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21歲女子身陷傳銷網上貸款後無力支付高昂利息自殺身亡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反传销 时间:08-13 04:23 点击:

  (原标题:父亲最后悔的是没保护好女儿)

  

21歲女子陷傳銷網貸自殺 父親:後悔沒保護好女兒

  謝迎香去世後,擔保人謝元華的手機仍不斷收到打來的催款電話。圖/受訪者提供
 

  在家人和闺蜜眼中,谢迎香是个要强的姑娘。

  雖然出身寒門,但她15歲初中輟學後便外出打拼,試圖改變自己和家庭的命運。

  直到今年春节去了成都,她认为找到了“可以改变一生的项目”,尽管家人都觉得“项目不靠谱”,但她仍孤注一擲,到處找網貸平臺借貸,身陷各種催款電話中。

  最終,好強的謝迎香還是倒下了,在遺書中她寫道:“一直努力做最好的自己,可终究还是失败了”。

  謝迎香失蹤當晚,妹妹謝懷玉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裏,姐妹倆並肩躺在牀上,謝迎香不停喊她,“你压着我手了,你压着我手了”。一連幾天,夢裏都是姐姐那張熟悉又模糊的面孔。

  一週後,人們在謝迎香家後山的小樹林裏找到了謝迎香。當時,她已自縊身亡,用的是父親平日裏捆柴的麻繩。

  在留给家人的遗书上,谢迎香写道,“我不能再做弟弟妹妹的好榜樣了,也不能再做父母眼中最驕傲的女兒了。(我)一直努力做最好的自己,可終究還是失敗了”。种种证据表明,谢迎香所说的“失败”,是她陷入傳銷後,爲籌集近7萬的入夥費,在各種網貸平臺上四處借錢,最終無力償還。

  在謝迎香去世後,父親謝元華接到了無數個催款電話,可他根本不知道該找誰發泄內心的痛苦。“我没有保护好大女儿,让她不明不白地死了。”謝元華後悔地說,他現在能做的,只能保護好剩下的兩個孩子。

  走走出

  考察奶茶店项目却陷入传销

  21歲的長沙女孩謝迎香出生在一個農村家庭,她排行老大,下面還有弟弟妹妹。今年春節剛過,在前同事的邀請下,謝迎香去了成都。出發前,她和家裏打電話,說是去考察創業項目。

  4月22日,謝迎香突然給父親謝元華打電話,說準備和朋友在成都開奶茶店,總共16萬,每人投8萬。這麼一大筆錢,家裏顯然拿不出來,謝元華拒絕了。“我覺得她的項目也不靠譜,奶茶店怎麼會投資這麼大。”謝元華說。此後一個月,謝迎香沒有再聯繫家裏。

  5月20日,謝元華擔心女兒的安全,決定去成都找人,也藉此機會看看女兒說的奶茶店項目是否靠譜。次日下午兩點多,謝元華抵達成都,見到女兒後,兩人又坐了近一小時的出租車,纔來到謝迎香所租住的小區。謝元華髮現,租房是三室兩廳,裏面住着包括女兒在內的3男2女,共5個人。“房间里除了几张破床,什么家具都没有。”謝元華趕忙問女兒奶茶店的事情,謝迎香回覆,“你先听听别人怎么说”。

  接下來,房間裏的人開始給謝元華介紹所謂的投資項目。“我没听几句就知道这是传销了。”謝元華當即拿起電話報警,並拉起女兒離開房間。謝元華脾氣暴躁,謝迎香當時也不敢反抗,只好乖乖跟着父親去了成都火車站。

  由於當天已經沒有去長沙的車次,他們只能在成都暫住一晚。爲了防止謝迎香逃跑,謝元華只開了一個房間,一直坐在牀上看着女兒。凌晨5點多,謝元華扛不住睡意,打了幾分鐘瞌睡。等他醒來,謝迎香已經不見蹤影,也沒有和家人聯繫。

  不過,謝迎香的朋友圈顯示,在7月中旬返回長沙前,她都和項目上的“同事”待在一起。7月1日,谢迎香的生日,成都的“同事”還一起和她吃蛋糕慶祝。沒想到,7月16日,謝迎香突然給妹妹謝懷玉發信息,說自己已到長沙火車站,身上只有30塊錢,要妹妹發個微信紅包,好打車回家。

  困境

  找亲戚借钱投资项目被拒

  接下來的幾天,謝迎香和妹妹一直待在家。妹妹謝懷玉說,姐姐看似悠閒,但一直沒消停,每天要接幾十上百個電話,都是催還貸款的。

  7月25日晚,謝迎香來到長沙望城橋驛鎮,找表嫂韋豔萍借錢。謝迎香的出現,讓韋豔萍有些詫異。以往,謝迎香總是笑盈盈的,這次看起來卻有些焦慮和沮喪。“現在四川有個團隊,只要7天內交69800元,就可以馬上返還19800元,再拉3個合夥人,就可以每月領取6980元的工資。”韋豔萍一聽謝迎香介紹的項目,既沒有合法的營業執照,也沒有實際的產品,就猜出她可能陷入傳銷了。

  “如果你是做这个项目,钱是不可能借给你的。”見自己無法說服謝迎香,韋豔萍乾脆拒絕了她的請求。謝迎香還是堅持認爲這個項目可以改變自己的一生,“我可以写血书,向你保证”。最後,謝迎香一度痛哭流涕,抱怨沒人幫她,沒人理解她。

  一追問,韋豔萍才知道,爲了這個項目,謝迎香在很多網貸平臺上借錢,前後湊了34000元投了進去。如今,每月貸款利息就要4000多元,如果不能儘快補齊剩下的3萬多,她不但無法取得“项目发的工资”,更无力支付高昂的利息。

  最後,韋豔萍向謝迎香承諾,如果謝迎香回到長沙,找份工作老老實實地上班,前兩個月的利息,她願意幫忙支付。“但我覺得還是沒說服她,她還是覺得那個項目好。”

  在表嫂家住了一晚後,父親謝元華打電話催她回家。他怕女兒像上次一樣,偷偷跑出去搞傳銷。

  一无所获的谢迎香,哭着返回了家里。

  重压

  从未向家人透露催款压力

  從表嫂家回來後,謝元華將女兒罵了一頓,認爲她不該出去借錢。

  每次看到父親訓斥姐姐,謝懷玉都擔心會爆發衝突。她說,看到姐姐總是在接催款電話,就忍不住偷聽了一次。當時,姐姐接到一個網貸平臺打來的電話,要她立馬還3000元,“姐姐低三下四地求情,說自己真的沒有,請求再寬限幾天”。

  但在事情爆發前,謝迎香一次也沒跟家裏透露過這些壓力。“在家那些天,姐姐每天就是玩手機和睡覺,一點也看不出來。”謝懷玉說,姐姐性格要強,直到姐姐去世,家裏也不知道她在外面到底借了多少錢。去表嫂家借錢,估計是姐姐真的走投無路了。

  7月27日,謝迎香突然告訴妹妹,說自己在某招聘網站上投了簡歷,當天就收到反饋電話,要她第二天去長沙面試,職位是網絡主播。在謝懷玉看來,姐姐面容姣好,能說會道,做網絡主播非常合適。

  如果應聘主播成功,這將是謝迎香所做的第7份工作。早在15歲時,初三沒讀完的謝迎香便輟學回家,在橋驛鎮一個藥房賣藥。不過,沒幾個月她便辭職不幹,理由是和老闆合不來。“老板训几句,她就会甩手走人。”謝懷玉說,姐姐後來又去到長沙市區某飯店工作,但不到一年又離開,依然是因爲與老闆不和,“不服管”。此後幾年,謝迎香在美容美髮店和飯店間跳來跳去,每份工作都幹不滿一年,也沒有什麼積蓄。“有时她生活费不够,还会向我借钱。”謝迎香的閨蜜小娟說,謝迎香雖然能吃苦,但卻沒有定性,容易異想天開,而且總希望有份自己的事業。

  儘管如此,性格外向的謝迎香還是交了很多朋友。“KTV的、理发店的、饭店的,朋友特别多。”謝懷玉說,姐姐的這些朋友可能都是些酒肉朋友,真到姐姐有難處需要幫忙,哪怕是找個人傾訴的時候,就沒幾個了。

  离开

  在手机里写下遗书后离开

  聽到女兒準備在長沙找工作,謝元華特別高興。他就希望女兒找個工作踏踏實實地幹,等到適婚年齡,家裏幫忙找個好婆家,一起好好過日子。

  7月28日一大早,謝元華騎車把女兒送到鎮上,坐9點10分的公交去了長沙。雖然謝迎香說自己是去應聘網絡主播,但記者從其投遞記錄得知,謝迎香應聘的依然是美容美髮行業,月薪是3000元到5000元。

  沒人知道7月28日那天,謝迎香在長沙遇到了什麼,去了哪家公司,見了哪些人,應聘結果如何。或者乾脆她就沒去面試。總之,直到當晚9點左右,謝迎香才坐最後一班公交返回家中。見到妹妹謝懷玉時,謝迎香依然保持自己的招牌微笑,並告訴她自己已經應聘成功,第二天就可以去上班。但聽到父親謝元華次日也要去鎮上一家飯店上班時,謝迎香卻突然改了口風,說自己的工作30日去也可以。對於女兒的反覆,謝元華沒有多想,他覺得這只是女兒爲了不跟自己一起出門,所找的理由。

  或许,当时的谢迎香,已经下了自杀的决心。

  7月29日,謝迎香並無異樣,和妹妹謝懷玉一起做飯、吃飯、洗碗,躺在牀上玩手機。唯一讓謝懷玉覺得奇怪的是,她們一般凌晨兩點左右都會睡覺,但這天的姐姐有點特別,凌晨兩點後還和她打鬧,持續了三四十分鐘才睡下。“那时我困得不行了,就任她闹,没理她。”謝懷玉回想,這可能是姐姐對自己不捨,利用最後一點時間和自己親近。

  7月30日早8點,謝元華上班去了,家裏只剩下還在睡覺的姐妹倆。10點鐘,謝懷玉在牀上迷迷糊糊醒來,發現姐姐正在梳妝檯前打扮,“还到处喷香水,平时很少见她喷这么多”。謝懷玉記得,姐姐穿了一身黑,黑色短袖上衣、黑色褲子和黑鞋。“我以为她是去上班,也没问什么,就继续睡了”。

  11點左右,謝懷玉醒來,看到牀上丟了一部vivo手機,那是姐姐剛買不久的手機。因爲開機密碼設的是謝懷玉的生日,所以謝懷玉輕鬆地打開了。當屏幕亮起的一刻,一封遺書也映入眼簾:“我這一生真的一直都活在痛苦裏,也許我想得太多了,所以是自己給自己的壓力吧。我不能再做弟弟妹妹的好榜樣了,也不能再做父母眼中最驕傲的女兒了。(我)一直努力做最好的自己,可終究還是失敗了,越來越糟糕,糟到我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唯一不會連累你們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我永遠消失……”

  看到這封遺書,謝懷玉趕緊給父母打電話,又打姐姐的另一個電話。但她發現,姐姐的電話已無法撥通。因爲謝迎香離開時,就卸下手機裏的電話卡,放在了家裏。

  遗愿

  希望妹妹能写下自己的故事

  父親趕緊從鎮上回來,在長沙市打工的母親也回來了。家裏的親戚也幫忙找遍了村裏周邊的水塘,但都沒有發現謝迎香的蹤跡。謝元華甚至一度認爲,女兒只是說氣話,說不定又跑去成都了,過段時間自然會和家裏聯繫的。謝懷玉說,她開始也以爲姐姐會回來。她記得,姐姐15歲時,因爲和父親吵架,也寫過所謂的遺書,夾在一本書裏後離家出走,最後也平安歸來,“我们以为这次也一样”。

  8月5日,謝迎香的大伯謝右林在樹林裏找東西時,聞到一股惡臭,循着味道找過去,居然發現了吊在樹上的侄女謝迎香。而這個小樹林,距侄女家不足30米。法醫屍檢顯示,謝迎香的死亡特徵排除他殺可能,屬於自殺。令謝元華痛苦的是,他在現場還發現了一條自己捆柴用的麻繩,以及一架自制的木梯。

  謝迎香去世後,大量的催款電話打到了擔保人謝元華的手機上,每天最少幾十個,多的時候上百個。“我現在什麼都不怕,就怕這些人騷擾我剩下的兩個孩子。”爲了保證小女兒和兒子的安全,他特意帶兩個孩子註冊了新的手機號碼,還讓在株洲工作的兒子辭去工作,回到長沙。“我沒有保護好大女兒,讓她這樣不明不白地死了,我必須保護好剩下的兩個。”作爲父親,謝元華內心的憤懣和難過根本無處發泄,只能先保護好剩下的兒女。

  在遗书中,谢迎香对妹妹说:“懷玉,你不是很喜歡寫文章嗎?給你一個機會,去收集我所有用過的本子和我所珍藏的照片,瞭解瞭解我,然後把我寫下來成爲一本書,能不能成功看你自己了。最後一個願望,一定要幫我實現。”

  然而,根據當地風俗,謝迎香被發現當天,便被送到殯儀館火化,她所留下的個人物品也只能被燒掉。對於姐姐最後的願望,謝懷玉說,即使沒有燒掉,她也沒勇氣去記錄,“我一想起那些美好的過往,自己都控制不了情緒”。

  本文来源:潇湘晨报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talk/bxcx/4342.html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以爲“愛”在長沙 小夥卻命喪暴力傳銷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