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陝西西安一傳銷組織打人致死後拋屍路邊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反传销 时间:06-02 11:11 点击:
  陝西省西安市臨潼區石油生活城,一個有上百棟樓的住宅小區。石油城西側,一大片石榴園。2017年2月17日5點多,有羣衆報警,說在石榴園附近發現一名男子倒在路邊,看上去好像沒氣兒了。
 
  路边男尸
 
  西安市公安局臨潼分局車站派出所民警趕到現場時,120救護車已經先一步到達。醫護人員證實,地上這名男子已經死亡。打眼一看,這名男子背部、胸部有大面積軟組織損傷。分局刑偵大隊孫曉衛大隊長帶着法醫、技術員和偵查員也趕來了。
 
  現場南邊四五十米遠有三戶農家老宅。在農村,村民搬進了樓房後,這樣老舊的平房就沒人住了。民警發現,東邊、中間兩戶的門上着鎖,而西邊農戶的房門卻敞開着。走進去一看,房間裏扔着些舊拖鞋之類的生活垃圾,顯然有不少人住過。可是,房子裏卻沒有牀,只是地上扔了幾塊牀板。這個地方屬於行者街辦小寨村西河組,房東是個六十來歲的老漢。民警找到老漢,把他嚇了一跳。他說,年前,有個自稱“赵建军”的甘肅人來找他,說要租他的房子。這麼荒僻的地方,有人竟然會來租房子,這跟天上掉餡餅有啥區別?老漢樂得哪還顧得上管人家租房子幹啥!他家裏一共三間老房,說好一月房租一千元。他也沒留趙建軍的身份證複印件,就手機裏存了個趙建軍的手機號。
 
  勘查現場時,技術員在地上找到了一張2月12日從安徽省明光市到西安的火車票,車票上顯示的乘車人名叫“卞阳”。通過身份信息,關聯出他的手機號。調查發現,卞陽2月12日到達西安後,打了幾個電話,手機就關機了。民警證實他就是死者。
 
  經查,卞陽時年36歲,安徽省明光市人。他是一名電焊工,多年來一直輾轉於全國各地的建築工地,在北京、鄭州和石家莊都呆過。2012年,卞陽離了婚,六歲的女兒留在老家,由爺爺、奶奶帶着。年前,卞陽剛剛失業。家人說,春節過後,卞陽在網上看到一條招聘電焊工的信息,人家承諾的待遇不錯。2月12日,卞陽來到了工地所在的西安市臨潼區。
 
  案發當天,卞陽的手機再次使用。從10時23分到14時21分,一共打出了15個電話,分別打給其父母、哥哥、姐姐、姐夫,以及他最要好的幾個朋友。經瞭解,卞陽打電話的內容都是借錢。
 
  他說,他在外面騎電動車,不小心把人給撞了,人家摔傷了頭部,現在急需一筆錢,給人家做開顱手術。接到他的電話後,卞陽的家人很緊張。他們在一起商量,一致認爲卞陽是被傳銷團伙控制住了,是別人利用他向家裏騙錢。既然是詐騙,識破了,誰還會上當呢?家人牽掛卞陽,電話再打回去,手機卻關機了。家人怎麼也沒料到,弄不到錢,人家會要了卞陽的命。
 
  小寨村有個老太太,孫子在附近的小學上一年級。每天下午四點,孫子放學,她得騎電動車過去接一趟。這天,臨近四點,她騎着電動自行車往學校趕時,看到有五六個小夥子從石榴園旁那排平房往大路這邊跑,其中有人身上還揹着一個人。民警走訪時,老太太說她當時急着去接孫子,也沒停下來看仔細。
 
  從屍體處向東50米遠,路北有個加油站。調取加油站的監控可以看到,老太太騎着電動車自西向東經過之後兩分鐘,六名男子也順着同樣方向跑了過去。爲掌握這幾個人的去向,專案組當即抽調20多名偵查員,一路調取了上百個監控。民警發現,這六名男子順加油站東側那條南北向的路,拐上了行者一號路,然後又向東跑。在石油城門口,他們兩人一組,分別擠上了三輛等候在那裏的電動自行車。這夥人一氣兒跑到了五六公里外的芷陽村西庵組。和小寨村西河組情況相似,民警也找到了一處看上去剛剛人去屋空的老宅院。房主五十來歲,見警察找上門來,一臉的惶恐:“我那個老莊子沒住人,有人要租,一個月給三百元,我就同意了。租房那人跟我年紀差不多,說是叫個‘刘国柱’,我连他个电话都没留呀。”房主说,听口音,刘国柱是个河南人。
 
  從房間裏留下的一些生活垃圾中,民警們儘可能地搜尋着各種有價值的破案信息。在一隻丟棄的空煙盒上,技術員提取到一枚指紋,比中了一名嫌疑人。
 
  传销内幕
 
  張三、李四、王二麻子,到了傳銷團伙,都不再叫名字,而是稱“张老板”、“李老板”和“王老板”。而且,他們本來可能根本不姓張、不姓李,也不姓王,像在演戲一樣。只有高層的人知道低層的人來歷,低層的人對高層的人都是一無所知。傳銷團伙一般分爲四個層面:總經理、經理、主任和老闆。像卞陽這樣新來的人,就屬於“老板”,是最低一层。
 
  趙建軍屬於主任一級,負責臨潼這個團伙的日常事務。他的上線經理自稱劉婷,是個49歲的山東女人。過去,他們團伙在南昌的時候,劉婷是他的主任。從主任升爲經理,就好比醜小鴨變成了白天鵝,苦日子就算熬到了頭。劉婷平時不來臨潼,只是每個月發工資時來一次。來了,也就給大家講講課,當天就走。到了這個級別,人家可就體面了,飛機來、飛機去,到他們這兒來,也得打個像樣的網約車。總之,經理一來,氣場十足。她不光是“老板”们的楷模,也是大、小主任们的榜样。
 
  劉婷把工資發到趙建軍手上,趙建軍再往下發。團伙人員中,工資分爲兩級:趙建軍是大主任,還有一個小主任,就是劉國柱。兩個主任,一個月的工資一人280元;其他“老板”们,每人一月140元。
 
  作爲主任,趙建軍當然還有別的來路。比如,他租房子,劉婷給的住宿費,一個月最低是5000元。以他管的臨潼這倆窩點來說,小寨村西河組那一月房租1000元;芷陽村西庵組房一月房租300元。顯然,從住宿費用上,每個月趙建軍都有賺頭。另外,和所有傳銷團伙一樣,從吃喝方面,趙建軍也是能省儘量省,以不餓死人爲原則,營養根本談不上。
 
  传销团伙的收入,来自“传”与“销”。傳,就是拉人頭。人來了,就得買東西。對於舊人來說,是銷;對於新人呢,就是買,得自己掏腰包。至於傳銷人員賣的東西,五花八門,什麼都可能。但是,若問他們見過產品沒有?壓根兒就沒有。趙建軍他們這個團伙,對內聲稱賣的是天津一家生物製品有限公司的產品。這家公司就是通過直銷賣自己的產品,可以在網上查到。
 
  赵建军团伙“销售”的這種化妝品,一套3900元。它的分成是這樣的:老人兒李四帶來的新人每買一套產品,劉婷要給趙建軍提成1050元。這1050元中,李四可以提成一半;剩下的525元,要由大主任趙建軍、小主任劉國柱以及當初拉李四入夥的張三再均分。這3900元中,劉婷又能得到多少呢?後來,劉婷歸案後,民警得知,賣出一套“产品”,她能提成280元。剩下的錢,刨去團伙的生活成本外,她得一分不少地上交“总经理”。總經理自稱也姓劉,是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四川德陽人。劉婷與這位劉總只見過一面,劉總看上去保養得很好。如果說劉婷勉強算箇中產階級,那麼劉總一看就是個“成功人士”。這一點,從他的衣着、行爲舉止的每一個細節,都能夠感受到。劉總召見時,劉婷剛剛由主任升爲經理不久。而在以前,一個主任是完全沒可能見到總經理的。這次見面,劉總請她在一個海鮮餐廳吃了頓飯。飯桌上,劉總給了她一張手機卡,讓她用這張卡跟他單線聯繫,要隨時保持暢通。這種手機卡是網上賣的黑卡,沒有實名登記。後來,劉婷發現,劉總的手機號會經常更換。劉總隨時可以找到她,而她這個下線卻經常聯繫不上人家。
 
  傳銷團伙要生存下去,就得不斷拉來新人。和別的同行辦法差不多,趙建軍他們拉人的路數,也無非這樣幾板斧:一是讓團伙成員在網上加好友,哄騙年輕人前來會網友。一般來說,咬上這種魚餌的,年輕男子居多;另外,就是騙熟人來旅遊。爲什麼把傳銷窩點放在臨潼?臨潼有兵馬俑、華清池,名氣大嘛。第三板斧就是發佈虛假的招聘信息。比如,酒樓招廚師、服務員、建築公司招聘電焊工、挖掘機司機等。卞陽是電焊工,屬於需要被嚴加看管的新人。
 
  一口四川话的魏姐專門負責上網發佈假招聘信息。魏姐雖然只是個普通的“老板”,卻比別人更有地位。平時,魏姐負責買菜、做飯,雖然她只能買最便宜的大路菜,甚至還會去撿別人丟棄的爛菜葉兒回來,但畢竟她的手上可以有一點經濟支配權;作爲資深人士,她還常給初來乍到的新成員講講課,爲大家打打雞血,這讓文化程度並不高的魏姐,能夠享受到學生對老師的纔會有的那份尊重。她還能受命去網吧發佈假招聘信息,也充分說明,主任對她是格外信任的。
 
  當然,魏姐也照樣沒有行動自由,不管買菜,還是上網吧,她身邊也都會跟着人。比如,上網吧時,她的身邊就常跟着她的“小主任”劉國柱。劉國柱也沒有自由。團伙坐租來的中巴車前往衡陽的路上,劉國柱下車尿了一泡,走得稍遠了一點,一回來就遭到趙建軍的當衆訓斥:“你都当主任了,怎么还不懂规矩?”吓得刘国柱赶紧赔不是。
 
  下手重了
 
  “明天,你让人把这个新来的送走。”2月11日晚,趙建軍跟他的手下劉國柱這樣交代:“先把家搬了,再动手。”
 
  趙建軍說的那個新來的,就是卞陽。說起來,這個卞陽讓趙建國已經十分惱火。這傢伙挺鬼,來的時候,身上居然就沒搜出幾個錢。他說,他是來掙錢的,身上沒帶錢。按傳銷團伙的規矩,新人來了,雖然行動受限制,卻一定在團伙裏受到優待。大家吃得都很簡單,但給新人,卻會特殊照顧;別人總得幹些活兒,可新人什麼都不用幹,大家會把他們侍候得十分周到。怕人跑了,所以晚上不讓他們到外面上廁所。卞陽的便桶都是別人提進、提出。白天,團伙採用車輪戰,給新人洗腦。團隊裏各種人五人六,都會粉墨登場,從不同角度給新人分析加入團隊後會有怎樣的遠大前程。頭四天算一個“疗程”,一般來說,誰也經不起這樣軟磨硬騙。不就是花幾個錢嗎?甭管什麼產品,都得買上一套、兩套,先過了這一關再說。可是,這個卞陽卻是個捨命不捨財的,大夥兒磨破嘴,他一句也聽不進去,一套產品也不打算買。憑經驗,趙建軍知道,這樣的人是留不住的,所以,他吩咐劉國柱把人送走。
 
  當然,傳銷團伙好不容易騙來的人,不會隨隨便便讓你走的。走之前,一頓飽打是免不了的。打人不是爲了出氣,主要還是爲了弄錢。在新人來到後的五至七天內,必須買十套產品,才能放他走。傳銷就是老鼠會,最怕警察找上門。所以,收拾卞陽之前,趙建軍吩咐手下,把家從小寨村先搬到芷陽村。
 
  劉國柱挑了五名年輕力壯的打手,由他們給卞陽“上刑”。打手中有個本名叫姜馬棚的貨,腦子本來就少根筋,骨子裏就有暴力傾向,他甚至能發明出一些折磨人的辦法來。在他非人的折騰下,打了15個電話都沒要來錢的卞陽終於交代,支付寶裏還存有8100元。就在嚥氣之前,卞陽將這筆錢轉入姜馬棚的支付寶上。
 
  雖然人不在窩點,但劉婷對窩點發生什麼事都知道。每天上午十點和晚上十點,趙建軍都要雷打不動地向這位上線彙報工作。這天,打手們失手把人打死之後,姜馬棚馬上跟趙建軍作了彙報。趙建軍也馬上撥通劉婷的電話,跟她說了。只不過,他沒敢說把人打死了,只說把人打重了。“赶快送医院!”劉婷當然不想惹上命案,可趙建軍他們這會兒怎麼可能再往醫院送呢?騎電動車老太太看見揹着人往外跑的那幫人,就是趙建軍和五名打手。
 
  逃到芷陽村,趙建軍知道,警察很快就會追來。趙建軍再次給劉婷彙報,說他們把人往路邊一扔,看到120救護車把人拉上車,才跑的。聽說他們想搬家,劉婷也猜到,這回事情肯定嚴重了。請示劉總之後,劉總拍板,搬到湖南衡陽去!
 
  案發當天下午,趙建軍、劉國柱等人率領一干手下,從西安三府灣汽車站,坐長途汽車先往洛陽跑;到了洛陽,他們沒敢住店,又換車往駐馬店跑。傳銷團伙都是集體行動,成員得互相監視。坐長途車,有諸多不便。他們中還有新入夥的成員,隨時都會找機會跑掉,這就使長途搬遷變得更爲艱難。到了駐馬店,趙建軍給劉婷彙報,打算包一輛車。“这得多少钱?”劉婷有些作難,這樣一筆額外開銷,她得跟劉總彙報。“钱你不用管,我这儿有。”趙建軍已經問過價錢,從駐馬店包一輛能把18名團伙成員都裝下的中巴車,得8000元。他早就盤算好,這筆錢就從姜馬棚最後從卞陽支付寶里弄來那筆錢裏支出。都是洗過腦的人,姜馬棚把卞陽那兒弄來的錢一點沒打埋伏,全都交給了趙建軍。趙建軍對上線也絕對忠誠,根本沒打算給“组织上”添麻烦。
 
  衡阳收网
 
  根據趙建軍的手機號,專案組還是很快確定了他的真實身份。他的本名叫楊建喜,陝西寶雞人,2014年曾因搞傳銷非法拘禁他人,被江西南昌警方抓獲,服刑9個月。劉國柱當然是也假名兒,他的本名兒叫賈延鋼,河南南陽人。民警是從楊建喜的手機上關聯出他的,經芷陽村西庵組的房東辨認,確定賈延鋼就是化名劉國柱去租他房子的人。通過楊建喜的手機,專案組還關聯出一對來自重慶的年輕夫婦來,懷疑他們也是團伙成員。另外,技術員從煙盒上提取到的那枚指紋,比中的人正是人稱“魏姐”的稅長英。46歲的稅長英是四川宜賓人,2015年曾因傳銷被臨潼分局秦陵派出所民警帶回所裏審查過,也因此留下了指紋信息。這五名嫌疑人被確定下來後,專案組將他們全部上網追逃。
 
  2月20日上午10點,那對被監控的重慶夫婦中,丈夫有了酒店開房信息。專案組立即聯繫衡陽警方,衡陽市公安局珠暉分局廣東路派出所民警馬上趕到酒店抓人。結果發現,開房的人並非那個重慶小夥子,而是楊建喜。連着跑了三天,楊建喜覺得自己身上都要臭了。到了衡陽,將團伙成員分爲三個窩點安置下來,他就趕快溜出來洗澡。團伙成員的身份證都在他手上掌握着,也怕自己會被警方盯上,他是用那個重慶小夥的身份證開的房。
 
  中午12點,臨潼分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朱國峯、民警張小定坐上最近一班高鐵,火速趕往衡陽;隨後,第二批民警也坐下一班高鐵趕去。在衡陽警方的大力配合下,這個團伙18名成員一個不少全部到案。經甄別,有三名受害人當天就獲得了自由。
 
  3月29日,临潼区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和非法拘禁罪”,對楊建喜、賈延鋼及姜馬棚等五名打手批准逮捕;以“非法拘禁罪”对税长英等八人批准逮捕。
 
  雖然這是一個因傳銷引起的命案,但要追究這些人的傳銷罪卻並不容易。法律規定,團伙必須30人以上,且到案的傳銷人員至少要有三個等級,才能追究傳銷罪。4月17日,楊建喜的上線兒、化名“刘婷”的山東德州人張桂嶺被臨潼警方刑事拘留,她的罪名也是“非法拘禁罪”。


来源:人民公安2017年10期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talk/bxcx/3833.html

    下一篇:女子誤入傳銷被騙60萬 站在18層高樓外慾跳樓

    上一篇:爲逃離傳銷組織不慎墜樓身亡 家屬獲判賠38萬元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