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直達: 論壇 家園

正文 074 我就這麼牛——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中国反传销网 时间:05-08 22:25 点击:
    看着南航的小飛機呼嘯着升空,我站在候機廳好半天沒說話。

    张莉轻声道:“江哥哥,咱们回吧。”

    映雪蹦跳着在我身邊繞了好幾圈兒,嘻嘻笑道:“江哥哥,才分開就又捨不得了是不啊?我就說大家別走了嘛,現在只咱們三個人,多沒勁兒呀!”

    我拉着映雪道:“多大了還學小女生蹦呀?走路都沒個樣子的。對了,以後記得得每天去迪廳裏會帳,不準請假。”

    映雪便哼了聲道:“這個月工資都沒給過我呢,還想我去給你老人家賣命呀!”

    我呵呵笑道:“回去便给满你。”

    映雪便哼哼道:“不準賴帳哈,要不然,我便不去上班,急死你!”

    我裝一副吃驚狀,道:“你不上班,那我怎麼辦呀?迪廳沒人管帳了,那不是馬上就會倒閉了?迪廳倒閉肯定會影響DSQ的經濟增長,這可是大事兒呢!”

    映雪哈哈笑道:“咱就这么牛!”

    回去的時候都快中午了,順路便把車停在了得月樓,給子創打了個電話要先去看看昨天的到的兄弟們。

    子創從酒店裏迎出來,笑道:“江哥,大家都等着你呢!咦,今天怎麼就兩個妹子跟着了?仙兒她們呢?”

    映雪便昂首挺胸地道:“俺把他們都趕回老家去了,以後就只我和張莉姐姐兩個了!”

    子創失笑不已,道:“你厲害你厲害!”一邊引我上去四樓。

    一路上我問子創:“那邊房子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好?老是讓兄弟們住這兒,沒個歸屬感,咱們經濟上也吃不消呢!”

    子創嘿嘿笑道:“那是那是,那邊房子我催過幾遍了,房東昨兒個把訂金都收了,說最多後天就能住處進去了。”

    我點點頭,道:“這事兒你跟緊些。對了,昨兒晚上我叫你作的事兒,有眉目了沒有?”

    子創搖搖頭,道:“那車還在原地沒動,我讓四個兄弟都在車上守着,輪班盯着,不會出差錯的。”

    電梯在四樓停下來,一出電梯,便看着好幾名似曾相識的兄弟在走道里聊着天兒,見我和子創過來,齊齊叫了聲:“江哥好!”

    我看了看子創,笑道:“這麼久了這些兄弟還記得我,真有心了。”

    一邊上前去與幾人拍拍肩膀親近了一陣,便見好幾間房間裏都有人走出來,齊齊地圍在我們身邊。

    我看了看賓館走道上的攝像頭,道:“子創,找個大點的房間,大家都過來聚聚。”

    子創便打開個房間,領我走了進去。一邊吩咐後邊的兄弟去把其他人也都叫過來。

    剛在房間裏站定了,便見後邊接連着走進來二三十人,最後進來的把門關緊了,大家才齊聲叫了聲:“江哥好!”

    我呵呵笑道:“子创,这都是你教的吧?”

    子創詛咒發誓地道:“我絕對沒教,不信你問問兄弟們!”

    我看了看一屋子大男人,每個人臉上都洋溢着興奮的笑容,那麼的真誠着,不由又是一陣感動,問最近的一人道:“很面生啊,以前沒見過吧?你怎麼會想着來我這裏呢?”

    那兄弟嘿嘿笑道:“我入行晚,知道江哥的事蹟後,想跟也來不及了,那時候江哥都是大哥了,自然不會收咱們這種小混混。不過近兩年我努力拼着,總算有了些名氣,叫創哥收下了,真是萬幸,能見着江哥的面了。”

    我輕笑道:“兄弟,你錯了,我並不是什麼大哥,我的兄弟們都知道,在我面前大家都是平等的。”我大聲道:“兄弟們,你們既然來了,我就把你們當我自己的親兄弟一樣的看待,絕對沒有親疏之分。如果大家信任我,就安心地留在這裏,我們大家一起闖一片天出來,要是有不信任我的,也沒關係,我出機票錢,隨時可以走人。”

    我轉身對子創道:“以後要有想離開的,每人發五千塊。”

    子创点了点头。

    我見一屋子沒人說話,便道:“如果想留下來的,我也不保證會有什麼特別大的利益,但是可以保證的一點就是,有我姓江的一口肉吃,絕對不讓你們啃骨頭!”

    剛落音,子創便鼓掌起來,一時滿屋子的掌聲。我不由鬱悶子創怎麼把傳銷的那一套也帶到這裏來了!不過想想也有道理,良好的氣氛可以轉變一個人的思想觀念。搞傳銷的每天上課不也是同樣的道理麼!

    我看了看羣情激動的兄弟們,對子創道:“這賓館裏不好大家聚太久,先散了,以後有時間大家相處的還多。”

    看着人都散了,子創笑道:“江哥,這羣人裏邊有好些是新秀,我挑人的時候沒要心狠手毒的,只要那些有頭腦有理智的。這幫人要是都能留下來,一定能成爲很好的管理者。”

    我呵呵笑道:“子創,這幾年下來,你做事更用心了哈!這些人能留下的一定要留下來,這兩天房子弄好了之後,你把素質好的都另外訓練起來,務必要在短時間能獨掌一方。”

    子創嚥了口口水,爲難地道:“就我這水平,估計有些困難吧?”

    我拍了拍子創的肩,道:“兄弟,你能行,我相信你!”

    一個人的信心是需要鼓勵的,你說它能有多大多強,它就能有多大多強。

    子創送我們剛走到酒店門口,一個電話便打了進來,我看了看,居然是那小兵孫小成的。呵呵一笑,接通了。

    孫小成激動地道:“江哥,這下子你可出大名兒了,咱們軍區裏都流傳着你的故事呢!沒想到江哥你竟然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我呵呵笑道:“那是他們傳言得多了,就變得不真實了。”

    孫小成道:“他們說的我不信,我姐夫說的我可不能不信了,他可是很少佩服人的,昨兒個在我面前誇了你老半天叫,我一時激動,便告訴了他我們有交往過。我姐夫就要我今天中午無論如何要請到你吃飯呢!”

    我鬱悶地道:“不會是鴻門宴吧?我打了他的人,沒準兒他想着要打回來呢!”

    孫小成呵呵笑道:“這怎麼會,我姐夫都說了,這軍區裏能跟你打的人還找不出來呢,江哥,你要來不呀?姐夫還等我回話呢!”

    我想了想,道:“也好,總得就打了你們人的事兒跟你姐夫道個歉。你告訴你姐夫,我來。”

    孫小成哈哈笑道:“江哥真爽快,我這就去跟姐夫說,中午你來123456部隊,就在DSQ客運站邊上很好找的!”

    我鬱悶不已,原來就在城邊上近火車站處,怪不得那晚來得那麼快呢!

    掛了電話,我掉頭對映雪和張莉道:“咱們要去防軍部隊那吃飯,你們怕不?”

    张莉笑道:“江哥都不怕,我怕什么?”

    映雪嘿嘿笑道:“江哥都能把他們打趴下,我自然也不會怕了!”

    我呵呵一笑,道:“現在可是去人家的地盤裏,保不準把咱們都抓起來,關個十個八年也沒人知道呢!”

    映雪嘿嘿笑道:“江哥哥你少嚇人了啦,這年頭誰還敢這麼亂來的呀!”

    我輕輕一笑,發動了車子。映雪不信,自然是對現今的社會太信任,我也不好多說什麼,再說下去保不定這傢伙還罵我想反黨反社會呢!

    車快到火車站的時候,孫小成的電話又來了,我接通了便道:“我現在在火車站了,一會兒就到了。”

    孫小成喜道:“江哥,我馬上告訴姐夫去,我出來門口接你,要不然你進不來!”一邊勿勿掛了電話。

    DSQ的駐軍部隊多,轉轉就能發現好幾個駐軍部隊,有炮兵的、坦克部隊、野戰部隊等等,第一次來的時候老遠看着一個軍營裏邊坦克轟轟地跑着,還感覺着希奇呢,後來見得多了,也就習慣了它的存在。聽說夜裏還常有大軍車拉着導彈滿城裏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我沒親眼看到過。

    123456部隊就在火車站邊上,悍馬轉了個街角,前邊一大片都是軍營的駐地,我把車開到門口,便被兩名荷槍實彈的哨兵截停了下來,要求出示通行證。

    我正想解釋我是來吃飯的,沒通行證呢,心裏想着要這麼說的話沒準這兩兵蛋子還會以爲我故意開玩笑,便沒開口,只道:“我來找你們團長。”

    其中一名哨兵便過去崗亭裏邊拿着電話打給上級請示。

    這時候便聽着轟隆隆一陣整齊的跑步聲,兩隊數百人的軍人從宿舍區整齊地跑步過來,在大門口列成了兩列。

    那打電話的哨兵也顧不得打電話了,飛奔出來道:“趕緊把車開走,誤了軍務,非把你抓起來不可!”

    我鬱悶不已,沒想到來吃個飯還受氣。正要上車把車開出去,便見老遠一小兵揮着手從那兩死軍人中間跑過來,大聲道:“江哥,我來接你呢!”

    仔細一看,原來是孫小成那傢伙,不由鬆了口氣,弄這麼大陣勢,還真以爲部隊有什麼大舉動呢。

    孫小成喘着氣跑過來,笑道:“江哥,我姐夫馬上就要出來,他說要親自迎接你呢!”一邊看着那兩哨兵,揮揮手讓他們邊上站着,大聲道:“這位就是傳說中的江哥,你知道不?!沒點眼色!”

    便瞧着老遠一中年軍人快步過來,看着就是那晚帶兵的那團長。

    孫小成介紹着:“江哥,這是我姐夫,姐夫,這就是江哥了!”

    我伸出手道:“幸会幸会!”

    那團長呵呵笑道:“我姓劉,你可以叫我老劉了。那晚你可真是威風啊,打得咱們軍長的特戰隊都叫苦不已。”

    一邊回頭大聲道:“大家知道這是誰嗎?這就是打敗了咱們一營三連一個連的英雄!三連長違反軍紀,私自帶隊外出,出入娛樂場所,還蠻不講理依仗着自己人多,還想打人,結果讓這位江英雄給治了。哈哈,打得好,看看咱們最威風的一營三連給人打敗了,證明你們平常練兵的時候沒認真,沒有下苦功!以後,都要記住這個教訓,認真強化自身身體素質,咱們野戰團,今天在自己人面前被打敗了,那是小事兒,丟的只是面子,要是以後在敵人面前給打敗了,丟的就是命!我說的話,大家都記住了!”

    没想到这刘团长中气这么足,声音传得老远。

    也沒想到這幾百人同時發出的一聲“是”會這麼洪亮,聲音震得我身子微微一顫,還好比較輕微,沒讓人看出來。

    劉團長便上前拉着我的手,小聲道:“我說江兄弟,軍長可是吩咐下來了,要我密切注意你的事兒,我正愁沒機會跟你接觸呢,偏小成這沒出息的竟然認得你,這倒好了,省得我哪天硬着頭皮去你府上了。”

    我呵呵笑道:“劉團長您客氣了,你要有事兒,招呼一聲,我便過來聽候差譴了,哪裏勞得您大駕呢!”

    劉團長嘿嘿笑道:“兄弟,你不在軍職,咱們便不說那些官樣話兒,做個社會兄弟怎麼樣?今天請你來吃個飯,一是真的心裏想親近親近兄弟這樣厲害的人物,一方面自然也是想讓我的部下能受點教育,你不怪我剛纔拿你說事兒吧?”

    我呵呵笑道:“哪裏敢當啊,劉團長你也真客氣了。”

    劉團看了看我身後的兩女女,低聲道:“江兄弟,你女人?”

    我“呃”了聲,摸着鼻子不好回答這話兒,畢竟人家是團級幹部,政治覺悟高,要是說實話沒準讓他心裏反感。但這劉團長說話這般客氣,看來也真是沒什麼惡意,要是騙他的話我心裏也不大舒服。正猶豫着呢,劉團長呵呵笑道:“江兄弟,你可真豔福啊,這麼水兩女女都跟着。我平日裏出去逛得多了,還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女呢!更別說帶在身邊的了,現在身邊就一黃臉婆,呃,孫小成,立正!不準偷聽!”

    那孫小成哭笑不得,趕緊立正站好,耳朵卻堅得都快尖突出來了,生怕漏掉一字半句的。

    劉團長嘿嘿一笑,道:“不說這個不說這個,兄弟,咱們進去吃飯去,今天我讓食堂裏特地弄了幾樣拿手菜,你嚐嚐吧!”

    一邊回頭對孫小成道:“十分鐘後才準動,不準把你剛纔聽到的話告訴你姐!要不然,以軍事瀉密論處!”

    孙小成一脸汗然。

    我還以爲劉團長要帶我們去軍隊的大食常吃飯呢,早就在電影電視裏看過那種一排一兩百張桌子成百上千人一起進餐時候的熱鬧場景,正興奮着想實地看看呢,卻見劉團長把我們領進了一幢辦公樓邊上的軍人服務社,看裏邊跟小飯店差不多,不由又是一陣鬱悶。

    大家坐下來,劉團長嘿嘿笑道:“咱們服務社裏做菜做得最牛的師傅今天要爲江兄弟燒幾道拿手菜!”

    我呵呵笑道:“劉團長太客氣了,隨便弄點啥吃吃便成,你不是說咱們是朋友麼?對朋友還這麼客氣的話就不對了!”

    劉團長便虎着臉道:“你都認了我這朋友了,還叫什麼團長呀?!叫我劉哥就行了,好不?要不然我跟你急!”

    我只好改口道:“劉哥,看您一大團長,跟我這人這麼客氣,唉,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劉團長嘿嘿笑道:“這不叫客氣,不是有語曰: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麼?我對朋友親熱些,難道還有錯了?!”

    這時候菜陸續上來了,我一看都是些家常菜,麻婆豆腐、青菽肉絲什麼的,不由放了心,要是這劉團長真請我吃什麼山珍海味的話,倒說明他對我還是有戒心的,這會兒吃這些家常菜,倒顯得親近了。

    看他示意大家開吃了,伸筷子夾了點麻婆媽豆腐往嘴裏一送,頓時滿嘴噴香,雖然麻辣着,燙着卻捨不得吐出來,用舌頭把豆腐輕輕一頂,豆腐皮兒便破開來,不必動舌,便化作了鹹香不盡的湯汁,一股鮮嫩至極的美味便流進喉裏,通體都被這種從來沒有享受過的美妙味覺給征服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般麻辣豆腐,又看看劉團長,驚訝地道:“劉哥,你這還叫豆腐麼?世上能有這麼好吃的豆腐?”

    劉團長嘿嘿笑道:“這麻婆豆腐可是咱們這兒的一絕,每回軍長下來的時候都必吃兩三盤呢!”一邊低頭道:“說句不好說出口的話兒啊,這大廚可是軍長特令下來,不許轉業,不許復原,都四十多了,老婆兒子都遷這來了,就爲了這一口美味的豆腐啊!平常他可是不燒菜的,只有軍長來了或者自己高興的時候燒一道。今天這頓,我可是求了他老半天,都答應給他提一級補貼,他才答應了呢!”

    我嘆了口氣,道:“劉哥,以後你可千萬別讓我來你這兒了,要不然,每回來我都想吃一回,那不是讓您爲難麼!”

    劉團長笑道:“軍長也這麼說,但還是忍不住隔三差五就要來一回,嘿嘿!”

    我微微一笑,天下如此美食的確不多,但相信我還以忍受得了它的誘惑的,好吃的東西要是每天都吃的話也一定會變得沒了味道了。與其想念着,倒不如懷念來得舒服些。便如同小時候的那些幹炸魚蝦螃蟹一樣。

    劉團長又讓人擡了箱啤酒過來,給我和他自己啓了一瓶,又問兩女要不要喝,映雪一筷子一筷子往嘴裏塞着豆腐,好容易嚥下去了,開口道:“喝……呃,江哥哥,我喝不喝呀?”

    我不由好笑地道:“你想喝便喝些吧,不過別喝太多,下午上班要會錯帳便從你工資里扣!”

    映雪吐吐舌頭,想了想,還是把杯子往劉團長面前伸,一邊嘻嘻笑道:“團長哥哥,我只喝一杯!”

    張莉沒要,只倒了杯果汁喝着,笑道:“我不敢喝,等着你醉了好把你扶回去。”

    映雪嘿嘿笑道:“不會不會,一杯怎麼就醉了呢,前些日子我與仙兒姐姐在迪廳喝了兩瓶也沒醉,還自己走着回家了呢!”

    劉團長便笑道:“江兄弟,那暈廳是你自己的產業麼?”

    我呵呵笑道:“暫時算是吧,不過現在委託別人在管理,我不拿迪廳的錢的。”

    劉團長嘿嘿笑道:“江兄弟,那你每個月靠什麼生活呀?”

    我喝了口湯,道:“我在城裏還有些其他產業,生活便是不成什麼問題。”

    劉團長哦了聲,道:“江兄弟,其實像你這麼好的功夫,要是在咱們部隊裏,混個什麼都比在外邊打拼要強啊,至少保障性高。”

    我輕笑道:“劉哥,你便別說了,那晚我沒答應軍長,就是我已經有了決定,你再怎麼說我也是不會改變初衷的。今天咱們哥倆好好喝一頓,也算是兄弟對打了你部下表示點歉意。本說好醫藥費用什麼的我出的,現在自然也不會改變,劉哥,他們花了多少,我一應支付了。”

    劉團長擺手道:“江兄弟,我要是敢收你的錢,軍長鐵定把我打回原形,他老人家說過的話沒人敢違背過呢!得得得,咱們哥倆今兒第一回吃飯,大家不醉不歸哈!來,幹!”

    說是不醉不歸,我卻是不敢醉,看着喝得一塌糊塗的劉團長和一地的酒瓶兒,我呵呵笑道:“劉哥,你酒量真好,喝這麼多還這麼精神。”

    劉團長嘿嘿一笑,砰一聲栽倒在桌子上,呼聲大作起來。

    早站在門口的孫小成便跑過來扶起來劉團長,埋怨道:“江哥你也真是的,又把他弄醉了,姐夫可是最多能喝個三五瓶的量,這下子喝這麼多進去,回去鐵定給姐一頓好罵!”

    我呵呵笑道:“沒事兒,大男人還怕喝幾杯的呀?”一邊道:“今天下午便這樣子吧,我先回去了,跟你姐夫說,有空咱們再聯繫。”一邊對張莉和映雪使了個眼色,三個便起身往外走。

    到得大門口的時候,那兩哨兵再也不敢過來囉嗦了,看着我們三人上了車,揚長而去。

    【m.fcxw.cn手機版爲您提供《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免費閱讀!】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mlm-woman/1342.html

    下一篇: 正文 075 鬼才跟你玩呢——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上一篇: 正文 072 不準丟下我——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快速直達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導航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