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直達: 論壇 家園

正文 044 章節名不說了,河蟹太牛X——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中国反传销网 时间:05-08 22:24 点击:
    陳鬆看鄭部長點菜點好了,這才道:“鄭部現在可是在本市弄出了大政績,省裏都掛上號了,聽說馬上就要調回省裏,另有要任呢!真是恭喜鄭部了!”

    鄭部嘿嘿一笑,道:“這事兒還是多虧了江兄弟幫忙,要不然,只怕省里老爺子還把我當沒用的草包看呢!想想這陣子,市民們爲政府部門主動捐贈的錢物就足有上千萬了,這麼小個縣級市裏邊兒,在全國也算是頭一份,老爺子上回打電話過來大加讚賞,這次回去省裏,保準兒給我弄個好差使乾乾!說實話,在這裏兩年多了,還是頭一回這麼揚眉吐氣呢!今天下午聽說是江兄弟作東,便厚着臉皮跟陳局一起跟來了,還請江兄弟別見怪哈!”

    我趕緊作惶恐不已的樣子道:“鄭部,您老人家那可是根深枝密的,我哪兒經得起您說這麼重的話兒呢,只怕壓得把咱這小腰給壓折了!”

    鄭部呵呵笑道:“江兄弟別過謙了,似江兄弟這般人才,要在政府部門兒的話,只怕三兩年功夫便能青雲直上,誰也阻不住呢!能交到江兄弟這般朋友,我可算是遇貴人了,要不然只怕一輩子都得在這小城裏呆着呢!”

    我輕笑道:“鄭部哪裏話來,如鄭部這般身家深厚的人物,哪裏是咱們這些只有些小聰明的人能比得上的,跟您提鞋也配不上啊!”

    一輪官樣文章的談話下來給,幾人之間的關係似乎便密切了些,喝酒吃菜甚至划拳猜枚都比劃上了,鬧騰得跟在路邊攤兒上了一般。

    這也是國人的一大特性,只要一在酒桌上,哪怕是有着深仇大恨的兩個人,幾杯白酒一下肚,只怕都快認做親人了。所以在酒桌上好辦事,也是自古以來便有之的。

    酒過三巡,大家都有了些醉意,更是兄弟般地親熱起來,一些平素裏禁忌的話題現在說起來也是有聲有色了。

    鄭部又給陳鬆灌了幾杯,臉上便見掛不住了,一邊從包裏摸香菸一邊嘿嘿笑道:“江兄弟,俗話說溫飽思欲,現在酒喝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兄弟你有沒有什麼其他娛樂項目,推薦一下嘛!”

    我一時語塞,沒想到這傢伙這時候提出這要求來,赤祼祼地要找女人,雖然心裏厭惡着,臉上還是笑着道:“這個倒不是什麼問題,就怕不大合鄭部的胃口,嘿嘿,你也知道,這是個小城,要找些個素質高些的,只怕不是那麼容易。”

    鄭部便起身搭着我的肩一臉酒意地道:“這可不管,今兒可是兄弟你做東,自然得安排好了,陳局,你說是不?!”

    陳鬆乾咳一聲,笑道:“這是當然的,咳,我說江兄弟,你這便帶我們去吧,我看鄭部都有些急了哈!哈哈!”

    沒法子,只好半扶着鄭部,和陳鬆、李剛一起下了樓。還好李剛開了車來,把鄭部往車上一扔,我呵呵一笑,道:“鄭部您稍坐一會兒,我去把帳結了咱們再去樂樂!”

    鄭部趕緊揮手道:“快去快回,我們在車上等你。”

    我一邊跑進酒樓,在吧檯一邊結帳一邊打電話給子創,問明白了市裏哪個場所裏邊女女素質要好一些,心裏這纔有了些底兒。

    結了帳出來,上了李剛的車,便與李剛道:“去得月樓吧,那酒店裏的KTV裏邊小姐素質還不錯。”

    鄭部便嘿嘿笑道:“聽江兄弟這麼說,你是常去了?哈哈,你那小夫人滿足不了你?你小子,也真夠能的!”

    聽這傢伙說起仙兒,我真想一拳把他那顆老鼠頭給打爆了。這會兒強壓住心裏的不舒服,強笑道:“我也只是聽朋友說起過,呵呵,還沒去過,連門朝哪邊開也不知道呢!”

    李剛一邊開車一邊笑道:“那地界我倒是去過,不過是執勤的時候去的,那地兒的女女的確不錯,連省城裏的那些娛樂場所裏邊的女女也有得一拼呢!鄭部,今晚兒你可得好好享受了,要不然,出了這小城裏,想再打一家那般出色的地方可難了。”

    鄭部嘿嘿笑道:“人生得意須盡歡嘛,哈哈!大家同樂,同樂!”

    在得月樓下了車,擡頭看着這七層的酒店,雖然其他地方在這時候大多都關門閉戶休息了,只隱隱看得到星星點點的室內燈火,這酒店卻每一層都燈火通明,大門口人來人往,進進出出,絡繹不絕,看來生意好得很。

    李剛便領着我們往二樓的KTV走去,瞧他熟門熟路的樣子,這地方鐵定不止在執勤的時候來過那麼簡單。不過想想也很正常。要是陳局,還有可能因爲位高權重,可能還避忌着,可是在他那位置上,不上不下的,又不用顧忌什麼影響,下邊想拉關係的人多海了去,吃飯後不來這裏娛樂娛樂的話倒顯得情理不通天理難容了。

    進了KTV,李剛直接點了個大包房,讓公主領我們去了。

    進了包房,公主關上門兒,便小聲問我們需要不需要小姐陪唱歌。鄭部便大聲道:“來這裏不找女人陪着,難道我們幾個大男人自娛自樂呀!趕緊把這裏所有的小姐都叫來,我看看再說!”

    那公主笑道:“先生,我們這裏的小姐是總檯配的,不能挑。請您原諒。”

    李剛也趕緊道:“鄭部,這是這裏的規矩,不過這裏的小姐都還不錯,不信,你看看再說怎麼樣?!”

    鄭部卻火了,大吼道:“老子在省城最大的香江賓館也是要看過人之後再訂的,你們這破地方還不能選人了!!叫你們經理過來說話!”

    那公主雖然看起來也就二十上下年紀,卻是不卑不亢地道:“先生您息怒,要不然我先去告訴經理您的要求,要是不行的話我也沒法子了。請稍等。”一邊便出去了。

    李剛趕緊給我使個眼色,道:“咱們出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好酒,鄭部待會兒唱歌沒酒潤喉可不行!陳局麻煩您陪鄭部說說話兒,消消氣兒,咱們一會兒就回來!”

    陳鬆哪裏還不明白我們是要幹什麼去,點頭道:“你們快去吧,我們等你們!”

    出了包間,李剛抱怨不已:“媽X的什麼人嘛,真當這裏是你家開的了,了,有種你回省城牛X去!”

    我呵呵一笑,拍拍李剛的肩,笑道:“這小子不是快走了麼,兄弟,忍一時之氣,無百日之憂啊!”

    一起到了前臺,李剛便問前臺那服務員經理在哪裏,那服務員看我們倆一臉不開心的樣子,知道是找事兒的來了,敷衍道:“經理這會兒正忙呢,我也不知道在哪裏,要不,你們坐大廳裏等一會兒?”

    李剛一聽便火了,拍着吧檯大聲道“趕緊給我把你們經理叫出來,要不然,老子封了你們這場子!”

    那服務員不屑地輕鬆一笑,幾乎隔三差五就有人在這裏這麼大喊大叫一兩回,這裏開這麼大場子,還怕了這種破事兒?哪裏還當一回事兒,嘿嘿笑道:“兩位先生,我只是個小服務員,你們要找經理,我現在哪裏給你們變出來?要不你們等等,我幫你們找找去?!”

    我拉着李剛想伸到腰下摸索的手,笑道:“李哥,就讓她找去吧。”一邊回頭對那服務員道:“十分鐘內你要找不出來人,咱們就開始砸東西!”

    你敷衍我們可以,但我們要是砸東西的話,那你可得承擔一部分的損失,你一個月那點工資,只怕賠不起吧?!

    我拉着李剛到大廳裏沙發上坐下來,摸了支香菸給李剛,笑道:“李哥,咱們便看看這經理什麼時候能到。這場子誰開的,這麼牛X?選個小姐不讓,要找個經理也這麼難?”

    李剛這纔想起什麼來,哈哈笑起來,道:“這場子是鐵市長的小舅子開的,現在鐵市長因爲跟你弄倒的前局長過從甚密,都自身難保了,我還怕他個球毛來!”

    我輕輕一笑,道:“李哥,我看,這事兒呀,鐵市長現在雖然快下臺了,但到底還是在臺上,咱們也別弄得過火兒了。嘿嘿,這個,鄭部不是在麼?要是你趁這機會讓鄭部出來,看看他老人家有什麼意見再說,要不然,只你我這小胳膊小腿兒的,只怕給鐵市長一口吞了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吧?!”

    官場上的事兒雖然我沒親身經歷過,但說來說去也不過是權力之間的鬥爭,你要想讓自己站得穩,又想讓自己得到利益,就得先把自己脫得乾乾淨淨的,然後看着哪裏形勢好便上哪乘涼去。要是你一的污泥,又想穿上西服裝正人君子,那就得先買好紙屁布把兜上。

    反正現在鐵市長快成過街老鼠了,那也不必給他留什麼面子。但李剛相對於他而言,只是個小人物,即便是鐵市長馬上要過氣了,要整死你也只是吹灰之力便能辦到的。

    這鐵市長又是和李剛那一系的頭兒周書記不同道的,周書記是巴不得馬上把鐵市長弄下去,要是能借鄭部這傻貨給鐵市長一擊的話,只怕鐵市長想力挽狂瀾也難了。

    李剛想了想,面露喜色,小聲問:“兄弟,我要怎麼進去跟那草包說纔好?”

    我呵呵笑道:“李哥,這事兒倒簡單,那服務員肯定不會去找經理的,要是每個來了這裏有什麼不滿意的都找經理過來的話,經理不是要忙死了?咱們吃些虧,先鬧騰起來,只要鄭部知道咱們爲他吃了虧,你猜那醉得亂七八糟這會子又精蟲子上腦的傢伙會怎麼辦?”

    李剛一想,呵呵笑道:“兄弟,有你的哈,今天老子便拼得這身肉,也得在周書記面前掙個面子!”

    當下也不再廢話,伸腿一腳便把前邊一張玻璃茶几給踢得飛了四五米遠,摔在大理石地板上,嘩地一聲巨響。李剛站起身便衝向吧檯,一路見什麼扔什麼,一邊大吼着:“媽X的,老子今天就看你們這破地方不順眼了!”

    我微微一笑,也起身跟在李剛身後,一路狂砸起來。

    還真別說,砸東西還真過癮,看着一個個完好的物品在你的手底下或者四五五裂或者碎成無數的碎片,聽着那一聲聲破壞的砰砰巨響,真是有說不出來的舒暢!或者,人都是有破壞慾的吧!

    我和李剛在大廳裏砸了近兩分鐘,嚇得一干服務員躲的躲逃的逃,一羣穿着保安制服的漢子不知道從哪裏衝了出來,揮舞着手裏的橡膠棒向我們衝過來。

    李剛多少也是警校出身,哪裏懼這些沒什麼功底的漢子,不過爲了逼真些,和我一起便與那羣保安且打且退,一路上把路過的能砸的東西都砸得一件不留了,這纔到了我們的那包間門口。我給李剛使個眼色,一腳把李剛踹進了門兒,跌跌撞撞倒在了門裏,我隨即也跟着進了門,把門砰一聲關上,守着門兒大聲道:“鄭部,李哥,你們先走,我在後邊頂着!”

    鄭部給突如其事的打鬥嚇得酒意也退了一半兒,和陳鬆一起上前把李剛扶起來,怒道:“李剛,怎麼回事兒?!”

    李剛唔着胸口悶聲咳了幾聲,這才裝做喘過氣來,道:“我和江兄弟出去看酒水,一邊催那經理快些給個答覆,沒料到他們強硬地說這裏就這規矩,人是不能給帶來選的!一邊還說什麼:什麼X人,敢在這裏耍橫!我們一聽就火了,與那經理爭執着沒幾句,他們就找了一羣保安來打我們,就弄成現在這樣了。”

    我聽他們說完,門口在這段時間已給我踢出去兩三個想衝進來的保安,看得那鄭部心驚膽戰地。

    我一邊把着門兒,一邊道:“奶奶地,沒想到警務人員辦公他們也敢打了,真是沒王法了!”

    我這麼一提醒,那陳鬆是什麼角色,眼珠子一轉,立馬站起身來,恨恨地道:“咱們在這暗訪下,居然就受到這麼惡劣的對待,真不把警察當回事兒了是不?!李剛,我命令你,馬上集合刑警大隊所有在崗人員,馬上給我把這窩點給抄了!”

    李剛心裏忍不住想狂笑出聲,趕緊摸出手機來,撥了號出去,大聲道:“兄弟們都集合起來,十分鐘之內,趕到得月樓,把這裏包圍起來,一個人不許出去!”一邊裝做勉強爬起身子,忽然想起什麼似地,對鄭部道:“鄭部,這回咱們可能惹大麻煩了,這得月樓好像是鐵市長的小舅子開的,要是他老人家發火兒了,只怕咱們都沒好日子過了。”

    鄭部見我守在那一米五左右寬的門口,一個人頂住了外邊十幾個保安的進攻,這才稍微放了點心下來。聽李剛如此一說,更是怒火中燒,恨恨地道:“老爺子早跟我說過了要我別跟鐵市長走太近,八成是準備對他動手了,這會兒更好,借這機會,我再去老爺子那給這老小子捅上一刀子,還怕他不下臺?!”

    陳鬆一臉感激地道:“鄭部啊,今天要不是你在,只怕咱們給人弄得身家不保了也不一定呢!哎哎哎,兄弟你頂住哈!沒想到你這麼好的身手啊!”一邊看着我又把剛衝進來的兩個保安踢了出去,這才鬆了口氣,接着道:“鄭部,這事兒暫時不急着跟你老爺子說,要不然,他就會懷疑我們今晚來這裏的目的了,這種事情,咱們能撇清的自然最好。一會兒,咱們的人到了,你先從後門和江兄弟先走,江兄弟這麼好的身手,自然能保得你安全離開。然後,這裏的事兒交給我們去辦就好了。這事兒反正都發生了,只要鄭部你身上不給人潑污水,我和李剛身上背點什麼,那是小事兒!”

    鄭部感動得眼淚嘩嘩地,握着陳鬆的手,搖了又搖,哽咽着道:“陳局,沒想到你是個這麼好的人,你放心,只要今天這事兒一過,事情一鬧上臺面,我馬上給老爺子打電話,保準沒鐵市長的好日過過,到時候他想對你們做些什麼也來不及了!哼,媽的,跟我鬥,老子一隻小指頭就能捏死你!也不想想我老爺子在中央……。呃,那個,江兄弟,辛苦你了今天真是!”

    我裝做受累的樣子,靠在門口的牆上喘了幾口,又把一名企圖趁我喘氣衝進來的保安踢得飛到對面牆上,卟地一聲從牆上滑下來,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這才轉身道:“鄭部,你不是叫我兄弟了?既然是兄弟,今天爲了不讓鄭部你受傷害,我便給這些傢伙砍翻了也值得了!”

    鄭部這陣子滿心裏都讓我們這三個忠心爲他着想的“好人”給感動得話都說不出來了,只是狠狠地握着拳頭,嘴裏喃喃地道:“好兄弟!好兄弟!”

    外邊的保安多半也是怕死的,幾個不怕死的給我踢飛了之後,便一夥人都集中起來把這片圍着,就是沒人敢上前衝進來。後邊一箇中年漢子跳着腳罵:“奶奶地,給我上!養活你們這一羣人幹什麼吃的?真他媽一羣廢物!”

    看來這白臉男子便是那鐵市長的小舅子了,我嘿嘿一笑,大聲道:“媽X的,不怕死的自己來!”

    這時候本是滿滿當當的各個包間裏的人都在四周涌了出來,膽兒小的直接跑了,這會兒也省了錢買單,膽兒大些的索性站邊上看熱鬧,這會兒聽我這麼一說,有不怕事兒大的便起鬨着:“是啊,緊趕着讓保安上去幹什麼,你他媽地這麼怕死在後邊不上?”

    那白臉男子臉都氣得有些發綠了,惡狠狠地道:“媽X的沒事兒的趕緊走,老子今天要大開殺戒了!”一邊便摸出手機來打着電話。

    我正鬱悶這傢伙要打給誰呢,看着奇怪得緊,難道打給鐵市長?想想不大可能,要是這點小事兒都擺不平的話,他也難得鐵市長的信任了。邊上有些傢伙看着這事兒可能真要鬧大了,心裏也有些打鼓,慢慢便有人開始往門口溜。

    看着看熱鬧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那白臉男子電話也打完了。盯着我一臉獰笑道:“媽X的臭小子,你等着,老子的高手馬上到,看不把你幾小樣的給剁了!”

    我納悶不已,這破地方還有高手?忽然手機在口袋裏狂吼起來:“你的頭髮亂了,你做錯事了……。”我看着門口不敢動手的保安,伸手把手機摸出來接了,便聽子創的聲音道:“江哥,李進打電話來,說有人想借咱們的人去打架,你看能給他人不?”

    我一呆,道:“去哪里?”

    子創道:“對了,就是你起初打電話問過我哪裏有漂亮小姐的那家酒店,叫什麼得月樓的。”

    我嘿嘿一笑,低聲道:“拷了,我們正給他們堵這兒呢,你想讓自己兄弟過來打我不成?”

    子創一愣,呼呼笑道:“江哥,你老人家也有給人堵着的時候哈,嘿嘿!有事兒不?不事兒我帶人過來,宰了他們。”

    我嘿嘿笑道:“我要有事還能給你打電話呀,好了,掛了,你該幹嘛幹嘛去。”

    那白臉男子這會子得意非凡,一邊收擾着人叫囂着:“把他們給圍死了,了,讓你們上你們十幾個人也不敢上,還得讓老子花錢請人來!那邊走道上也去幾個!他們要從那邊跑了怎麼辦?!真是一羣豬!”

    那傢伙正忙得不亦樂乎着,外邊忽然一陣警笛狂鳴中,一大隊數十名警察便荷槍實彈衝了進來,一陣忙亂中,把所有人都分割開,包圍了起來。

    陳局這才扶着身子都有些軟了的鄭部,招呼我過去,把人交給了我,讓我從後門兒把人帶走,然後整了整衣服,隨李剛從門都早給踢飛了的包間走了出去。

    我看他二人走了,這才扶着鄭部快步向後邊走道跑去,穿過防火通道,下了安全樓梯,到了酒店後邊大門處,打開門到了外邊街上,恰好遇到輛剛送客人到酒店空車出來的出租車,趕緊招了下來,扶着鄭部上車,一溜煙兒往政府大院去了。

    在政府大院門口下了車,鄭部強撐着身體站起來,搖搖晃晃在前邊走着,我直把人送到了他住的小樓下,這才道:“鄭部,您先休息着,今晚兒實在是不好意思,沒想到會出這種事兒,趕明兒,我再給您安排好時間,咱們不去那種複雜的地方,給您送上門兒來,可好?嘿嘿,我知道您喜歡哪種女女,保證讓您滿意了。”

    鄭部輕哼了聲,正了正神色,四下裏看了看,低聲道:“江兄弟,這事兒就麻煩您了,在這這麼久,也沒個好朋友,出去玩也沒幾回……,來的時候別讓人看見,我手機號給你,先打電話,我就出來接你。嘿嘿,男人麼,就這麼點事兒!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別讓你那小女女獨守空閨,嘿嘿,要是你那女女再高些些,只怕我也流口水呢!好好珍惜呀兄弟!”

    看着鄭部一搖一晃地進了小樓,我只差點沒衝上去把這牲口按地上狠踩幾腳了。

    雖然這種想法也只是YY着,但總比什麼都不做好,至少,心裏平衡些。孃的,魯訊先生真是能人,把中國人的YY總結成了一種精神,姓阿名皮蛋。

    走到大院門口,這才發現那站崗的居然還是以前見過的那孫姓的年輕大兵,不由笑道:“李兄弟,真是緣份啊,每次來都能遇到你!”

    那警衛也笑着從崗亭裏走出來拉着我的手嘿嘿笑道:“江哥,是你啊,我正想着,怎麼這些日子都不見您來政府大院逛逛呢。您上回給我的那手機號碼我記得牢牢的,正準備着什麼時候給你打個電話問候下呢。”

    我不好意思地道:“以前見過好幾回,都還沒問過你的名字,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是江XX。”

    那警衛趕緊拿手機出來,把名字記上了,這才道:“江哥,我姓孫,孫小成,老爹希望我什麼事都能有個小成就行了,可是我到現在還什麼都不成,呵呵。”

    我微微一笑,道:“你那姐夫不是團長麼,怎麼不幫襯着些呀。”

    孫成嘿嘿笑道:“我這不是在這混個資歷麼,明年我就上軍校去了。本來我是死也不去的,可是上回聽了江哥說的那些話兒,想了想,蠻有道理的,這年月,在部隊裏要是沒點上進心,那還不如不當兵了呢!”我拍拍孫成的肩,呵呵笑道:“有這念頭就好,咱們只要敢想了,才能作出來,要是想都不敢想,那做人還有什麼意思了。”

    一邊便有出租車停在了大門口下客,孫成忙過去把那車叫過來,笑道:“江哥,夜了車少,您先回,有空咱們再聊。”

    我輕輕點了點頭,坐上了車。這小子,知道爲別人着想,人又機靈,要是在部隊裏有他那姐夫幫襯下,將來保準有前途。

    坐上車,這纔想起答應過要給張科打電話,沒法子,現在是非常時刻,這女人最好先別得罪。撥了她的手機,只響過兩聲,那邊便接了,我心裏一邊嘀咕着這女人該不會是一直手裏都拿着手機等我打電話過去吧?!拷了,看來今晚這電話一打過去人也是跑不掉要再獻身一回了。

    果然張科在那邊嗲聲道:“親親,你忙完了呀?妹妹好想你,咱們見一面好不好?妹妹告訴你我是怎麼想着你的,嗯?……”

    我無奈地道:“那好吧,你說在哪兒,我這在出租車上,馬上就能到。”

    張科喜道:“親親,真的?!呀!你在車上了?那就在我們賓館附近的小塘酒店好了,這裏人少,正好……嘻嘻。親親,我掛了哈,我先去訂房間,然後在大門口等着迎接我的好哥哥!”

    前邊那出租車司機隱約聽着,居然也沒問我要去哪兒,便直接啓動了車子,一邊嘿嘿笑道:“哥們,小塘酒店是不?十分鐘內到!嘿嘿,你這女女地聲音聽着真爽!”

    我摸摸鼻子,囧得臉都有些發紅了。奶奶地,明明是偷情的事兒,偏生弄得好似人人都知道了一般,居然把偷情也變成了公開的祕密,這年頭,還允許有點隱私不啊!不過想想在這科技發達的年代裏,你想要有隱私,那簡直是做夢!簡單些說你的個人資料吧,最明顯的地方就在你每天用的手機上,現在移動聯通都要你實名制,這一實名制的話,全國人百分之九十以上個人的資料都到了移動聯通手裏,即便是別人不知道,他們公司的內部人員還能不知道?要是有那麼一兩個有心的,把這些資料下載過來,隨便拿哪個網站上一貼,你的身份就是個公開的祕密了。誰又能保證整個電信營業商裏的所有人都不瀉密呢?

    想想還是省省吧,沒準兒剛地管通電話在移動公司裏就都會有備份,還來屁的祕密可言呀,也懶得去追究那司機的道德問題了。畢竟道德只是嘴上說說的東西,你想讓一個不講道德的人講道德,沒準人家還認爲你神經病了呢!

    到了小塘酒店,這都穿越了整個城了,居然真如那司機所言,不超過十分鐘,看來,這城也真太小了些。

    張科在大門口透過玻璃門早早地看着我到了,跑出來拉着我的手便往酒店裏拖,一副恨不能立馬把我吞地肚子裏的樣子。

    我不禁有些懷疑這女人是不是裝出來的,這世上真的會有這般急色的女人呀?說出來只怕也是沒人相信的。

    到了張科開好的房間,這娘們一進門立馬把門兒一關便往我懷裏鑽,把一肉乎乎的身子都快揉成肉餅了。一邊便喘着氣伸着手對我下邊下了手。

    我手一伸,攔着張科急吼吼的手,皺眉道:“別急嘛,真是的,也不搞點情調出來,幹這事兒就跟趕鴨子上架似地,硬來怎麼行呢!”

    張科嘻嘻一笑,道:“親親,你要情調是不?妹妹便給你情調!”兩肩一縮,一個白花花的身子便從毛紡裙裏脫落出來,直看得我目瞪口呆。估計這是我見過的脫衣服最快的女人了。這女女居然有這種天份,倒是沒看出來,以前都小瞧了她哦!

    張科見我看得眼都呆了,嫵媚地一笑,伸手抓着我的手,放她那一雙腿中間夾着上下磨蹭着,一邊嘴裏噝噝吸着涼氣,輕嘆道:“好久都沒這麼舒服過了!親親,你摸摸我下邊有水水不?都是爲你流的呢!”

    手給張科一雙有力的腿夾着,只好往那中間柔軟處滑去,還沒到地頭,便感覺着這娘們一雙腿上早溼滑得不行了,不由爲這女人這麼強烈的YU望而驚歎不已,從打電話到過來這一會兒,便流得一塌糊塗的,看來還是曹雪芹老先生理解女人啊,居然說出了一句:女人都是水做的,這樣子的至理名言。怪不得紅樓夢能名揚千古呢!

    張科見我開始動作,便叉開腿任我撫弄着,一邊上身貼在我身上,一雙手快速地剝着我身上的衣服。

    見這女人這麼急,心裏也想着教訓教訓她,要不然以後老是這麼急吼吼的每次一打電話便想着這回事兒,那還了得!

    待向張科把我身上的衣服都扒得差不多了,我雙手用力,把這娘們背對着我雙腿跪地按倒在地上。張科回頭媚眼如絲地道:“江哥,親,妹妹最喜歡你從後邊來了!趕緊的!妹妹急得不行了!”

    我悶聲不響地撈起這女人的,把那東東在她下邊磨了磨,便盡力刺了進去。張科唔呀一聲,樂得輕呼慢喝起來。

    我耕田般扶着這女人的腿兒狠命進出了幾回,直弄得這女人舒爽得直踮了腳跟兒把狠勁兒往我那處撞着。

    我嘿嘿一笑,抽出來,盯着這女人那處,雙手固定着她的一雙粗腿,狠狠地入了進去……。

    張科驚呼一聲,慘烈得跟殺豬般,全身顫抖着擺着臀想要脫離開來,我哪裏能讓她便如此離開,雙手用力,只把這女人的下邊死死固定在我雙腿之間,一邊嘿嘿笑道:“媽X的,你還要不?老子讓你爽個夠!”

    這個,呃,凡是人都有邪惡的一面,不能說我就是個邪惡的人,正如同不能因爲好人做了一件壞事就說他是壞人一樣,也正如同不能因爲我這破書有了這麼一小段兒某些人看不習慣的字就說我這書是H書,應該和諧掉,嘿嘿,應該原諒,應該體諒,應該雙手合什,大聲念一百遍“阿彌陀佛,我佛慈悲!”

    張科嘴裏雪雪呼痛,一邊嘴裏顫抖着道:“江哥,你別弄那裏了好不?天啊,好痛的,你便是要弄,也得先告訴我一聲,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呀!忽然來這麼一下子,痛得我都不想活了!啊!你還弄!嗚嗚嗚,讓你弄前邊你還不開心的,這下好了,後面也給你弄了,看下回你還能折騰我什麼!”

    這會子我纔沒工夫跟這女人廢話,沒料到的是這女人後邊居然緊得跟處子一般,那緊逼着我那硬挺處,直想把我那東東擠出來的滋味兒,比強女乾女女還爽(我沒試過,想當然耳,嘿嘿,YY小說麼,自然可以隨便點兒,不必引經據點的弄那麼清楚。)。只想着要把下邊狠命頂進那更深更火熱處,讓心頭狂燃的YU望得以稍緩。

    一次不能到得頂點,再來一次,再不行,再來一回。

    我閉目只顧下邊狠勁兒折騰着,享受着這女人身體的溫暖和緊窄,看也不看滿臉淚水的張科一眼。

    這娘們這會子再也沒了力氣掙扎着想脫開來,整個上半身都趴倒在地毯上,任我在她後邊肆意進出作爲着。粉紅的壁燈下,只能瞧着張科一臉的淚水和零亂散落在地毯上的青絲。

    弄了一會兒,感覺着這女人後邊也不是那麼緊張着了,張科居然趴在地上輕輕哼起來,臉上也有了些光彩,忽然輕聲道:“親親,快些,有感覺了……”

    我不由大跌眼鏡,我拷了,這女人什麼東東做的?這一陣子便連後邊給入進去也能有了感覺?

    這人還真不能不信邪。以前家鄉的時候有個五十多歲的孤寡老農民,跟人吵架的時候,別人罵他明天給車撞死,這老頭子嘿嘿一笑,不以爲意,活這麼大年紀了,什麼沒見過呀,你說我死我就能死了?!晚上的時候還跑去鎮上髮廊裏花二十塊錢找了個小姐包夜,名曰沖沖喜。沒料到第二天從鎮上喜氣洋洋地回來的時候,一個眼花,跌倒在馬路正中,剛好前邊是個大彎兒,一輛大貨車飛馳着衝了出來……。自此,跟那老農民吵架的中年婦女便以神靈附體自居,後來竟然成了當地有名的“仙娘”,專爲人看風水測命運,幾年下來,提前奔了小康,給跛腿的兒子娶了個十八歲的小媳婦。

    我也終於信了,有的女人天生便是YIN邪的!

    心裏氣憤得要死,奶奶地,還以爲這麼着便能讓你吃吃苦頭呢,沒想到如此這般你也能甘之如飴的享受着。下邊更是用力甬動着,直來直去,長進長出的好幾百回合之後,張科在下邊已嬌呼連連,卻再沒了一絲疼痛的意思。

    地毯上也不知道給這女人流出的水水給溼了多少回了,我也懶得計算這些小事兒,反正這女人有的沒的便是一潑水水涌出來,跟水龍頭沒擰緊水壓又一時高一時低的時候一個模樣。

    好一陣子過去了,張科連叫喚的聲音也開始嘶啞起來,覺得這般還不過癮,乾脆揚起了一條白嫩的腿,讓我抓着,這娘們從自己腿間瞧着我與她交接進出處,頓時快意連連,短短一分鐘之內下邊都水流不斷。

    我瞪着這娘們下邊兒黑糊糊的那處不時明晃晃的水水涌出,一時腦子有些短路了,只怕再這麼搞下去,這娘們一直這麼不停地流下去,一會兒退房的時候賓館裏邊來檢查發現地毯上這麼溼,跟水衝過的一樣,只怕還會讓我們賠地毯,也不知道這地毯貴不?今天出來身上只帶了張裏邊只有三四千塊的卡,不知道夠賠不?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張科終於再次呼痛起來,恨恨地道:“這處怎麼這麼不經用?!這一會兒便痛得火燒一般,親親江哥,別玩了好不呀?妹子三年的水水今晚兒都流光了,後邊也給你弄得只怕皮都破了,再玩下去,只怕妹子今晚兒要死在你那東東下了!”

    我憋了口氣,道:“奶奶地,我還沒舒服呢,你自己爽夠了便要扔下老子不管了麼?”

    張科趁我不注意,身子往前一趴,腿兒蹭蹭地在地上爬動着,爬到前邊牀跟前,撿了條小愛愛三下兩下便套上了,嘿嘿笑道:“親親,妹子後邊真受不了啊,要不下次再弄好不啦?下次保證讓親弄個痛快,成不?”

    我悶哼一聲,兩步跨上前去把張科扔倒在牀上,嘿嘿笑道:“老子就喜歡今天要,你看着辦吧,要是不給,老子就強女!”

    張科嘻嘻一笑,一隻手捂着手邊兒,道:“除了這處,其他兩個洞洞,隨你強女幹也沒關係!”

    我拍拍經科的粗腿兒,笑道:“我就喜歡你後邊,今天給開了,要是不弄個痛快的話,怎麼對得起我這麼辛苦地幹活兒呢!”

    張科白了我一眼兒,伏子一口咬着我那處,吞吐幾下子,才道:“玩了人家的那第一回,還不讓人那兒休息休息的,真是沒點良心的主兒!”

    我起身推開張科,道:“好了好了,你也別弄了,什麼時候你那後邊兒好了再叫我用吧,給你這麼一說,這陣子也沒心思弄這事兒了,我去洗個澡,你要陪我不?”

    【m.fcxw.cn手机版为您提供《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免費閱讀!】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mlm-woman/1320.html

    下一篇: 正文 046 做大——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上一篇: 正文 043 勾結——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快速直達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導航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