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直達: 論壇 家園

正文 043 勾結――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中国反传销网 时间:05-08 22:24 点击:
    我見勢不妙,我也不確定在場的兄弟身上有沒有帶着傢伙,要是一會兒真搜出來了,只怕吃不了兜着也走不了啦!心念動下,拿起手機來給李剛打電話,接通之後趕緊道:“李哥,我這裏發生了點誤會,有兩名警察聽着我這裏一個小丫頭的胡話,非說咱們這裏藏得有槍,正僵着呢!”

    李剛一聽我說話微微緊張着,心下哪裏不知道怎麼回事兒,趕緊道:“你把手機給那兩警察,我跟他們說。”

    我把手機遞給那名年紀大些的警察,笑道:“刑警大隊長找你們。”

    那年紀大些的警察疑惑地接過手機,放耳邊聽了兩句,臉色變了變,又應了幾聲“是”,收了線,顫抖着手把手機還給了我,臉上一片青白,強笑道:“真是對不起您,原來是咱們弄錯了,真是不好意思呀,打擾你們吃飯了!”一邊收了槍,恨恨瞪了一眼晴晴,道:“以後沒事兒別亂報警,真給你害死了!”一邊拉着那還舉着槍的同伴道:“趕緊走!想讓局長來請你離開是不是?!”

    那同伴臉色也是一緊,低聲問:“剛纔是誰的電話?”

    年紀大些的警察推着同伴誰道:“咱們一邊走一邊說!”一面回頭強笑道:“真是不好意思哈,還請您在李隊長面前美言幾句,要不然,咱們哥倆就得打回原形去守大門兒了!”

    我呵呵笑道:“兩位說哪裏話來,這不過是個誤會麼,我會跟李隊長解釋清楚的。啊,你們要不一起吃個便飯再走吧?!”

    那兩警察哪裏還敢留下來吃什麼飯,一面訕笑着幫我關上門兒,下樓去了。

    我冷着臉瞪着一臉不知所措的晴晴,半晌才從牙縫裏擠出句話來:“吃過飯我親自送你去火車站,今天就給我回去!”一邊頭也不回地過去招呼着兄弟們繼續吃飯,看也不看晴晴一眼。

    正吃着,李剛的電話回過來了,嘴裏塞着吃的,一邊起身到沙發那邊坐下來,按了接聽鍵,故意把免提打開來,就是要讓那不開竅的晴晴聽見!

    李剛埋怨道:“兄弟,你這是怎麼了?自己家裏的事兒也不弄弄好,差點弄出岔子來。”

    我呵呵笑道:“這不還有李哥在嘛,對了,李哥,那兩警察也蠻實在的,回去後你別太責備他們,都怪我這裏的人沒約束好,給你添麻煩了!今晚兒請你喝酒賠罪!”

    李剛嘿嘿笑道:“那我便不客氣了,對了,事前不許讓我老婆知道,要不然,就她那脾氣,又得跟我鬧半天!”

    我拍胸保證着:“這事兒李哥你便放心好了,這麼久沒見着陳副局了,要不一起請來,今晚兒黃鶴樓,我做東!”

    李剛笑道:“那可好,只不過,現在陳副局那個副字去掉了,前天剛撥亂反正了。我先與他通個電話,兄弟你請客,他怎麼也會來的!”

    我呵呵笑道“那便麻煩李哥了,嗯我便先掛了,晚上大家再詳細說說話兒!”

    晴晴見我掛了電話,這才恨恨地道:“官匪一家!怪不得你這麼囂張着!”

    我冷冷地道:“現在哪裏不這樣?就知道你是個沒見過世面沒見識的臭丫頭,差點壞我的事兒!”

    晴晴臉兒一陣紅一陣白,真想便這麼就轉身走了。想想又捨不得,看着吃飯的時候那些女女與這傢伙親熱的模樣兒,倒真不像是給逼着的,看來真是自己弄錯了。心下後悔得要死,一時又找不到好法子能再留下來,只站在那裏把個脣都咬得快出血了。

    琴韻放下碗筷,過來衝我笑笑,拉着晴晴過去飯廳裏把晴晴按着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笑道:“趕緊吃飯,吃過飯跟姐姐一起去外邊逛逛!”

    晴晴看着一桌子人都瞪着自己,哪裏敢坐下吃飯了,喃喃道:“琴教練,我還是趕緊走吧,要不然,一會兒怕是走不了啦!”

    琴韻瞪眼道:“瞎說,誰說了要把你怎麼樣了?小女生難免不犯錯誤的,知道錯了就好了,別理他們!”

    晴晴手足無措地道:“琴教練,我真的,我還以爲這些女女都是給江哥老大給綁着在這裏呢!我真不是故意要報警的,你們就放過我吧!我回去後保證什麼也不說,好不好?”

    映雪哼了聲道:“剛開始的時候還以爲你是好人呢,沒想到竟然報警來抓咱們,你哪隻眼睛瞧着我們是給江哥哥綁架了?睜着眼睛這麼大也看不明白事兒!虧江哥哥還對你那麼好,找琴姐姐來教你,就是怕你出事兒,沒想到還沒上手教呢,你就搞出這麼大動靜來,真服了你了!”

    晴晴瞧着這麼小的女女也在說自己的不是,心裏大不是味道,想想自己畢竟比這裏的好幾個女女都看起來要大,又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竟然給這些女女瞧不起,真恨不能找處地縫兒鑽進去,再也不出來了!

    琴韻笑道:“好了啦,大家都別生氣了,不是都沒發生什麼事兒麼?別罵晴晴了,晴晴也是一片好心,想幫咱們呢,只是沒想到幫了倒忙罷了。”

    仙兒把碗裏的最後一口湯喝完,拍拍胸道:“好飽!小四川做的菜越來越好吃了啦!趕明兒你去考個什麼高級廚師證,保證不成問題。”

    小四川便在另一張桌子上嘿嘿笑道:“多謝夫人誇獎了,這證我倒是不想考了,只是跟着江哥,比有個特級廚師證都強呢!”仙兒便瞧着晴晴笑道:“別擔心,小四川的菜裏沒毒!趕緊吃呀,這麼漂亮的妹妹,要餓瘦一分,便不協調了呢!”

    仙兒表了態,其他幾女女也不好再有什麼其他意見了,一個勁兒勸着晴晴吃飯。

    晴晴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瞧着沒人再對自己惡眼相向了,這纔敢拿起筷子來,胡亂吃了些東西,便忐忑地道飽了,還不知道一會兒是不是真要把自己給送回去了。吃飯這一會兒瞧着這裏的人其實都蠻和善的,哪裏有半分的樣子了!在學校裏還從來沒見過這麼融恰的團隊,大家都兄弟姐妹般無拘無束着,心裏更是恨自己的孟浪,給他們添了麻煩了。

    我見晴晴起身不吃了,便道:“你的行李還沒打開來吧?正好,提上,我送你去火車站,這裏不適合你呆了。”

    晴晴咬着脣不說話,身子也不動,可憐巴巴地站那裏一句話也不說。琴韻便上前拉着晴晴道:“我可不管,你是把晴晴交給我了,這會兒又想來安排她的事兒,我可不依了!江主任,我便帶晴晴出去走走,順便告訴他些在這裏的規矩,保證以後晴晴不會再犯這類似的錯誤了,好不?”

    雖然這晴晴鬧了這麼大事兒出來,要是我真把她趕回去了,只怕以後想要她再爲我做事的話,那就千難萬難了。現在琴韻出面挽留,一方面不好駁琴韻的面子,其實心裏也捨不得這全國排名第三的超級黑客,摸了摸頭,看了眼裝可憐的晴晴,道:“你們也別出去瞎轉悠了,下午寶寶要帶映雪去迪廳,那邊是我們自己的產業,你便跟寶寶她們一起去吧,順便讓寶寶也與這臭丫頭說說,很多事兒你剛來,也未必知道,有寶寶在,能說得清楚些。”

    琴韻嘻嘻笑道:“那可多謝江主任給面子了!”一邊便拉着晴晴到邊上坐下來,瞧着飯廳過來的唐寶姐妹,不好意思地道:“哪位是寶寶妹妹?我還不認得人呢!”

    唐寶寶便過去坐琴韻身邊,笑道:“我是寶寶,我笑的時候酒窩兒在右邊兒,貝貝笑的時候在左邊,很好認的呢!”

    我看家裏沒什麼事兒了,便起身對仙兒道:“我出去轉轉,你把家裏的事兒安排下。”

    仙兒點了點頭,細心地道:“要帶上兩個人不?萬一有什麼事兒……”

    我呵呵笑道:“我便在附近走走,哪能出什麼事兒呢!便是出事兒,我還怕過誰來了!捏了仙兒剛吃過飯紅撲撲的臉兒一把,便轉身出去了。

    在小區裏轉了一圈兒,四下裏都是老頭子老太太在小區院裏走動着,看着一個個蠻和善地招呼着,真是個奇妙的地方,大家相互間並不認得,也招呼得跟幾十年的才熟人一般親熱。

    看了看一羣老太太扭的秧歌,一個個老太太年紀都不小了,這麼冷的天裏卻熱得外套也穿不住了,滿頭大汗地在那一個動作一個動作仔細地做着,仔細勁兒不比車工在做精密車牀的時候那認真勁兒差半點兒!

    轉身正準備出去轉轉,便見子創在我身後吸溜着鼻子嘿嘿笑,我也嘿嘿笑,道:“你跟來幹嘛啊,我只是想出來透透氣兒!”

    子創亦步亦趨地跟着,認真地道:“江哥,現在這小城裏雖然咱們站穩腳根了,便還是有很多人都不服氣咱們,要是你一個人外出,很容易出事兒。明着的咱們不怕,暗箭難防啊,多個人也多個照應。”

    我輕笑道:“只怕他們想動我也沒那膽兒,你放心好了,現在這城裏公安局那邊有人給下邊混混都打過招呼了,沒人會冒大不諱來動咱們。公安那邊需要的只是個安定的假像而已,咱們只要事兒不做得特別打眼了,他們都會站咱們這邊的。至於下邊的這些混混們,誰管理其實都一個樣兒,只要咱們現在能給他們的不比以前他們得到的少,那他們爲什麼要犯那麼大力氣想着來扳倒咱們呢?!人啊,有舒服日子的時候誰想去過冒風險的生活。”

    子創嘴裏答應着,腳下卻是一步不拉地跟着,一邊道:“江哥,忘記帶香菸了,懶得回去拿,給一個吧!”

    我知道子創是擔心着我一個人在外邊出事兒,找些話來拉着,怕我趕他回去,也不拆穿,把香菸拿出來一人一根抽着,一邊沿着街道慢慢走着。

    走了一段兒,我問子創:“你知道我既然在這裏站住了腳,爲什麼還要在公司裏搞傳銷麼?”

    子創搖了搖頭,笑道:“我不知道,我也懶得去想,反正只要江哥做的,多半都是有道理的,不會讓兄弟們吃了虧,我懶得費那心思去想那麼多。只要江哥吩咐的,我盡力去做好,最後江哥一定是不會讓我白忙活的。”

    我呵呵笑道:“那我要是弄得自身難保了呢?那時候你還信任我不?”

    子創笑了笑,正色道:“雖說江哥不會有那一天,便是真正到了那時候,先倒下去的一定不會是江哥,兄弟我一定先在江哥前邊擋一陣!”

    我叹了口气,道:“子创,你这是何苦呢?”

    子創深吸了口氣,道:“江哥,這麼多年下來,我已經習慣了跟在你的邊走,要是你倒下了,我便是還能站着又還有什麼意義?”

    我眼睛有些模糊了,拍了拍子創的肩,認真地道:“子創,我們永遠也不會有那一天的!我們能做到最好!”

    也許子創不明白我說的做到最好是指的什麼程度,但是我心裏清楚。

    在小區附近轉了一圈兒,看了看時間,快到出寢的時間了,我和子創一邊閒聊着一邊往回走。

    忽然子創指着前邊一穿着及膝羽絨服正急急忙趕路的女女道:“那不是那叫什麼周小紅的女主任麼?!”

    我擡眼一看,是有些像,那女女聽着子創這麼大聲說話,也停住了腳步,轉過頭來,果然是周小紅!見着我和子創,周小紅三步並做兩步跑過來在我面前站定了,輕喘着道:“江主任,我特地從宿舍跑過來你這兒,想見見琴韻,不知道她現在有沒有時間?”

    我輕輕皺了皺眉,周小紅這又是演的哪一齣?剛剛分手就又覺得後悔了?昨天還一副女強人的樣子,要把琴韻嫁給我,這會子就又覺得離不開了?

    我淡淡地道:“這是你們之間的事兒,不必問我。”事實也是如此,要是琴韻真的想離開你的話,你周小紅說破了天也沒用的;要是她覺得跟你在一起還有些期望,還能有未來,那麼我想阻止上也阻止不了。說白了,就算是我那天跟琴韻在一起激發起了琴韻對男人的性趣,而現在我與琴韻也並沒有在一起,她還是自由人,沒有任何牽絆。你周小紅與琴韻之間的那點破事兒我懶得管也管不了。

    周小紅黯然點了點頭,道:“江主任,其實我今天來也找你有些話要說。”

    我心裏一動,這娘們難道還想在我這裏得到什麼不成?相信琴韻跟我那天下午的事情也沒可能會告訴周小紅,那周小紅又有什麼理由來敲詐我呢?我這人還怕你來敲詐不成?我呵呵一笑,對子創道:“你先回去吧,我與周主任說幾句話便回來。”

    看着子創走了,我轉頭對周小紅道:“周主任,有什麼話現在說吧。”

    周小紅忽然不管不顧地雙膝一軟,跪在了我面前的地上。嗚咽着道:“江主任,你救救我吧!”

    我大吃一驚,趕緊伸手把周小紅拖起來,看周小紅一臉的苦情的模樣,心裏也是一陣的感觸良多。同性戀雖然在國內是很多人都不理解不能容忍的,但在某些西方國家卻幾乎成了種流行的趨勢。其實我心裏也知道同性戀異性戀沒什麼區別,不理解的人只是出於一種習慣性的傳統文化所抵制着,今兒個見着周小紅這麼爲琴韻傷心,一向強勢的一人兒竟然對着一個男人下跪,心裏不由一陣感慨。

    其實同性戀要比常人承受更多,包括世人的不理解和非議,兩個同性戀者要真正能在一起走過幾年時光,必定感情也極深厚了。

    看着周小紅這般模樣,我也不知道說什麼能夠安慰她,只道:“周主任,你趕緊站起來,別人看到成什麼樣子!你跟琴韻的事情你自己去與她說明白纔好,跟我下跪幹什麼?我跟琴韻真的沒什麼,她現在在我家我也只是出於對張科的安排表示服從而已。”

    周小紅好一陣子才站直了身子,撫着臉嗚咽了一會兒,才道:“江主任,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琴韻那天下午從你這裏學習回去之後臉色就不對勁兒,不時傻乎乎地一個人笑着,對我又哪裏都瞧着不順眼,後來晚上要休息的時候她居然直言不諱地說要跟我分手。江主任,你幫我勸勸她,好不好?我知道張科把我和琴韻的事情肯定都告訴你了,要不然你是不會留下她的。算我求你了,江主任,你勸勸琴韻,讓她回來吧,只要她肯回來,要什麼我都給她!我真的不能沒有她啊!”

    我嘆了口氣,淡淡地道:“你能給她一個家嗎?”

    周小紅一時語塞,是啊,能給琴韻一個家嗎?家的含義不只是有兩個人生活在一起,還有孩子,有雙方父母和社會的認可,周小紅給不起!

    我也不想過於刺激周小紅,便道:“周主任,我先回去了,如果你想見見琴韻有什麼話跟她直接說的話,那請你跟我一起去宿舍吧!不過,我勸你在去見她之前,最好想好我剛纔的話的答案,要不然,你去了也是白去。要知道,一個女人年紀到了琴韻這時候,需要的不只是激情,更重要的是要有一個安定的避風的港灣,一個家。”

    我轉身便走,頭也沒有回,我知道周小紅不會跟來,她也是個極有理智的女人,剛纔在我面前的失態已經到了她的底限,要是再跟着我上樓去,面對琴韻的時候,只怕會受到更多的傷害。我想,在她沒有絕對把握的時候,是不會再來找琴韻了。

    我上了二樓,拐角的時候看着小區門口周小紅轉身離去的身影,那麼孤單,在冬日的陽光下顯得那麼無助……。

    下午講課什麼都是些套話套活兒,自不必細說。

    下課之後,坐在客廳裏好一陣子,看着空空如也的大廳,忽然感覺這屋子實在空曠得可怕,以往人多的時候倒不覺得,這會子一個人坐在客廳裏,便仿若是呆在一個封閉的空間裏一般。怪不得那麼多人家裏有配置很好的電腦不在家裏上網,還跑網吧去,原來,人也害怕孤獨。

    喝了一陣子茶,忽然有人打電話過來,一看,原來是小志經理打過來的,趕緊壓低了語氣,接通了電話:“小志經理,有什麼吩咐?”

    小志經理呵呵笑道:“江兄弟,大喜事啊!真是恭喜你了!看來你又得做公司裏的第一人了!這樣子的,前些日子我把你在公司以來做出的事蹟上報到了總公司,總公司高層決定給你特例:在你的點數達到什麼程度,便直接升你到什麼職位,不必再討論、考覈!江兄弟,呵呵,現在我可是要稱呼你聲兄弟了,從現在起,你就是我們公司的經理了!”

    幸福來得太快,我還沒來得及消化,小志經理又道:“江兄弟,任命書最遲三天後就會到DSQ,我現在正幫你預訂酒店,你升經理之後,我準備宴請公司所有員工,在黃鶴樓爲你慶祝呢!”

    我故意把聲音弄得有些顫抖,誠惶誠恐地道:“小志經理,這,這是真的?”

    小志經理哈哈大笑道:“兄弟,千真萬確呀!我可是在公司熬了兩年多才到這個職停業位的,沒想到你老弟如此厲害,兩個月不到就升上來了!還好你是我的下屬,要不然,我真要眼都氣紅了呢!就這樣,我還得去通知其他區域的經理,到時候大家一起聯歡一場!呵呵,兄弟,你可是爲我爭了大面子了!總公司正在考慮讓我出任區域經理呢!”

    我忙道:“小志經理,那先恭喜你了!你要做了區域經理,那我們在人面前說話也大氣些了!”

    小志經理嘿嘿笑道:“江兄弟,沒有你的成績,我就是撐死了也得再等個一年半載的,沒想到你這般有能力,這麼短時間裏就有了經理的點數,哈哈,真是我的福將啊!嗯先不說了,我得先把這片兒經理的請柬先發出去。這幾天你先把手頭的事兒處理好。由於你是越級從主任直接到經理的,所以你可以任用你手下的兩到三個人做科長,嘿嘿,江兄弟,這就是咱們做經理的的特權了,呵呵!”

    掛了電話,我忍不住也想哈哈大笑,沒想到我的後招還沒用上,就已經給人拉上了經理的位子,真是洪福齊天啊!

    待得串寢的兄弟一回來,我便把五月和子創拉進了原來我住那房間,把門鎖死了。這房間還沒來得及整理,一切都還昨天的樣子。

    五月和子創見我一臉的嚴肅,一時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面面相覷,不得要領。我坐下來才道:“事情一下子來了,剛清閒了一兩天,還沒緩過勁兒來,便又不得安生了。”

    子創滿面狐疑地問:“江哥,到底怎麼了?你說句話啊,弄得有一驚一乍的,現在這小心肝裏一直打鼓呢!”

    我叹了口气,道:“我三天后就升经理了!”

    子創一愣,哈哈笑道:“這是好事兒麼,怎麼愁眉苦臉地呢?江哥在這裏混這麼久,升遷了,還有什麼好愁的?”

    我看五月不做聲,笑道:“五月,你知道我爲什麼發愁嗎?”

    五月笑道:“江哥升經理了,下邊自然得有兩名以上的科長,每名科長下邊起碼還得有兩名以上的主任。只怕江哥是在愁這科長和主任的人選吧?”

    我讚許地點了點頭,正色道:“咱們這裏的兄弟都是來了不久的,真正有管理能力的沒幾個,而且這些科長,主任什麼的都得是我信得過的人,這就難辦了。子創得忙着城裏的事兒,最多掛個主任的名兒,五月算一個,那就是說起碼還缺少一名科長三名主任。不知道你們有沒有什麼好的人選?”

    五月笑道:“江哥真是的,還用得着爲這犯愁麼?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呢,仙兒不能做科長麼?雖然點數不夠,但只要江哥把手底下的人撥兩個過去,不就夠了?”

    我搖了搖頭,道:“城裏的正規產業會越來越多,沒自己人打理的話,肯定放心不下,仙兒只怕是最多也只能掛個主任的名兒。還有唐家寶貝,也最多頂個主任的名兒,好在她們自己原本點數就夠了。我頭痛的是另一個科長的名額。”

    五月想了半天,才道:“要不然,從創哥帶過來的人裏邊挑一個辦事得力些的?”

    我搖頭道:“子創頭一批帶過來的兄弟一個不能動,城裏的事兒人手都不夠,絕對不能再抽人出來,好在,明天子創的第二批人就到了,嗯,這事兒先放放,等第二批人到了,從裏邊挑一個合適的做科長也罷。”

    子創是個沒什麼心眼兒的人,見着讓他關痛的事兒告一段落了,立馬站起身來,哈哈笑道:“江哥榮升了,今晚兒兄弟請客,好好爲江哥慶祝慶祝!”

    五月含笑不语,只看着一脸无奈的我。

    我止住子創道:“這事兒任命書還沒下來,先別張揚,省得落人話柄。好了,沒什麼事兒大家出去玩呀,好久沒打過麻將了,你們陪我玩不?”

    子创嘿嘿笑道:“打多大?”

    五月皱眉道:“我可没钱的!”

    我也嘿嘿笑道:“子创你想打多大?”

    子創哼了哼道:“推倒糊,一塊錢一炮!嘿嘿江哥,你還想黑我的錢,門都沒有!”

    我哈哈笑道:“你這小子居然也學着打一塊錢一炮的麻將了,真轉性了哈!以前在WZ的時候你沒一百塊一炮不玩的。”

    子創奸笑道:“便是那時節給你贏得多了,現在自然不能再那麼輸了,寧願留些錢給幾個小嫂子哄去買衣服,還落個好兒!”

    我鬱悶不已,這小子什麼時候也變這麼奸詐了?!

    到了外邊,五月跑去把麻將拿來,在客廳支了張桌子,雙招呼了小三兒來陪着玩。

    幾個兄弟在一起打麻將,自然不能帶出千的,大家各憑運氣加技術,玩了好幾圈兒,輸贏也不過幾塊錢,倒是子創贏得多些。

    子創便後悔道:“奶奶地,早知道打一百塊的!”

    我嘿嘿笑道:“现在后悔也来得及呀!”

    子創貓了一眼五月和小三兒,又看看一臉期待的我,決然搖頭道:“就玩一塊的!要玩大的你們三家肯定就吃定了我,兩家放胡一家胡牌,我再多錢也得賠這兒了!”

    小三兒嘿嘿笑道:“那怎麼會,最多隻是我在你下家盯緊點,五月在你上家關死點兒,江哥坐你對門兒多胡幾把罷了,怎麼說得那麼恐怖呢!”

    周围观战的兄弟都哈哈大笑起来。

    過了一會兒,串寢去的仙兒和張莉也回來了,見着我在玩麻將,仙兒趕緊拉了個椅子坐我身邊兒嘿嘿笑道:“江哥哥這個我會哦!”

    我呵呵笑道:“我知道你會,你就差一點兒便五毒俱全了呢!”

    仙兒不服氣地道:“我哪有啊,吃喝嫖賭抽,我撐死了也只佔三個,而且我玩牌也從來不賭錢的!”

    我一邊碼牌一邊嘿嘿笑道:“我說的五毒是指:吃喝玩鬧賴,你說說哪一個你不佔了?”

    仙兒便把剛從外邊回來冷冰冰的手往我脖子裏塞,一邊恨恨地道:“讓你笑話我,讓你笑話我!”

    我給凍得連碼牌也沒心思了,跳將起來躲閃得遠遠的,無奈地道:“你就鬧唄!”仙兒見我跑了,趕緊拉椅子拉過去桌子邊上,嘿嘿笑道:“江哥哥走了我來,對了,玩多大的呀?玩大了我可不來的!”

    子创嘿嘿笑道:“不大,一百。”

    仙兒嚇得趕緊站起來大聲叫:“江哥哥,還是你來吧,我怕輸了錢心疼!”

    我端着張莉給我換的新茶,一邊喝了一口一邊笑道:“這也怕的呀?真是的,沒出息得緊!”一邊過去把仙兒攆鴨子般趕一邊坐着,道:“還是我來吧!”

    打完一把,恰好我鬍子創一把。仙兒瞧着子創扔過來的一個鋼嘣兒,忙道:“江哥哥,創哥耍賴,還有九十九!”

    子創嘿嘿笑道:“我有說是一百塊麼?現在經濟不緊氣,哪敢玩那麼大的呀?現在都時興玩一百分的!”

    仙兒便生氣地站起來,要過去收拾子創。子創把外套一甩,做了個大力水手的姿勢,嘿嘿笑道:“小嫂子,俺可不是江哥,會讓着你!”

    仙兒嘿嘿笑道:“你不是俺哥麼?怎麼會捨得打妹妹了?哦――”一邊便下手望子創隆起肌肉那塊兒狠狠掐下去。

    子創吃痛,又不能真還手了,只好閃身甩掉仙兒的手,逃命般跑開了,一邊道:“江哥,以後有這惡妹妹在家的時候,我絕不跟你打牌了!”

    我看了看時間,也快到吃飯的時候了,起身對仙兒道:“我約了李剛在黃鶴樓吃飯,你要一起去不?”

    仙兒搖頭道:“你們哥倆的事兒我纔不去呢,又插不上話兒,只看你們倆在那說些讓人聽不懂的話,還不如在家看看電視呢!”

    我輕輕一笑,道:“那我便去了,你自己在家吃過飯後別亂跑,晚上風涼,當心感冒了。”

    仙兒嗯了聲,道:“我得去瞧瞧寶寶呢,下午我都不準備去串寢的,誰知道安排好空裏的串寢名單之後,她們便先走了。嗯,她們去了迪廳現在還沒回來,不知道會不會有事兒?”

    我想寶寶她們不大可能會出事兒,要真出事兒了,只怕那李進早把我手機打爆了。很有可能是那邊的帳目比較麻煩,映雪又第一天上班,自然得多花些時間教她。便道:“一會你讓子創陪你一起開車去,省得着涼。”

    這倒不是主要原因,怕的是她一女女在外邊走着,要是遇上個劫道兒的,沒準兒到時候連色也劫了,那可丟大人了!

    下午訂好了桌子,到黃鶴樓的時候李剛剛好打電話過來,說他準備去接陳局了。我呵呵笑道:“我早就在黃鶴樓恭候大駕了呢!李哥,真麻煩你了!”

    掛了電話,先點了些冷盤,熱菜準備他們到了之後再點,現在不知道他們喜歡吃些什麼,還是等他們來了之後自己點比較好。

    剛弄好了,電話又響了起來,我一看,原來是張科,這娘們肯定是知道了我要升經理了,馬上打了電話過來吧!

    接通了之後,張科的第一句話果然就是:“江哥,可恭喜你了咧!剛纔小志經理告訴我們大家,你升經理的任命書最多三天就要到了!嘿嘿江哥,沒相到你居然一步登天,升經理了呀,我還以爲小志經理最多讓你做個科長呢!幸虧我跟他說了那麼多好話來,江哥呀,要不,咱們今晚兒找個地方好好慶祝下?”

    這娘們,還真以爲都是她的功勞了,這便來邀功請賞了!

    我呵呵笑道:“這事兒還沒個準兒呢,雖然小志經理這麼說說,沒拿到任命書的時候,誰也不敢相信,寶貝兒,你說是不?”

    張科嘿嘿笑道:“這事兒我看假不了,還從沒見過小志經理這麼興奮的樣子呢!江哥,江郎,相好的,親親,你就給點時間讓妹妹伺候你好不好嘛?!這陣子沒見你,老想着,癢癢得不行呢,不信,你來摸摸……。”

    我拷,這娘們勁兒上來,可是止也止不住的,爲了馬上要到的李剛和陳鬆,我只好道:“這個,這會兒我在吃飯呢,不好出來,要不過一陣我再給你打電話吧?好吧,先這樣,我掛了!”

    趕緊掛了電話,奶奶地,每次給這娘們打電話的時候都得防着她,真累啊!

    坐着閉目養了會兒神,便聽着外邊李剛大聲在叫:“我那江兄弟在哪兒?”

    我趕緊起身把包間的門拉開來,迎出去,笑道:“李哥,這兒呢!”

    李剛便一溜煙兒跑進來,拉着我的手呵呵笑道:“兄弟久等了吧,呵呵!”一邊低聲道:“今天來了位不速之客,便是那宣傳部的鄭部長,我去陳局那兒,剛說着要接你過來,他地邊上辦公室剛好聽說了,冒出來說也要來感謝你呢!我和陳局不好不帶他,只好一起來了,現在在下邊,咱們下去迎一下。”

    我點了點頭,這種世家的公子哥兒,能不得罪自然最好。再說今晚也只是準備跟李剛和陳鬆喝喝酒,打打人情牌,多一個人也無妨。

    便與李剛一起下樓去,那鄭部長正與陳局在樓下大堂裏四下裏指點着酒樓裏的字畫狗屁不通的評論着。

    我和李剛近前一看,他們正看着一幅黃山迎客鬆在大發感慨呢。那鄭部道:“這幅迎客鬆雖然是仿的,但你看這畫工這水墨的着色,頗有一番大千先生的風範呢!我看這書的正版多半是大千先生所作!”

    陳局也打着哈哈道:“鄭部高見啊,我來這裏這麼多次也沒發現這點來,鄭部真不愧爲是書畫界的高人,一眼就看出來了,佩服佩服!”

    我心裏不由狂笑不止,,張大千是畫過黃山迎客鬆沒錯,但技法完全不對路啊,這個用的是潑墨山水的技法,大千先生卻是從未用過這等技法畫過迎客鬆的。再則這鈴印題款都不對,便是稍通書畫的人也不會連這最基本的東西也看錯,看來這傢伙真草包到家了!

    不過看陳鬆都對這傢伙奉承着,我自然也不可能去冒大不諱揭穿他,只好打着哈哈道:“啊喲,原來是鄭部長啊!李哥說有稀客到,我還以爲他哄我玩呢,原來便是鄭部啊,真是請也請不來的貴客啊!”一邊上前打屁奉承幾句,便前邊領着幾人上樓坐下。讓服務員拿了菜譜過來請他們幾人點菜。

    一邊對陳鬆笑道:“陳局榮升了,你也不通知小弟一聲呢,是看不起兄弟是不啊?要早知道的話,大家也好樂呵樂呵嘛!”

    陳鬆呵呵笑道:“其實也沒請客,大家都是爲人民服務嘛,在哪個崗位上都一樣,升了只是換了個工作崗位罷了,沒什麼值得慶祝的。”一邊斜着眼兒擠擠了鄭部長那邊。

    我微微一笑,道:“陳局真是一心爲公,值得敬佩啊!”

    這傢伙,還知道防着鄭某人,當真是在官場上混得久了,知道避忌。

    【m.fcxw.cn手機版爲您提供《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免費閱讀!】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mlm-woman/1319.html

    下一篇: 正文 044 章節名不說了,河蟹太牛X――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上一篇: 正文 042 搜身――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快速直達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導航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