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直達: 論壇 家園

正文 053 進來……――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中国反传销网 时间:05-08 22:24 点击:
    快到吃晚餐的時候,我看了看時間,起身跟子創拿了悍馬的車鑰匙,讓他們自己在家先吃飯,不必等我,便下了樓,開着車往迪廳去了。

    李進見我到了,迎出門兒,一臉猥褻地笑道:“江哥,我可是跑遍了全城才找了這兩個,保證您看了滿意!”一邊便領着我進了迪廳門,上二樓去。

    我一邊走一邊道:“下午沒讓映雪她們看見這兩個女女吧?”

    李進得意地道:“哪能呢!江哥要的女女,哪敢讓您這些正門兒的看見呢,我早把人找好了,放屋子裏貓着呢。就等江哥您來了!”

    一邊推開其中一扇門兒,體自己卻不進去,吩咐了聲:“你們好好伺候着江哥,弄好了有的是你們的好處!在後邊把門關上了。

    我看着在沙發上坐着的兩名頂多二十上下的女女,果然都按我說的把頭髮披散着,只用條七彩絲帶輕輕綁着,身上穿了身居家衣服,臉上也沒化妝,瞧着倒真像兩個良家婦女來。

    兩女見我進來,便一左一右貼着我嘻嘻笑道:“這位大哥,你想怎麼玩呀?!”

    我輕咳一聲,道:“今天我來帶你們去一個地方,伺候一個人,記住,什麼都別多問,把人伺候舒服了就行了。嗯,記着裝得清純點兒,別鬧得跟賣的似的。”

    其中一女女嘟囔着:咱们本就是卖的么!

    我恨恨地道:“演戲會不?奶奶地,平常不讓你們這種人裝處的時候偏裝,真要你裝的時候又不會了?”

    那兩女女低着頭咬咬脣,一聲不敢哼。我深呼吸一口,才道:“好了好了,待會兒記得別老是想着趕緊完事兒拿錢走人就行了。別的你們看着辦,要弄好了,每人賞五千塊!”

    兩女頓時雙眼放光,嘻嘻笑道:“這位大哥,你要早說不就得了嘛,今兒個進哥找咱們來,還以爲是關係戶,無償服務呢!B都能賣了,還不能裝麼,嘻嘻,趕緊的,要咱們去哪兒?保證伺候得那傢伙舒服得找不着北!”

    我呵呵笑道:“媽的,原來這麼回事兒!好了,都準備好了不是?那咱們走吧!包拿上,套套拿上,人家是文明人,不是民工!”(這話沒半點其他意思哈,有民工兄弟們別亂想)

    出得門兒來看着在樓梯口守着的李進,笑道:“你小子,這麼緊張幹什麼?好了,人我帶走,一會兒我會送她們回去的,你把這裏看好就成了。”一邊便帶着兩女出了門兒。

    車到政府大院門口,停了下來,我拿出手機打給鄭部,那邊立馬接了,嘿嘿笑道:“江兄弟,你來了?我出來接你吧!”

    我趕緊道:“鄭部,這便不用了,我能進得來。您要來了,只怕給看門的看着不大好。”

    鄭部會意地道:“那就有勞江兄弟了,趕緊的,我正買了些好東西準備喝兩杯了,你來了正好,咱們先喝一臺再說其他的,嘿嘿!”

    我把車停在外邊,帶着兩女從大門進去,卻見那崗亭裏的武警換了人,不是熟悉的孫小成了。見我們要進去,趕緊跑出來喝道:“去哪裏?過來登記!”

    我心裏暗暗叫苦,沒想到會出這種事兒,要是留下些蛛絲馬跡,只怕有心人會留意着,造成些不必要的麻煩。

    瞧着那武警,我笑道:“咦,不是小成啊?小成今晚怎麼沒值班呀?”

    那武警見我這麼熟悉值崗的人,不由心裏的些嘀咕着,換了個笑臉道:“請問您是哪位?小成今天休假,我今天第一天來值崗,不認得人兒,還請多包涵。”

    我臉上一冷,板着臉道:“怎麼換了個不認得的人了?真是的,明兒個非讓武裝部的給個解釋不可,真是的,怎麼搞的嘛,換人也不換個認識的人!”一邊摸出手機來裝作撥了個號出去,大聲道:“武裝部嗎?今晚誰值班?……”一邊給兩女使了個眼色,大模大樣的一邊衝着些亂七八糟的話,朝裏走去。

    那武警瞪大了眼兒,嚥了口口水,愣是沒敢再攔着,眼睜睜看着我們進了大院。

    我鬆了口氣,走到鄭部那樓下,帶着兩女上了樓。

    正猶豫着鄭部在幾層呢,便聽着三樓上有人開了門兒,有人在樓梯口咳嗽了聲。我不由暗笑不已,看來這鄭部在這會兒倒聰明起來了!

    帶着兩女上了三樓,便見鄭部在一扇門前招手讓我們過去。

    進了門兒,鄭部瞧着我身後的兩女,眼睛都紅了,狠狠嚥着口水,道:“江兄弟,你們坐啊,快請坐,今晚兒我弄了好些龍蝦,咱們哥倆喝幾杯再說!”

    我呵呵笑道:“鄭部您太客氣了,兄弟我只好客隨主便了。”一邊坐下來,跟鄭部寒喧着。兩女正不知道坐哪兒,都直挺挺在站我身後,鄭部趕緊道:“兩位妹妹也過來坐嘛,來了就是客人,千萬別客氣呀!”

    一邊上前摟着兩女的腰過來一左一右坐下了,自己坐在中間。

    陪着這傢伙喝了幾杯,看着他不時把手伸桌底下摸索着什麼,心裏有數,便搖着頭道:“呀,今兒個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可能吹了涼風,頭這麼暈的!鄭部,要不我先回去躺會兒,過陣子頭不怎麼暈了,再過來接這兩位姑娘吧!”

    鄭部正巴不得我趕緊走呢,聞言起身道:“兄弟要不要緊啊、要不我送你去醫院看看去?”

    我呵呵笑道:“小事兒小事兒,我自己回去躺一會兒就會好多了,鄭部,她們便有勞鄭部多照顧了哈!”一邊起身便出門去了。

    雖然外邊有些冷,但總比在那屋子裏呆着看那傢伙亂七八糟的事兒來得舒服。

    走到樓下,在大院裏轉了一圈兒,看看時間尚早,這會子也不好出去,要那武警看着我三個人進來一個人出去了,沒準兒還會生出些事端來。

    走到四五米的圍牆那邊,看着那牆邊的小紅樓,忽然想起原來這裏便是李剛的家所在地了。反正現在無聊着,不如上去找李剛說說話兒,也比在這外邊站着喝西北風要強。

    上了小樓,找到李剛的門兒,敲了敲門兒,便聽有人過來打開了門,見是崔鶯鶯,我呵呵笑道:“我來瞧瞧李哥在不?”

    崔鶯鶯笑道:“兄弟,你快進來,外邊冷,一邊便伸手把我拉進了門兒。”見崔鶯鶯這麼親近着,我暗道不好,難道李剛不在?

    崔鶯鶯嘻嘻笑着把我讓進屋子裏沙發上坐下,笑道:“李剛這陣子正忙着呢,說是這兩三天都不一定能回來,像在忙什麼大案子。唉,不管他了,兄弟你喝茶還是喝飲料?”

    我見李剛不在,起身便想離開,便見崔鶯鶯瞪着眼道:“兄弟,你瞧不起嫂子是不?連坐一會兒也不屑嗎?”

    我嘆了口氣,只好坐回去,道:“嫂子,我也只是沒事兒過來坐坐,既然李哥不在,我還是先回去的好了,改天有空再來吧!這完全扯不上什麼瞧得起看不上的話兒呢!”

    崔鶯鶯一邊給我拿了瓶飲料過來,一邊笑道:“你這人呀,就這麼死心眼兒,我學校裏的一個初三的女生都墜過三次胎了,有人跟校長說起,校長瞪眼兒道:你能叫她管住下邊不給人X,我就把校長讓你做!其實,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你還這麼死心眼兒,再說來,幫幫嫂子有這麼難麼?”

    我搖了搖頭,道:“嫂子,這不是觀念的問題,做人得有自己的原則,我不能違背自己的做人原則。嫂子,我都想好了,等過幾天我這裏的事兒忙得差不多了,便跟嫂子和李哥去先把孩子的事兒解決了,嫂子,如果你還想認我這兄弟,便別在這事兒上逼我,成不?”

    崔鶯鶯咬了咬脣,道:“難道,你就真沒有一丁點兒對嫂子動心的?”

    我笑道:“嫂子這麼漂亮,便是瞎子也會動心,只是還有比這更重要的東西,嫂子,咱們做人不能這麼自私,你說是不?”

    崔鶯鶯半晌沒說話,只坐那裏咬着脣想着什麼。

    良久,崔鶯鶯才道:“兄弟,如果我沒有嫁人,你會看上嫂子這樣子的女人不?”

    我呃了聲,怎麼最近老是遇到這種怎麼答都是錯的話題呢!想了想,我笑道:“嫂子,發生過的事情咱們不能改變什麼,對於沒有發生的未來,我們卻是有能力去把握的,李哥會是個好丈夫,這點我深信不疑!如果做人只需要感情,那麼這世間就不會有婚姻的存在,因爲人的感情是會隨環境的因素而改變的,所謂的海枯石爛之類的話都是騙人的。做人更重要的是有責任感,感情只能左右你一時,而責任感卻可以左右你一世。做人追求的只是一份安樂,所謂的那些風起雲涌的愛情呀感情呀其實到最後都抵抗不了時間和空間的變更,唯一能夠歷久如新的,只有咱們做人的這份責任心。嫂子,謝謝你的關愛,我想我們能夠做一輩子的好朋友,你永遠都會是我的好嫂子,對麼?”

    崔鶯鶯想了好一陣,忽然笑道:“兄弟,謝謝你!”

    看着崔鶯鶯眼裏多起來的那份快樂,我鬆了口氣。

    又陪着崔鶯鶯坐了一陣子,給崔鶯鶯講着些以前經歷過的開心事,逗得崔鶯鶯嘻嘻哈哈笑個不休。

    如果你能夠給別人帶來快樂,那麼,你也會是快樂的。

    郑部也是快乐的。

    直到快午夜了,這傢伙纔給我打來電話,嘿嘿笑道:“兄弟,再來喝幾杯怎麼樣?”

    我呵呵笑道:“好的好的,一會兒就到。”掛了電話,看着有些不捨的崔鶯鶯,我笑道:“嫂子,你在宿舍大樓前等我一會兒,一會兒送我們出去,好不好?”

    崔鶯鶯笑道:“這有什麼不好的,你和誰一起出去呀?”

    我一邊出了門,一邊道:“這個,呃,兩個朋友,對了,這事兒你千萬別對其他人說起就行了,好不好?”

    崔莺莺点了点头,道:“我心里有数的。”

    進了鄭部房間,看着正整理着衣服梳着頭的兩女,讓她們去臥室裏弄去。一邊走近正在沙發上坐着的鄭部身邊,呵呵一笑,道:“鄭部,今晚這兩女女可滿意的?要不過些時候再給您弄兩個過來?”

    鄭部嘿嘿笑道:“滿意滿意,比省城裏的女女都夠勁兒,奶奶地,沒想到這小城裏也有這麼生猛的女女,要是能帶回省城就好了。”

    我呵呵笑道:“要帶回去的話,只怕影響不大好吧?你老爺子要知道了,只怕不會那麼容易便放你過關吧!”

    鄭部笑道:“這倒是實話,唉,只是過些天省裏的調令要一下來,我就得離開這麼可愛的地方了。”

    我輕笑一聲,道:“這地方有什麼好的?!一個小城而已,雖然女女漂亮點兒,哪來省城那種繁華呀!”

    鄭部搖了搖頭道:“此言差矣,我這種身份,要在省城裏,也算不得特別顯赫的身家了,就是要在這種小地方,才能突顯着身份的顯貴來。再說,這地方呆得久了,還真有些感情了,特別是有江兄弟你在這裏,還有李剛周局大家這麼好的朋友都在一起,要做番事業出來,那還不容易呀!只是,現在老爺子不知道給我謀了個什麼在省城的職位,要是弄個油水不大的地方,只怕一輩子也沒什麼機會翻身呢!”

    我拍了拍關部的肩,笑道:“你有老爺子在上面頂着,隨便在哪個破地方也能翻身幹番大事業的,既然你想在這小城裏,也不容易得緊麼,隨便讓你老爺子給謀個職位要留下來不也是吹灰之力嗎!”

    鄭部笑道:“哪來那麼容易的事兒,這小城裏還能有什麼合適的職位可以安進去呀!”

    我嘿嘿笑道:“鄭部這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這鐵市長不是快給上邊查了麼?他的位置怎麼樣?”

    鄭部臉色一喜,又是一暗,道:“我倒是想,但這一下子跨幾級的任命,只怕老爺子弄起來也是有難度的,再說……。”

    我嘿嘿一笑,打斷鄭部的話,道:“老爺子在省城裏是何等地位,連這點小事兒也擺不平的話,那還了得?!鄭部你今年也不小了吧?要是再這麼混下去,再過個幾年,只怕想升的話也沒這種機會了呢!”

    鄭部咬了咬下脣,道:“奶奶地,老子爲什麼就不能做市長!省城裏那羣毛都沒長齊的公子哥兒有的都升到副廳級了,老子又沒哪點比他們差!只是,兄弟,說老實話,像這種肥缺,只怕很多人都眼巴巴等着呢,不知道現在下手來得及不。”

    我想了想,道:“這種事兒,也不知道鐵市長能什麼時候下臺,估計現在動手去謀這位子的人還是比較少的吧?如果鄭部真想成事兒,必須先下手爲強啊!在老爺子面前催催,只要你老爺子動心了,這事兒就成了一大半了。那鐵市長包娼庇賭,還走私軍火販毒,現在公安局那邊都有證據了,要動手的話現在正是時候。要是再遲些,給其他想謀這位置的人知道了風聲,只怕那時候就遲了。”

    鄭部想了想,道:“兄弟,我有點亂,你容我想想!”

    我呵呵笑道:“其實這事兒跟我一毛錢關係也沒有,只是看着鄭部把我當兄弟,所以纔對鄭部您說這些話,要是其他人,想叫我說我也懶得去理呢!鄭部啊,人生有時候其實就在那麼一衝,就能一路平坦了。唉,好了,我去看看那兩女女收拾好了沒有,還得送她們回去呢!”

    鄭部起身拉着我道:“兄弟,你別急着走嘛,咱們再仔細說說這事兒好不好?”

    我看了一眼一臉焦急的鄭部,笑道:“鄭部,我該說的都說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怎麼做了!唉,要是真能與鄭部再在這小城裏呆些日子,只怕真能弄一番大事業出來呢,我心裏都有些計劃了,不過,得等鄭部能真正坐上那位置的時候纔敢告訴你呀!”

    一邊便過去打開那門兒道:“你們好了沒有啊?”

    兩女女齊聲道:“好了好了!”一邊便走出來。

    我和兩女走到門邊兒,鄭部忽然幾步過來拉着我的手,使勁兒握住,狠狠搖了幾搖,道:“兄弟,我幹了!”

    我微微一笑,對兩女女道:“還不趕緊跟鄭哥告別!”

    兩女女便都回身抱着鄭部在鄭部臉上各親了一口,這才嘻嘻哈哈過來,跟我下樓去。鄭部送我們到樓梯口才低聲道:“兄弟,回去我便打電話跟老爺子商諒這事兒。”

    我點了點頭,輕聲道:“鄭部,等你好消息!”

    下得樓來,便見崔鶯鶯在樓梯大門前轉着圈子,看我們出來嗔道:“去那麼久的,害我等着,也不知道先告訴我,讓我多穿點兒衣服來!”

    我呵呵笑道:“嫂子,你便別抱怨了,咱們快走吧,再磨嘰一陣子,只怕明兒個您真感冒了,我就罪過了!”

    一邊兒出了大院兒,門口那武警見李剛的老婆親自送我們出來,心裏更是暗暗慶幸剛纔沒上前攔着這三個人了,看看開的車都是悍馬,沒準兒是什麼大人物呢!

    我與兩女女上了車,揮別了崔鶯鶯,這才發動車子,駛到大道上,問那兩女女住哪裏,我好送兩人回去。

    其中一女女嘻嘻笑道:“大哥,我住你家成不呀?”

    我哼了聲道:“我有老婆的,帶你們回去,只怕會害了你們性命。”

    那兩女女纔不怕,嘿嘿笑道:“大哥,要是你怕的話,咱們回去之前先就在車裏幹一回?剛纔那瘦傢伙沒什麼力氣,弄了幾下兒便沒動靜了,倒是摸了半天,慌得姐們心裏難受得緊!”

    我正色道:“要不你們打車回去吧!以後要有需要了我會再聯繫你們。”

    前邊便是出租車公司,我把車停在公司邊上,從包裏摸出一疊錢扔給兩女,道:“這錢不是白給的,今晚的事兒要是瀉漏半個字出去,讓我知道了,就要你們的命!”

    兩女正要玩笑一番,看着一臉嚴肅的我,不由得打了個寒顫,趕緊拿了錢下車,進出租車公司找車去了。

    我把車調了個頭,往軍民小區的方向開過去,一邊長長吐了口氣。

    今天這事兒要真能成,那以後這城裏就真的打成一片,成了我的天下了。不過想想看着鄭部平日裏那麼囂張的人遇着這事兒也不敢說大話了,倒是真有些擔心起這事兒能不能成了。官場上的事兒我不懂,我只懂人心。一個從要是有貪慾,那他就是別人手心裏的棋子兒。

    其實,說白了,這世上有幾個人不是別人手心裏的棋子兒呢?又有幾個人真正能夠做到無慾無念呢?便是現在做和尚,也差不多相當於另一個職場而已罷!佛在九天之上看着他的弟子們爲了權力利益而爭鬥,不知道會不會也掉淚?

    我拿鑰匙打開門,看客廳裏的小燈還亮着,琴韻正坐沙發上在茶几上的紙上寫着什麼。

    我輕輕關上門,過去走到琴韻身後看了看,原來是張訓練計劃書,輕輕一笑,道:“琴教練真準備做教練了呀?!”

    琴韻嚇得身子輕輕一縮,回頭見是我,拍着胸口笑道:“嚇死人了,你啥時候回的呀?我怎麼不知道?”

    我指了指客廳牆壁上的掛鐘,不悅地道:“都幾點了?還不睡覺的!明兒個起不來,難道還讓我來叫你起牀不成!”

    琴韻吃吃笑道:“你不怕仙兒跟你拼命,你就來!”

    我坐下來看了看琴韻寫了有好幾頁的那疊紙,笑道:“真懷疑你是不是以前真是國家隊的教練了。”

    琴韻不好意思地道:“都是些基本的東西,什麼營養套餐之類的東西是現在才流行起來的,不過倒是蠻有科學根據的,我上網查了好久,才整理出這些東西來,正在考慮哪些是不需要的呢。”

    我拿過來仔細看了看,笑道:“其實,這些東西里邊實用的不多,就比如說你這營養套餐之類的東西,都是廢話,你想想現在的營養師有幾個?咱們能請得來不?再說了,他們的運動量大,知道身體的需要了,自然多吃些東西,你看他們這三十來號人,有一個過胖或者是過瘦的嗎?都沒有過,這些東西只適合那些每天吃飽後動也不動的懶人。實用的是這些合理的時間制度,這些傢伙,現在一訓練起來就沒個完的,要用這個來約束着,才不至於過度疲勞了。”我拿過琴韻的筆來,把不必要的都勾選掉,然後遞還給琴韻,笑道:“晚了,先睡吧,明天按這個再理事一下就好了。”

    琴韻拿過去看了看,笑道:“那好吧,嗯,我先去睡了,明天我整理好了再給你看看,能行的話就照這實施了。”

    看着琴韻起身離去,我才輕嘆了口氣,道:“其實你不適合做教練。”

    琴韻回頭一笑,道:“我什麼時候說我適合做教練來?是你逼出來的呢!”

    我呵呵一笑,道:“要不,咱們來個吻別吧?!”

    琴韻嘻嘻笑道:“我敢你也不敢呢!”指了指前邊正打開的門兒,一邊拉開自己房間的門,隨着一聲關門的輕響,閃身不見了。

    穿着睡衣的張莉出來見我回來了,笑道:“江哥終於回來了,吃過飯了沒?菜都給你留了,我去給你熱熱吧?!”

    我起身打了個呵欠,道:“晚了,不吃了,睡了吧,要不然明兒個起不來。”

    一邊過去摟着張莉的腰進了門兒,輕笑道:“怎麼這麼晚了還不睡?”

    張莉輕笑一聲,看了看早睡着了的其他幾女,拉着我坐到暖暖的被窩裏,撲我懷裏,輕輕嘆了口氣,道:“今晚兒可輪着我伺候江哥哥呢,哪裏敢睡了!”一邊伸手幫我脫着衣服。

    我也伸手把張莉的睡YI脫下來,瞧着張莉站在只有一個粉紅色小燈的燈影處白花花的身子,心間一動,撳開被子,張莉便輕俏地上CHUANG,貼着我的身子,仰嘴兒就着我的脣,挺着胸任我的手揉弄了一陣子,伸出軟綿綿的小手套着我下邊那處滑動了幾下,輕聲道:“江哥想要我不?”

    我輕聲嗯了聲,張莉便把腿兒跨我身上,把下邊那柔軟處就過來,試探着靠在了我那硬挺處,輕輕閉了眼兒,臀輕輕往下一沉,我便感覺着那頂端處進入到了張莉體內。

    感覺着張莉那裏邊的滑膩,那前端處不禁一陣酥麻地享受着。輕聲道:“寶貝兒,你那裏邊好熱,燙得我那前邊好舒服。”

    張莉輕輕哼一聲,把腿兒張得大些,顫着聲音道:“江哥哥,進來……。”

    我悶哼一聲下邊用力一挺,便盡數入進了張莉體內,前後滑動起來。

    張莉輕輕哼着,伸手抱緊了我的身子,把下邊貼我更緊些,輕聲道:“這樣舒服些,”

    正弄得心裏快意着,把張莉翻過身去,騎她身上準備再激烈些運動一陣子呢,便聽着隔牀卟嗵一聲響,我趕緊回頭一看,便見着隔牀的映雪正一臉無辜地摸着頭坐地上坐起來,迷糊地的抓了抓頭髮,又翻身爬上CHUANG去,抱着被子呼呼大睡起來。

    我驚奇得瞪大了眼,喃喃道:“這死丫頭,這樣也不醒的?”

    張莉嘻嘻笑道:“習慣了,懶得醒過來了,基本一星期要來這麼兩三回呢!以前在女生宿舍的時候,我還擔心着她會摔着,每天要起來幫她蓋兩三回被子,後來看看這女女每晚要摔的時候都是先着地,然後自己爬起來再上CHUANG睡,一點事兒也沒有,第二天早上起來自己也不會記得,便懶得理她了。”

    我嘆了口氣,道:“明兒個給她的牀加個個攔杆,要不然老這麼摔,總有一次摔着頭,那就麻煩了。”

    張莉嗯了聲,張開腿兒夾着我的腰,嗔道:“那咱們還來不了?”

    我呵呵一笑,拉過被子,蓋身上,伏在張莉身上下邊開始運動起來。

    張莉哼哼了一會兒,身子一緊張,便去了一回,下邊兒溼溼熱熱的輕顫着,似一張小嘴兒輕輕着我那處,我得意地嘿嘿一笑,把張莉的腿兒架起來,開始大開大闔征伐起來。瞧着張莉隨着我甬動而波浪般跌蕩不止的上身那兩團彈性十足的雪白,我心裏一陣舒爽,把張莉的兩條腿兒合在一處,讓下邊感覺更緊窄些,狠狠進入了十餘合,張莉便又咿咿呀呀輕呼起來……

    好一陣子,瞧着張莉給我衝撞得泛着血色的腿臀處,終於忍不住放鬆了自己,盡數付出。張莉身子一陣抽搐着也配合着噴涌而出一陣透明的水水,把我們倆人的下半身都包圍在了溫熱的水世界裏。

    張莉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一些,這才勉強爬起身來,拿過紙巾把牀上的溼跡擦了下,看看沒法子弄乾了,只好取了條浴巾來鋪牀上,這纔過來伏我身上沉沉睡去。

    【m.fcxw.cn手机版为您提供《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免費閱讀!】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mlm-woman/1328.html

    下一篇: 正文 054 打就打――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上一篇: 正文 052 快拳――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快速直達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導航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