紅了,就唱了兩首。這時門外來了個一身西裝的人(這個人最後成了我的直接上級),告訴大家這是一個生意說明會,我就想“那就听听呗,反正也没有什么坏处。”這時又進來個瘦小的男孩來正式講課(這個人後來成了我的好朋友,但堅持1年後就放棄了,直今也沒有消息,後來我找過他.得知他的上線是河南人而他是重慶人,於是明白找到他是不可能的了)。他的普通話很難懂,我聽得也雲裏霧裏的。最後來了一個帥小夥(號稱是行業裏的美男子,堅持做了1年半,上線是個女孩,因回鄉被父母關了起來 ,他等了半年沒有女孩的消息就離開了。直今我能記得他的長相,他給我講的是網絡營銷課。不管他和那個心愛的女孩是不是在一起了,我都祝福他們)。我坐了2個半小時的小板凳聽課,實在是受不了啦.多次想出去都被那個講課的人給吸引回來了,因爲我看到了一個驚人的數字——23.8萬,是每個月的收入。我笑了,笑他們沒事白日做夢 。
 
  課程結束後我走出了屋子,腦子裏什麼都沒有,時間太長了,遺忘得差不多了。老同學領着我開始往河邊走,他說:"如果我告訴你,我這裏沒你想要的東西你會怎麼樣?"我說:"不知道,既然你是我朋友,我就當又一次失敗吧……”聊了很多,最後不管他說什麼我都聽不進去了,我說:"借我200塊錢我要回去。”當時我身上一分錢也沒有。他見我的態度非常堅決,也不好阻攔.就說:"這樣吧,我們回去休息一個晚上,明天走。”我想也對,剛來就走也不合適,反正來了就玩玩吧。
 
  睡前:
 
  被同屋睡地铺“老板们”依次洗脑
 
  回到“家里”,我看到一地的鞋子。我在想你們這裏是不是有人在擦皮鞋的啊。也沒多說話,就坐在外屋看上起很髒的沙發上(事實上他們每天都換洗 )。這時那個在課上穿白襯衫的人進來了,老同學給他拿拖鞋、給他打水洗臉,也給我打了一盆水。我當時想,爲什麼老同學這樣尊重甚至怕他?白襯衫也沒搭理我,就去開了裏屋的門(男寢),裏面的10多個人全部起立說:"領導好!"他說:"老闆們好!"我心想,看來要和這個領導搞好關係啊,他這麼厲害。我就給他遞了一支菸,他沒要(最後知道他不抽菸,他當時面無表情是爲了震懾我們)。他讓我進去和大家一起聊聊,我於是就進去了。裏屋的地面都是地板塊(就是現在很多嬰兒房裏鋪的塑料塊),我進去還沒坐下,那個女的就進來了說:"小哥,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張老闆,這是劉老闆……这是姜大培。”(姜大培當時56歲,後來每當我被壓力壓得透不過氣來的時候,他總是在我耳邊說:加油努力,一定要成功)。一圈介紹下來,10多個人全是老闆。但我一看他們穿的衣服都很舊,就有點兒看不起他們的樣子!但還是坐下來了.他們在打"拖拉機",我也比較喜歡打,就一起玩了兩把。在玩的過程中,他們還介紹起一個神祕的人物,說如何如何有錢等,當初也是從這裏走出去的……不一會兒,白襯衫說:"吃飯了。"他們一起叫好。我四處一看,沒桌子怎麼吃?這時有一個人拿了5個板凳,反着放,又用個大板子往上面一橫,有個人叫道:踏雪熊掌、天龍九翅、螞蟻上樹……這一桌子上來可是豐盛之極啊,把我樂壞了,但是踮着腳一看,上來的5個菜都是一樣的——冬瓜。
 
  大家坐下來了,給我拿了個盆,我問是不是洗手的?他們說,不是!是吃飯的。那個盆很大,能裝2斤飯,我拿起筷子嚐了嚐菜的味道,剛吃一口,白襯衫開口了:"各位老闆吃飯!"他們一起叫:"領導吃飯!”這下讓我臉紅了,飯都差點兒吐出來,他們吃飯怎麼也是軍事化?
 
  我吃了兩口才知道什麼是吃不下去的菜,以前在家,爸媽做的菜不喜歡吃就不吃,但是今天我終於體會到什麼是真正難吃的飯——沒油、沒鹽,就是燒一鍋水煮冬瓜,熟了盛起來吃!一大袋子饅頭放上來,誰吃誰拿( 這樣的飯食我吃了1年多)。他們還講了個故事,中心意思就是叫我們做人要冷靜,不要把忠誠看得一文不值……我聽了感覺不錯,但沒往自己身上想.就這樣吃完了。我們去了河邊,他們又給我講了一大堆道理,還請我去划船,在湖面上飄來飄去,感覺好輕鬆。
 
  黄昏时我提出要回“家里”睡覺了,跟我們一起的女孩在一邊打了個電話。後來知道,他們規定在4種情況下是不能“回家”的:1、情绪不稳定不能回。2、“家里”没人不能回。3、“家里”有外人不能回。4、“家里”有“负面”也不能回(負面也是行話,就是有執法部門等查處或有人來解救的事情發生),總之要安全才能回。通了電話後她過來說走吧,可以回去了。這個時候我們三個人才慢慢往回走,回去後我累得不行了,腳上都是泡,兩腿沒力,就倒在沙發上睡覺,這個時候來了個人,問我是做什麼的.我沒說話,他說:"我能算命"。我下意識地點了點頭,他就問了我的出生年月日,問了一些日常生活問題,後來把我上學的時間、家裏的人數、畢業的時間、談過幾個女朋友全說出來了,而且全是正確的。後來知道這只是個小把戲,是我老同學把我的一切都告訴他了,也就是說在往回走時,他們已做了充分的準備。按這一行的規定,入行後要把你的一切全無保留的告訴身邊的人,用他們的話說,這樣纔是成功的最大關鍵——打開心扉,積累人脈。我開始覺得他是個能人,這些都能算出來。然後就和他聊天,他讓我進裏屋去和大家一起玩,我再次走進裏屋,看到有人在玩魔術,後來知道這一行裏會魔術的人很多,當一個人提出要走、不想聽課,就會用玩魔術的方法讓他留下來了。魔術很有意思,大家聊的很開心,也玩的很開心。
 
  記不清幾點了,領導進來說:"老闆們睡覺吧!"他們一起說:"好!"這也讓我吃驚不小,原來睡覺時間自己是無法做主的。後來我明白了這叫“树立领导权威”,他要執行的是規矩和日程表,我們一天的作息全是按照他的指令來做的。這些指令有23種,其中又分10多種小項,想完全瞭解這些大體需要10個小時。這時,我看到他們把被子都丟地上,整理了一下,我才知道要睡地鋪了(這纔是剛剛開始,後來我睡了1年多.還有的人一睡就是3年或更長時間的)。我出來洗臉的時候,一個不認識的人早給我打好了洗臉水,這我很感動。還看到我老同學在給別人擦皮鞋,而他在家就是一個少爺德行,不會做飯洗衣服啥的。我洗完臉進去睡覺了他還沒進來,才知道他又在給別人洗襪子。
 
  此时有个人说话了:"你们听什么声音?"
 
  一个人回答:"蚊子"。
 
  那人说:"要不去拿个钢炮把它打下来?"
 
  這時候又來了一個人問我:"小韓,你想去喜馬拉雅山嗎?"
 
  我说:"想"。
 
  他说:"等我有钱了,给他按个电梯。"
 
  那边又有人说话了:"你们觉得长城旧吗?"
 
  有一老頭說:"太舊了,我有錢了給它按上瓷磚,那時多漂亮啊。"
 
  這時又有人說:"小韓,你中500萬了怎麼花?"
 
  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们的问话都有目的——我們何嘗不是爲了夢想而活着在呢?畢業後的這些年,自問一下達成了自己在學校定下的目標了嗎?爲什麼沒呢?就是因爲現實生活把我們壓抑的,我們開始懷疑自己的夢想和目標,不斷給自己減少目標,一開始想一個月能爭幾千、幾萬的,過幾年後發現很難實現,於是告訴自己算了,幾百快錢一個月也能活,就這樣一個人的鬥志就沒了,做人就要和電池一樣,沒事的時候給自己沖沖電吧,別等電用完了,就廢物一個了!
 
  我想是啊,這個問題以前在腦子裏想了幾年,近幾年爲什麼沒有想了?現在聽這些人這麼一說,回頭再想想當初的夢想,才發現自己好沒用!我於是笑了一笑把眼閉上,說:"我要睡覺了。" 其實大家都明白,此時的我在想一個問題:怎麼樣才能過上有錢人的生活。
 
    
 
     励志、感恩、梦想,传销组织的洗脑似乎充满“正能量”。(照片由被采访人提供)
 
  入门费:
 
  骗父亲称出了车祸拿到2000元
 
  第二天早上,不知道他們怎麼又把我帶到了課堂,聽了一些運行模式之類的課程,漸漸地認爲這些模式還是行得通的。
 
  到晚上,我們去了焦作有名的人民公園,在那裏我看到這一行中的許多老鄉,他們有30個人,很多人是大學生,還有老師,還有做工程的……這讓我不得不去思考一個問題,爲什麼他們都來到這裏,吃那些聞起來就不想吃的飯,還要睡在地上,每天盯着又破又爛的黑板聽老師講課。我開始心動了,但還是認爲自己做不了。這時來了一個老師,說了一句:"你爲什麼說做不了,其實很簡單,你沒想過一個月能掙那麼多錢,就是想過了你也會覺得不可能,那麼我可以告訴你的是,你一輩子都會覺得自己只適合一個月掙千八百的."
 
  她幾句話把我打倒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原因的問題她解答了。於是我決定留下來,但是入行前要投資2900元,我沒有錢,這個時候他們就說投資是要靠自己,沒人會幫你拿這個錢,要不你也和我們一樣找家裏要吧。猶豫了幾天後,我終於下了決心找父母開口要錢。
 
  我給爸爸打電話的時候哭了,不知道有多傷心,只覺得對不起他們,不能說實話,只能騙他們說我出車禍了……姐姐勸爸爸不要給我打錢,但爸爸又怕我是真出車禍了,就給我打了2000元錢讓我回家,隨後我姐姐叫姐夫從廣東來找我。之後把我帶到開封,那裏有他們的親戚,我在開封玩了7天,他們給我講了7天傳銷是不能做的,我這個人就是很倔強,別人說不能做的我非要做,最後他們拿我也沒辦法,我又給他們講人生觀,講夢想,講勵志的故事,他們無奈之下只好同意讓我留在河南,走的時候說了一句話:永遠別後悔!到時候別怪我們沒拉你出來。我說:"不會的!我一定能成功!"
 
  就这样,我拿了2000元钱做起了传销。
 
  一開始我什麼都不懂,只跟在他們後面走,每天學話術,第10天我約了一個人,他一來就報了警,但是沒有人來查處我們。我當時在想,是不是我們真得不犯法?這也加強了我對這一行的信心!我就開始慢慢做。其實最後才知道,當時管理部門也拿我們沒辦法,我們夠不上犯罪,只能遣散教育。但是我們這些人除了上線外,誰的話也不聽,讓我們說上線是也都不說,因爲拿不到證據,就抓不了人!唉!那個時候都是自己在騙自己,認爲我們是不犯法的。
 
  由於第一次約人沒有成功,我開始按照他們的話術要求包裝自己,過了20天,我把有6年關係的一個好兄弟叫來了,他很相信我們之間的感情,沒說什麼就留下來並加入了。第25天我又約來了一個好兄弟,他沒報警,但最後走了,我就想爲什麼約人這麼難?於是就開始學習,花7天時間把14萬字的課本背了下來,把這個行業裏的課程全掌握了。說起能夠掌握這些課程,我還要感謝一個女孩,她天天在我耳邊背。
 
  上道了:
 
  一次就骗来4人其中有自己哥哥
 
  快兩個月時,我用課程裏的招數一下約來了4個人。這就創造了一個“奇迹”,大家通常是一個一個的約人,兩個人來思想會不一致,所以要求的必須是一個一個的。但我約來了4個人.一個是我哥哥,一個是我一起上班的朋友,一個是多年的兄弟還有他媳婦.一起上班的那個朋友沒給家裏要到2900元入門費就回去了;我哥哥要錢的時候,跟爸爸說投資做生意,成功要到了入門費;多年的兄弟和他媳婦也入行了。
 
  3個月後,我升到公司第三個級別。這個時候我得知,我的上線已放棄了,我上幾代都放棄了。但是我的下線有5個人。很快,我要學習第三個級別的課程了,5天我學會了“四段”,也就是從1990年開始的4個發展階段,於是我開始給別人約來的朋友搞溝通,搞勵志,學習分析心理,給人樹立夢想……正是我的努力被發現了,我和哥哥還有那個兄弟被稱爲“三圣人”,在我們帶動下,約來的人流失的很少!因爲要發展下線,我們重新開了一家寢室出來,當時有40多個人去新寢室,我們唱歌跳舞把別人打擾了,人們就報警說我們非法聚會,一下來了幾輛警車把我們都帶到了派出所!後來因爲沒有有害證據,後半夜全放了。
 
  有一天,我的一個同行問我是做什麼的,我沒給他說實話.但他看出來了,問我是什麼級別,我想別人都坦白說話,爲什麼我不能呢?於是我什麼都談了,交談中他的一句話深深打擊到了我,他說:"我把我上面的人都踢了,我現在開始自己做。"還有一次約來了一個老鄉,是個女的。我去幫別人接她,接的時候只有她一個人,當我們坐下吃飯時一下又來了兩個人,這兩個人我不認識的,怎麼和我們在一張桌子上吃飯?其中一個人什麼都沒說只是吃飯,然後突然說:"你們多吃點兒,我知道你們的伙食不怎麼好。"於是我猜想他是不是也是同行?之後的聊天確定了這點,對方問我們投資多少?要做幾套才能升級等,說了很多,他當時只給我講,"兄弟我做這個行業是2年前.我做了1年知道嗎?我什麼都沒得到.最後我們都沒吃的了,和當地人搶東西吃……"我相信他說的是真的。現在想想其實每個人都是有理性的,不是那麼簡單就能被洗腦的,但是有時候人們習慣了用別人的思想代替自己的思想,所以想控制人很簡單的辦法就是去控制思想,這也是爲什麼傳銷組織在講課時會講很多心理課程。他並沒有用多餘的話來“消极”我(行話,意思是不打擊同行中的人,這是行業忌諱的)。也許他認爲這行只要有能力是可以成功的,也許他是不想讓我和他一樣失去信心一無所有的回家,也許他認爲沒能力說服我回去,也許他認爲說什麼對我都是沒用的……太多也許了。直到現在我都很想問一句:"當初你爲什麼沒跟我說讓我放棄?"
 
  這兩個人是兄弟倆,我說服了他弟弟繼續留下來幹,他自己回去了(他弟弟堅持2年也放棄了)。當時我哭了,他哥哥走的瞬間我和他抱在一起相互說了一聲:“加油!一定要成功!回去给家人们看看。”
 
  那時候有誰知道我有多大的恆心?有多麼想一定要成功的慾望(等等哈,讓我擦擦眼淚)。一轉眼半年過去了,我一共約來10個人,其中的8個人跟我幹了起來, 包括我爸爸。
 
  我現在很後悔,後悔父親因爲相信我而支持我,他其實並不懂這一行。說句實話,他不支持我,也許我心裏會好受點,但他支持了我,這讓我異常難受。世界上父母能支持兒女們做別人不認同的事,原因只有一點,就是他們是當父母的,他們是相信自己孩子的。是兒子讓你們失望了,對不起!所以到現在不管爲什麼事,我都不會像以前那樣和父親鬥嘴、講道理。相信兒子沒錯,您也支持的沒錯,至少兒子現在改變了很多,不是嗎?
 
  当上“领导”
 
  号称全国象棋大师降伏东北纯爷们儿
 
  就這樣,我半年發展到70套。一天中午,我接到上級電話讓我火速“回家”开会,我意识到有事要发生。果然是一个“领导”贪污4万元跑路了。据说这个“领导”做了3年,能力相當不錯,但下線只有一個人,但這個下線只有16歲。這個“领导”知道自己無法成功,於是選擇了這樣一條路,到現在我依然非常理解他,因爲當時他沒有別的選擇。而他下線那個孩子,吃着一般人吃不了的苦又堅持1年也放棄了。當時我已成了他的“领导”,在給他身份證讓他回家時,我真想抱着他痛哭一場,我們真不應該這樣,讓這麼小的心靈就受到如此打擊,150cm的小孩子拿着我給的200元錢走進茫茫人海里,我很想再送送他,但已經到火車站了,分手那一刻,我也想過要把他送回家,給他的爸爸媽媽說明一下,你們的孩子這一年是怎麼過來的。
 
  后来,我们又空出16人来,“领导”說我能接手他們。根據行業規矩,誰接手了就要照顧這些人,最終我接過手來,這也成就了我的又一個“奇迹”——我是第一个20岁开始当“领导”的人,我的下線中年齡最小的26歲,最大的56歲。不過當時我是一分錢工資沒有的,又不知道怎麼帶這一羣比我年齡大的人,而且手裏也沒有錢了。
 
  我焦急万分,半夜睡不着。给上线“领导”打電話,他們答覆:自己的團隊自己做,沒人會借錢給你。聽到這話,我真是無路可走了.這時已是深夜2點鐘,有人在敲門,進來一個東北大媽,她當時40多歲,年輕時家裏很有錢,在錦州有車有房,幹這行的時家庭已經敗落了,但我也不會去討論這些,畢竟她富裕過,我們關係一直很好,我叫她“干妈”。當時,她問我怎麼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又不能說實話,如果說沒錢那可是最大的“消极”,但好像她看出什么了,说:“沒事放心吧,沒錢我那兒有,你要多少開口就是了。”
 
  当然她并没有给我钱。后来,另一个做“领导”的大姐在我们开完“领导”會時,給我20元錢衝話費,說晚上要調課(我們有三個課堂,每個課堂講的東西都不一樣,約來的人根據入行天數不同進不同的課堂),其實我明白她的意思,她想說只能幫我這麼多,她下線也有人要吃飯。沒辦法的,我只好給父母打電話要錢,我已經要過兩次了怎麼好意思再張嘴呢?但走投無路中只有父母是我的依靠,電話中爸爸問了很多的問題,我都如實回答了,最後又給我打了2000元錢。
 
  我开始做起“领导”,剛開始有些人不服,但也沒辦法,這是規定,但看得出來他們是口服心不服。有一天,下線約來了一個東北爺們兒。誰和他說話,他都不理,很高冷的樣子。最後他提出來要走。在樓下讓我碰見了,我說要走行啊,你知道我做什麼的嗎?他說不知道,我說我在中國青年象棋裏排行11位,要不要我教你兩招。
 
  說實話,他沒來時我們就知道了他喜歡下象棋,約他來的朋友提前告訴了我們,只是我們把象棋都收起來了,就是想如果有什麼事情發生時能拿出來唬他一下的。於是,他跟我進了屋裏,一進來,他看見別人給我拿鞋到水的,非常尊重我,於是有點兒怕我了。後來他說,看我年紀輕輕,但是別人這樣服侍我,認爲我肯定是個高人。當時,我讓他進我的屋,其他人都不要進來。你猜怎麼着,他站在屋門口不敢進來,我說進來吧,他纔敢邁步子,進來後又站那裏,我說坐下吧他才坐下,我知道領導的權威樹立起來了,於是開始跟他講人生、講夢想啥的, 他放下了身架開始和我談了起來,就連他在家有個“乔子”都跟我說了(情人的意思),就這樣他答應留下來並最終加入了團隊。
 
    
 
    传销窝点里经常载歌载舞,让“家人”有种归属感。(照片由被采访人提供)
 
  完全断粮:
 
  仨月没骗来人只能在菜场捡菜吃
 
  這件事後大家都服我了。開始,我有點兒不習慣,別人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卻給我擠牙膏、打水洗臉洗腳,真的好不自在,但我沒有讓他們失望,經過我的努力,我的團隊流失的人很少。在我這裏有能力的是有一個出一個,這是真實的.我比教喜歡玩,沒事就就叫個人陪我在房裏下棋,想想那個時候還是蠻開心的.
 
  我们不是一直说生活差吗?没做“领导”時不懂爲什麼,這時候明白了:雖然每月每人要給“领导”交200元生活費,但如果長時間沒發展下線,就沒有人交錢?一個月下來能交5個人的生活費就不錯了,但是房租、課堂用品、煤米鹽油都要用錢。所以根本就不是剛入行時想像的那樣——做到了“领导”就天天有花不完的钱,不干不知道啊。
 
  沒過多久,我把40人發展到200人,途中合過來一支東北網絡,他們有10多人。半年後,我發展到200人,“大领导”提出要分開,樹大分枝,當時都明白,但有哪個人願意呢?我們見個“头儿们”抱在一起哭了很久,但是不敢面對下線的人哭,那樣是“消极”。出於大局考慮,我硬着頭皮在講臺上笑着跟大家說要分開了,是好事,希望成功的那天再聚。
 
  此時的分開,就把我們每個人從生活中後抹去了,大家不許相互留電話,QQ都要刪。200人分出去100人,就在分開的晚上,很多捨不得的老朋友找到我,男女都抱在了一起哭。沒過多久又來了一次分支,80人分出去40人,我們被遷往安徽阜陽,3個“领导”来带人,当时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只有“领导”们知道,但“领导”之前都沒見過面。我打了多個電話調人,14點通知,16點上車,17點走人,我和我下線裏的很多人只能不辭而別了。
 
  我和40人來到安徽阜陽,慢慢從40人發展到120人,加上從東北合併來10多人,當時的感覺確實不錯。最後,危機來了。因爲“负面”太多(所謂負面就是打擊傳銷的正面消息,爲了欺騙我們,上線給我們的一種說法),我們3個月沒約來一個人,面臨的是沒吃的,斷糧了。有一天中午,我“回家”發現桌子上有很多菜,我沒說什麼,因爲對一個“领导”而言什麼都不要表現在臉上,不能告訴他們沒吃的了,也不能告訴他們“负面”來了。吃完飯,有個下線的阿姨跟我悄悄的說了一句話讓我淚如雨下,她說:"領導,我今天經過菜場看見地上好多菜都是新鮮的,我就弄了點兒回來,但您放心,都是能吃的、好的菜葉。"我當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把她拉到一邊說了句:謝謝”。
 
  升级了:
 
  站上传销界成功的舞台成为大佬
 
  講到這裏,也許很多人會認爲我活該受罪,是開始的選擇就錯了,但是人沒有前後眼,誰知道一開始的選擇是對還是錯。那時候我常常說,成功是失敗累積起來的,失敗不可怕,怕的是你沒有機會失敗。
 
  沒過多久這樣的日子總算過去了。我開始提倡戒菸,讓下線的人都戒了,大家都在戒菸的時候,我發現一個問題,爲什麼戒菸會讓人那麼難受?怎樣做才能改變一個人的惡行而不痛苦?於是我想到,幹這一行就是在吸食精神鴉片,戒除的過程很難受、很痛苦。有一天,一個下線來到我面前說:"領導你覺得你現在的能力夠用了嗎?"我當時楞了,因爲基本上沒人敢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我就問:"那你有什麼建議?"
 
  他说:"你认识陈安之吗?"
 
  我摆摆头.
 
  他说:"您可以去听听他的课,不错的。"
 
  晚上,等他們都睡了我來到網吧。因爲我們規定所有人是不能上網的,非要上得有另一個人陪着,因爲很多人喜歡在網上查些消息,我以前也查過,並差點兒放棄了,最後我只能多看“正面”的消息。擔心人們查到這些消息會放棄,因此我們規定不能上網。我百度到了陳安之,我最先聽到的是《要你成功》,感覺很不錯,就這樣一直聽到早上5點,我開始腦子發熱,心跳加快,找到了新的話術和目標,從此和別人聊天更加受歡迎了。
 
  2007年12月,一个好消息通知到我——因爲我的點數達到了,升級爲公司第四個級別。我好開心,請了很多人來吃飯,我盼望的不就是這一天嗎?終於實現了,我想是時候報答爸爸媽媽了,是時候讓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重新認識我了,是時候向別人證明我是對的了,是時候讓我下線的人看到希望了……
 
  我成功了,我下线有了3个“领导”。當然我也有遺憾,1年多來認識了兩個女孩,想談戀愛但都沒實現。因爲我們規定:組織裏不許談戀愛,抓住開除,所以一直沒有女朋友。現在想想真很可惜,那女孩做老婆真的很好,漂亮又勤快、又體貼,上天你對我真的很好,只是我自己放棄了愛情,選擇了繼續幹這一行,怪自己吧!(曾經親愛的那個人,你現在好嗎?當我向別人打聽你的電話時,他們說你結婚了,我說那算了,不要了。真的不想打擾你,真心祝福你快樂!說實話,在一起的時候,你每次想放棄,我都用真心來挽回你,真是因爲太喜歡你了,算了不說了,讓我自己去回憶吧!)
 
  放眼看去,我加入時候的60多人走的只剩3個人了(兩女一男),好孤獨啊,給我講課的那些朋友在那兒呢?給我講行業規定的朋友在哪兒呢?給我約人洗腦的朋友在哪兒呢?曾經一起哭泣發誓要成功的朋友在哪兒呢?在我房間裏哭着說做了4年都沒成功還要堅持的你在哪兒呢?回去母親不讓你來、跳樓摔斷腿的那個小妹妹現在還好嗎?因爲做這一行被家人拋棄、朋友拋棄的你現在還好嗎?爲了做傳銷賣掉房子的你現在有地方住嗎……想到這些,我就忍不住要哭,你看我又哭了,我知道我錯了,是你們跟着我受罪了,老天只懲罰我一個人吧?他們都是無辜的,把失去的全都還給他們好嗎!
 
  2008年1月7日,我帶着曾經的夢想登上了成功的舞臺上,有花環、有音樂、有綵帶。我無法忘記那個時刻,我感動了,看臺下那麼多人曾經和我吃睡都在一起,我真捨不得離開他們。但是終究要走了,再也不能能一起吃睡了。在此,我要提醒陷入傳銷陷阱的人們,做到我當時的那個級別是非常難的,據說有3%的概率。
 
    
 
   小韓昔日的傳銷同伴。(爲保護當事人隱私做了虛化處理 照片由被採訪人提供)
 
  梦醒了:
 
  但为了不被追杀而继续与狼为伍
 
  我被带走了。
 
  被帶到一個很大的商業城裏,裏面都是名牌,我穿着一身土裏土氣的衣服來到了夢想中的櫃檯前,買了一套高檔西裝,加襯衣、皮帶、鞋子一共花了2200元,這是我買的第一套最貴的衣服。
 
  買完衣服吃飯吧。坐了一大桌子的人,吃完了他們給我開“升代会”。入行的时候不是有个“上线会”吗,当时我听得热血沸腾,但是这个“升代会”讓我徹底崩潰了。其實也給了我一個幡然悔悟的時機,從這次會議後我幾次思考決定改邪歸正,並走上了打傳反傳的道路。當時他們的一席話,讓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如何面對我下線裏的同學、好友、親人。
 
  現在我可以把會議的大致內容說一下,就是告訴我——
 
  今後在哪裏住着,但是房子要自己租,自己做飯吃,之前說什麼成功了會住賓館、吃賓館,天天有人侍侯都是騙人的,什麼萬元工資打底更是騙人,根本不是什麼正當行業,就是騙人的!根本沒給國家交任何稅,還有什麼“16字方针,国家领导人题词”什麼的都是騙鬼的,只有在底層的時候,上線的人會讓他們深信不疑,視死如歸的拋棄一切去幹。真要是幹上來了,沒錢花了要自想辦法,沒有人會養着你。
 
  曾經我說過,如果我發現這是個騙局一定會告訴所有人真相,於是他們說——
 
  位置不同,責任不同。假如你說實話,下面那些人有多少能承受的住這樣一個大謊言?多少人借錢、貸款、賣家產來做這一行的?如果真有跳樓的誰負責?
 
  他們又給我說,如果敢把話說漏了,肯定會坐牢,還說“如果你不想發財,不要阻攔別人發財。如果破壞了別人的利益,我們不會對你怎麼樣,但是那些A級的人會把你怎麼樣,這個你自己心裏清楚。”他們還告訴我,誰誰誰被拉到山上打了,還有誰被剁了手,還有誰連家都不敢回,因爲被追殺……
 
  聽到這些,我有些害怕了。只能暗暗的告訴自己,想平安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繼續把隊伍做大,繼續與狼爲伍!
 
  回归正常:
 
  为了打传反传愿意付出一生
 
  現在,讓我來告訴陷入傳銷陷阱的人們一個真相:按照之前那些人給的說法,只要做到上層就可以天天有錢掙,月月不勞而獲,有花不完的錢。因爲“如果你的‘领导’一套單子給你200元,再加好處費150元,這一切就都可以實現了。但這都是扯淡知道嗎?因爲什麼都是你“领导”說了算,你不可能知道有多少套單子可以分一杯羹給你,你還沒掙到錢,下線的人又上來了。下線有發展就有錢,不發展一分錢沒有!很多人都給家裏打電話要錢來過日子。
 
  2008年4月,我離開河南網絡,做起了湖北網絡,又在蚌埠把35個人發展到100多人。後來,分支到了江蘇連雲港,沒多久又分去了一支去湖南,最後死掉了;連雲港在當年11月通知解散,把幾個人調到了徐州。當年12月,我向領導說要單幹,就來到湖南嶽陽。轉眼到了2009年4月,我的很多下線都升級上來了,大家也都知道了所謂的“功成名就”是怎麼回事了。於是我問他們還願意再做嗎?最後通過幾天的談論,大家一致同意放棄。
 
  我也和他們一起迴歸到了正常人的生活。這就是我3年傳銷的經歷,從一個睡地鋪的小弟,漸漸升級成了大佬,最終發現原來全是鏡中花、水中月而已。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心中有一個夢想:那些還在傳銷圈裏的人,希望你們迴歸正常的生活中去,不要再讓傳銷害我們也害更多人了,那些謊言不要再拿來一遍遍給人們洗腦了,不要讓更多的人捲進傳銷的陷阱!
 
  2009年5月,我回到了家鄉,什麼都沒做,就天天發呆。那時候的我覺得社會非常陌生,不是夢沒醒,是無法接受自己的過去,我逃避着,不同外人聯繫。
 
  多年來,我都沒有走出陰影,可能要一輩子承受內心的不安和譴責!2009年10月,我開始振作起來,在一些網絡平臺上留言講述傳銷的種種惡行,於是有人找我幫忙解救幹傳銷的親人,我在山東勸說了5人放棄了傳銷,後來又去了天津、邯鄲、保定……涉及到的有武汉新田,天津天师,宁波三生……其實很多人在入行時都認爲自己不是做的傳銷。對此,我也想告訴這些天真的人們:什麼制度和課程,還有模式啥的,都是傳銷的變種,本質是一樣的,只是換了一身衣服繼續騙人。在我的反傳銷經歷中,通過我的努力,有一些人迴歸了正常生活,主要辦法就是用QQ小號和他們對話,勸說他們,當然還藉助了執法部門的力量。期間曾被人威脅過,對方打來手機聲稱,知道我在哪裏住,叫我不要管閒事。
 
  其實這沒有什麼,我也不害怕他們。我現在只想自己還能做點什麼?傳銷在吞噬社會的誠信,在腐化人們的感情!當我看到做傳銷的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朋友反目、有的進了監獄、有的失去了生命……我就想应该尽我所能!
 
  为了反传销,我愿付出一生!
 
  (整理 鲁网记者 昀勍)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xinaoshilu/jiangshu/3742.html

    下一篇:一個平面模特被靜海傳銷禁錮的11天

    上一篇:一份傳銷筆記曝光背後令人寒心的故事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