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直達: 論壇 家園

正文 091 你要摸回來的話,我也不介意――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中国反传销网 时间:05-08 22:26 点击:
    去買筆記本的時候,我告訴五月和琴韻,他們以後只能住在賓館裏,平常沒事兒哪也不能去,要去其他地方得先跟我請假的時候,五月倒沒什麼,只微微一笑,道:“江哥,不是可以在筆記本上聯絡麼,沒關係,我這人兒,呆在哪兒也能混一天。只是要是長時間見不着朋友們,見不着江哥的話,心裏沒準會想着,煩得慌。”

    我拍拍五月的肩,道:“這哪能呢,你們要是有啥事兒,給我打個電話,自己去就得了,咱們兄弟不必講那麼多規矩,要是我信不過你,也不會讓你來做這科長了。”

    琴韻嘆口氣,道:“今天在賓館看着那幫子做科長的,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啊,平素裏還以爲當個科長多威風呢,看着有些傢伙住的地方寒酸的那樣兒,還比不上某些做業務員做得好的呢!”

    我輕輕一笑,道:“這些人都是咱們這片兒的精英,千萬別小看他們,隨便哪個人拿到社會上去,也是個可以獨當一面的厲害角兒,不過是在這裏耗的時間久了,磨滅了很多鬥志而已。你們以爲,公司會讓一些草包飯桶升到科長的位置上去給他們添堵嗎?不說其他的,現在下邊有多少到了主任的點兒沒提上去的?也就看得出來這些做科長的是些什麼樣的人了。”

    琴韻輕笑一聲,道:“江經理說起來倒頭頭是道的了,看來,做了經理,就是不一樣,說個話兒也有水平多了。”

    我鬱悶至極,惡狠狠地道:音“難道我以前說話都是瞎咧咧不成?”

    琴韻抱着胳膊肘兒驕傲地一笑,道:“咱這可是在誇你哩,還這麼不知足的,本小姐可是很少這麼誇過人的,特別是男人。”

    我拉着五月每個抱了個筆記本,笑道:“看來琴韻小姐是大能人呀,這麼瞧不起人的,那麼要買啥東西咱們大能人就自己掏錢吧。”一邊和五月過去要結帳。

    琴韻一跺腳,也拎了個漂亮的紅本本過來,一起遞給收銀臺,冷着臉兒道:“我可沒有幫別人做事兒自己貼錢的習慣,依俺現在的經濟實力,還養不起小白臉兒!”

    我光火道:“你這娘們說話怎麼這麼毒呢!大家開開玩笑也認真了?”

    琴韻忽然伸過手來,在我臉上死勁兒捏了一把,雖然咱臉皮厚,不疼,卻也尷尬得說不出話來,瞧着琴韻一臉得意地拿着結過帳的本本邁着優雅的狐步自個兒下樓去了,摸了摸給琴韻捏的那地界兒,憤憤地道:“老子不跟女人一般見識!”一邊摸出卡遞給眼睜睜瞪着我和五月的那收銀員,大聲道:“看什麼看,沒見過兩口子親熱是不!”

    五月吃吃笑道:“人家是怕咱們不付琴韻姐那本本的錢!”

    我一推五月,道:“還不趕緊跟上去,把人一起帶回賓館去,以後多看着,這女人難搞得緊!”

    五月拿着自己的笔记本呵呵笑着追出去了。

    想想上午暫時沒什麼事兒,記掛着李剛那邊的消息,便打了個車跑公安局去候着。

    李剛見我來了,呵呵笑着招呼我坐下,擠眉弄眼地道:“我說不是我急吧?某些人還不信呢!”一邊讓人去給我倒水,自己在我對面坐下來,輕聲道:“兄弟,你對那公司怎麼這麼在意?以前沒見你對什麼事兒這麼上心過呢,便是上回跟駐軍的那幫兵蛋子打架,也不見你這麼上心過。”

    我乾笑一聲,搖搖頭,道:“李哥,這些事兒,過些日子我跟你細說成不?這會兒我心思亂得緊呢。”

    李剛笑道:“那好,你先在我辦公室坐一會兒,我出去看看他們回來了沒有。”

    看着李剛出了門兒,我給五月打了個電話,知道他們都回了賓館,便把我記牢了那網址告訴了他,讓他也轉告琴韻,順帶着囑咐五月自己小心些,別惹事兒。

    掛了電話,便打開筆記本打開小志經理告訴我的那公司的網站來,看來看去都無非是些管理約束手下科長的條款、工資的結算方式,和一些亂七八糟的介紹這化妝品公司的各類報紙、書籍的貼圖,看得噁心不已,騙個人還搞得這麼花俏,也不怕別人把隔夜飯都吐了出來。

    除此之外,就是一個每日簽到和計算在線時間的小程序,在邊上找到了個類似MSN之類的即時聊天的工具,打開一看,上邊早滿滿當當都是人,粗粗看了下,居然有四五百號之多,這些人裏邊又分等級,最低級的科長的頭像是白的,經理的是綠的,區域經理的是黃的,總監的是黑的,最頂端一欄沒有頭像的號,備註上寫着:出局總裁,最頂上一個名號是:現任總裁。

    這所謂的公司有個出局制,就是你升到了總監之後,就可以做總裁,不過總裁只能做兩年,兩年後就得出局,帶着所有你應得的錢離開公司,讓下一任資歷最長業績最高的總監來任總裁。

    不過這些事兒都只是聽人說說,也沒人真正見識過,鬼知道那些出局的傢伙是真的假的?其實,用想也想得到,這麼賺錢的行業,又做到了最頂層,那創立這所謂公司的傢伙捨得把位置讓給別人的話,不是腦子發燒了就是背後給人拿槍頂着。按這網絡的最低估算,一總裁一個月至少也得拿一千多萬,多由上億,想想誰捨得把這位置讓給別人呢?

    這種制度只能是哄哄小孩子的,要不然,創立這所謂公司的傢伙,又怎麼會拱手把自己的利益拱手讓人呢?

    我輕輕把筆記本合上,想了好一會兒,這纔拿起電話打給張莉,張莉開心地道:“江哥,有什麼事兒嗎?你要回來了是不?”

    我呵呵笑道:“沒呢,還有些事兒沒弄明白,中午會回來吃飯,那個晴晴在不?讓她接電話,有事兒交代她。”

    便聽電話那頭晴晴拿捏得不行地讓張莉哄了好一陣子這才接過電話,得意地道:“江哥老大,怎麼了,決定收我做小弟了是不?我正準備着明兒個回家呢。不過,要是你準備讓我跟你混了,那我就不回也罷。”

    我呵呵一笑,道:“明兒個回是不?我送送你吧,不過今天有件事兒得先問問你。”

    晴晴哼了聲,道:“你別扯遠的,先回答我的事兒再說其他的。”這妮子一聽說我有事兒要求她的樣子,立馬拽得二五八萬似的,說話聲音都變得大聲了不少。

    輕嘆一聲,沒法子,現在要求着人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呀!低聲笑道:“嘿嘿,我說丫頭,你就先聽我說,至於你的事兒,我回來咱們再商議,可以不?”

    晴晴好容易逮到個機會,要是再不利用的話,也枉爲天才黑客了,嘿嘿一陣冷笑,道:“我說老大,我不過求您點小事兒你都不幫我辦好了,你叫我怎麼再幫您辦事兒呀?這個中國人最注重禮尚往來是不,要是老大你不表示點兒誠意,我可是也不好意思讓老大你老是佔我便宜,您說是吧?咱們可都是厚道人家,不興那套彎彎繞的,老大,你便給個確實話兒,我聽着心裏要舒坦了,咱們啥都好說。”

    我咬牙道:“小妞兒你別太過份了,我不讓你跟我,是爲了你好呢!”

    晴晴哼了聲道:“不管,我這人就這一根筋兒,你要連我這根筋都理不順了的話,咱們啥都免談!”

    聽這妞有要掛電話的意思,我趕緊妥協道:“好好好,你說啥我都答應你了,成不?!”

    晴晴嘿嘿笑道:“老大,您老可是大人物,說話不帶反悔的哈!”得到我肯定的答覆之後,晴晴才道:“好吧,老大,您有啥事兒要交代的?儘管說,小弟隨時準備着爲您上刀山下火海!”

    我鬱悶地搖搖頭,捂着手機喇叭那處,別過臉衝桌子後邊狠狠大罵了句:“去的!”狠狠喘了兩口氣,這才重把手機拿耳邊,笑道:“我說妞兒,我這裏有個網址,你能幫我進入到這網站的後臺,把來這網站裏邊的人的IP地址都讀出來不?”

    晴晴輕聲嘀咕道:“什麼破事兒嘛,還以爲真要帶我砍人去呢!”有些不耐煩地道::“江哥老大,只要不是五角林樓的機密文件,我都有法子幫你弄出來。要是五角大樓的就免談了,上回進去一回,差點沒讓美國特務衝我家裏去,還好我關機得快。他們只知道我的是亞洲的,這不這段日子正在瘋狂在在亞洲各國網站上種病毒報復呢。”

    我呵呵笑道:“沒那麼嚴重,就是國內的一個私人網頁,只有他們內部人員去看看的,也不是政府網頁。”

    晴晴消停了好一會兒才道:“得了得了,這麼沒創意的事兒,幹起來真沒勁兒,把網址報給我吧,我幫你試試看能行不。呃,你那邊樓上的機子我要徵用,晚間的時候就能把你要的東西給你。”

    我大喜,笑道:“那就好那就好,要弄好了,晚上請你吃海鮮去!”

    晴晴眼睛一亮,嘿嘿笑道:“這還算有點誠意了。你訂好桌子,晚上請我吧!”一邊便掛了電話。

    聽晴晴說得這般有把握,我心裏也舒坦開來,奶奶地,真要能成了,別說一餐海鮮,就是一輩子天天請你吃海鮮我也應了。

    這邊剛放下電話,便見辦公室門兒給人一下子推開來,一道人影呼啦啦地便衝進來,定睛一看,不由笑了,原來這女女正是李剛那老婆的表妹,上回要對我又關又殺的那傢伙。瞧着這女女風風火火的衝進來,人也沒看清便道:“表姐夫,一會兒咱們去哪吃飯……。”忽然擡頭見我笑正盯着她瞧,傻了一陣眼兒,叉着腰狠狠地道:“你誰呀?怎麼坐我表姐夫辦公室裏?上回沒把你關進去,現在想回來報仇了是不?姑奶奶可不怕你!放馬過來吧!”一邊馬步一紮,跟斗雞一般瞧着我。

    我好笑地道:“我說這位姑娘,咱們可沒啥過節哈,怎麼弄得跟生死決鬥一般的?我是李剛的朋友,在這坐坐難道也妨礙你了?上回的事兒分明是你自己不好,也不必硬賴着是我不對吧?”

    那女女哼了聲道:“本小姐從警校到現在還沒人敢給我這種氣受的,你說沒事兒便沒事兒了?乖乖地給本姑娘賠禮道歉,也許本姑娘會瞧在你還老實的分上,就放過你了。”

    我輕笑道:“第一,姑娘,我沒什麼地方得罪你的,不必跟你道歉;第二,我在這兒也不必經過你的批准,所以,咱們最好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得便的好,要是姑娘你非要找我麻煩,我也不在乎跟你發生點肢體接觸……呃,我是說打架難免傷着彼此的,要是你不介意,我也沒法子,總不能一大老爺們給你逼得走投無路吧?!”

    那女女站了這半天馬步,聽我說了一通胡話,已經累得腰馬微顫了,生氣地道:“要是爺們就趕緊來打一場,我要輸了以後都不找你麻煩,你要輸了,就得跟本小姐賠禮道歉!”

    我站起身子,活動了下筋骨,道:“姑娘,人都說相打無好手,相罵無好口,你可想明白了,是不是真要與我打?還有啊,就算是真要打,咱們總得相到知道對方的名字吧?雖然本人不才,但多少也在江湖上有些人認得,這塊兒人稱江哥的,便是本人!不知道姑娘如何稱呼?”一邊低着仔細看了看那女女的胸卡,哦了聲,點點頭,笑道:“原來姑娘也姓崔呀!崔相逢?這名字有些古怪,呃,可以請教怎麼會取這麼一個名字不?難道貴父母日常很難相聚到一起,所以纔給你取了這麼一個名字?咦,不對呀,要是如此的話也應該取個好聽點兒的,什麼崔思思崔念念啥的,也比這名兒好聽呀,難不成姑娘你自小出生的時候不好看,所以父母不喜歡,所以給你取個不好聽的名兒?嗯嗯,我看這可能性倒是蠻大的。要不然我跟你表姐夫說說,讓你把名字再改改,這名兒聽着實在是有損大雅……。”

    那崔相逢聽我說了這麼大一通,早站不穩馬步,身子慢慢直了起來,腿也慢慢立了起來,揉着腰無奈地看着正口沫飛濺地分析她爹孃生她養活她那時節的心態問題,不由大吼一聲,道:“你到底還打不打了?”

    我正色道:“打,怎麼不打了?你以爲本人打不過你是不?你不出去打聽打聽,江哥是幹啥出身的,咱老爺子以前可是打鐵的,打鐵你知道不?現在打鐵這事兒還真沒有了,怕你不明白,告訴你吧,打鐵呢,現在就叫冷鑄。不知道?電影看過沒?不看電影也沒關係,知道劉邦不?劉邦,就是那跟楚霸王打天下的劉邦,楚霸王知道是誰不?項羽!多出名的人兒呀!想當年楚霸王項羽出生的時候他舅舅就說,這孩子將來必成大器!知道項羽的舅舅是誰不?不知道?項粱,沒聽說過?這你可得多讀讀歷史書了,想當初我們歷史課老師的兒子上學的時候,就老跟我打架,還老是打不過我,知道爲什麼不啊?因爲我那時候有好幾個好朋友,要打架大家一起上,其中有一個叫崽子的,現在不知道跑哪兒去了,真是的,自從初中畢業後就沒見過他了,這小子鬼精鬼精的,就跟猴似的,每天翻上爬下的。說着猴,以前老家的山林子裏有猴,每年都出來偷農民種的玉米……。”

    崔相逢忽然雙腿一軟,雙手抱頭唰地蹲坐在地上,帶着哭腔道“江哥,您老說饒了我吧,我錯了還不成?以後,再不跟您較勁兒了!”

    我拍了拍崔相逢戴着帽子的頭,語重心長地道:“妹子,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崔相逢半晌不作聲,我以爲這女女終於給我的無上美德感染了,準備向我看齊靠攏的時候,這女女果然就向我靠攏了。

    崔相逢飛快地蹲着移動步子,兩步就邁到我腿邊上,偏過頭阿嗚一口咬在我腿上,我一愣,還沒來得及反抗,便被崔相逢一腿掃在了腿彎處……。要是注意着的話,崔相逢肯定不會這麼如願地就把我弄倒了,可是這女女先是一口咬過來,我正考慮着要不要把她推開呢,沒料到她屈着腿兒便是一腿掃過來,任誰也防備不了。

    腿彎處受到重擊,身子一失去平衡,推金山倒玉柱般就倒了下去。

    心裏恨着崔相逢的無恥舉動,暗道老子要丟臉也要抓個墊背兒的,趁着腿上還能有那麼一丁點主動權,身子一歪,便撲倒在崔相逢身上,崔相逢一時支撐不住,仰身便倒在了地上,我身子也收不住下墜之勢,把崔相逢壓了個結結實實的。

    崔相逢啊地慘呼一聲,怒目瞪着我,雙手也被我壓在身下,一時抽不出來,只急得雙腿拼命亂踢亂跺着。

    我一時也有些手忙腳亂的,瞧着一女警察給自己給壓在了身子底下,雖然長得還不賴,長期以來都是走暗門子,早有了些心理陰影,終歸是心虛着,趕緊劃拉着手腳想要站起身來,沒料到這崔相逢這一腿還蠻重的,又是掃在腿彎處的關節部位,一時間腿彎處的關節那塊兒一片痠麻着,哪裏能有力氣幫着身子站起來。手上更是在慌亂間便按在了崔相逢胸前那兩塊好把握些的地方撐着想要站起身來。

    一時混亂不已,頭腦裏只有趕緊爬起來的念頭,哪裏顧得着手上按在了什麼地方……。

    忽然身後李剛驚呼:“兄弟……呃,你們……啊!那個,俺是來打醬油滴!你們繼續,繼續……。”一邊便轉身出去,把門兒也拉上了。

    聽着李剛的聲音,神志才清醒了些,趕緊身子一翻,在地上翻了個個兒,這才扶着桌子站起身來,一坐在沙發上,一邊揉着腿彎處,一邊恨恨地道“完了完了,你這女人害死老子了!這下子要怎麼跟李剛解釋去!”

    崔相逢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也一坐在沙發上,鬱悶不已地道:“你還有臉說!表姐夫進來的時候看着你的髒手按在我身上這兒。”一邊比劃了下,恨恨地:“這下死了,他不知道要怎麼回去跟表姐說去了!都是你害的,要打架便打架麼,有的沒有嘰嘰喳喳老半天不動手,說些亂七八糟的話聽得頭都暈了,最的竟然還敢摸我這兒!”說着說着便又兩眼冒火星兒,伸手到腰上摸出副明晃晃的手銬出來,啪地扣住我一隻手,又要拉着往桌腿兒上扣另一半。

    我也急了,這娘們怎麼就這麼不講理呢?剛纔那麼混亂的局面,怪得着我按你那處了麼?再說來,是你先下口咬我,才導致了這麼嚴重的後果的,我可只是動動嘴巴皮子,壓根沒想跟你打什麼架的,你這女女整天也不知道心裏在想着什麼,有的沒的就想跟人打架,那麼能打,怎麼不做打星去?!

    我伸手拉着手銬的另一邊,死活不能讓這女女如意了,要是真讓一女人因爲置個氣把自己銬住了,那還有什麼臉出去見李剛去?!

    崔相逢見我反抗,咦了聲,大聲道:“還敢拒捕了!”一雙小手一翻,居然便施出小擒拿手來對付我。

    見崔相逢居然真要下這狠手,也顧不得憐香惜玉了,更何況心裏根本沒把這狼女當成女人,要是女人都這樣,我還不如老早地太監了做和尚去!小擒拿後可是從小就在老爺子的對招中熟練得跟自己的手腳一樣靈動了,哪裏是崔相逢這般只懂個架式,憑着力氣來施用的,跟菜鳥沒什麼區別。翻手便抓着了崔相逢的一隻手腕,一不做二不休,把手銬的另一端手指一彈便扣在了崔相逢手上。這下子每人給扣着一隻手,總算是公平了。

    崔相逢見打也打不過我,想張口罵,想想剛纔我口若懸河地說了那一堆話兒,哪裏還敢在我面膠賣弄口舌,若不然,只怕又給我一輪罵得狗血淋頭的,那就真把臉丟到佬佬家去了。只好拿了一雙大眼睛恨恨地瞪着我,要是目光能殺人的話,相信這時候我早已給這女女給刺得千瘡百孔了。

    我嘿嘿笑道:“好了,大家算打平了,鑰匙拿出來,這事兒就算了,以後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崔相逢哼了聲,道:“有這麼便宜的事兒?你這雙賊手在我身上摸來摸去的也算了?”

    我另一隻沒被扣上的手摸摸頭,道:“那你要怎麼辦?咱們打也不個勝負的,難道你還想咬我?對了,你咬我的事兒我還沒跟你算帳呢,奶奶地,長這麼大還只被狗咬過,沒想到現在開了個先河,被人咬了!”

    崔相逢恨恨地道:“谁让你惹我来?”

    我嘆了口氣,道:“大小姐,你自己摸着良心想想,我幾時惹過你?我在屋子裏好好坐着,你一進來就對我又是吼又是罵的,還要跟我打,我哪時候把你得罪得這麼狠來着?”

    崔相逢仔細想想,果真自己從一進來瞧着這小子心裏就犯氣兒,一門心思想找他麻煩,他倒也真沒對自己有什麼過火兒的舉動,雖然自己胸上給這賊人摸了兩把,但想必那時候他也是不得已的吧?難道自己真的就是那麼不講理的女人?哼了聲,崔相逢笑道:“江哥是吧?我還是那句話兒,你要是跟我賠禮道歉的話,我便當咱們之間什麼事兒都沒有過,要是你不肯,咱們就這麼耗着,看是你着急還是我着急!”

    這女女真是吃了稱砣鐵了心了,孃的,也不知道今天犯了哪門子衝,遇上這鬼女人!我沒錯兒,幹嘛要跟她道歉?要耗,老子還真跟你這沒天沒地的小警察耗不起。我嘆了口氣,道:“如果你認爲我摸了你胸一把,是我的錯,這個我認了,你要摸回來的話,我也不介意,但要我道歉,那是門也沒有的事兒。”

    【m.fcxw.cn手机版为您提供《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免費閱讀!】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mlm-woman/1362.html

    下一篇: 正文 092 我幫你們把着門呢――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上一篇: 正文 090 黑客――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快速直達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導航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