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傳銷網★由親身經歷過傳銷毒害的不丹(筆名)創建,旨在爲幫助瞭解/接觸/身陷其中的朋友認清傳銷的危害及本質!
直達: 論壇 家園

正文 惩罚――传销窝里的女人们全集

來源:中國反傳銷網 WWW.FCXW.CN 编辑:蓝天冰洋 时间:05-08 22:19 点击:
    正玩得開心,便見林仙兒幾個一臉春風地回來了。

    看我們幾個男的正在玩,貝貝便坐過來拉着我道:“江哥哥,不玩了吧,一個破升級有什麼好玩的?我們聊聊天兒吧!今天雪妹妹可威風了呢,全臺下的男的眼都瞪直了,瞧着眼珠子都快掉一地了!”

    映雪不好意思地道:“我都不敢說話的,丟臉死了,仙兒姐姐還罵我來着。”

    我把手里的扑克牌递给边上的四平,道:“你帮我打,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

    仙儿便在边上笑道;“有这种好事儿?我来我来!”一边便要上来抢四平手里的扑克牌。

    我瞪了仙儿一眼道:“你母跟我來!還有張莉和貝貝,我有話跟你們說!”一边不由分说拉着仙儿便往房间走。

    仙兒一邊留戀地看着四平手裏的撲克,一邊大聲道:“四平你等會兒哈,我一會兒跟江哥哥談完話兒便來,這把牌你不準先打哦!”

    進了房間,我把仙兒放開,自己一坐在沙發上不吱聲。等着張莉和貝貝也進來了,我讓貝貝把門關上,在我面前和仙兒站成一排,這才道:“你們不把我說過的話放在心裏是不?不把我放在眼裏了是不?!”

    仙儿扁扁嘴道:“發什麼瘋哦,沒來由的發什麼脾氣呢!江哥哥怎麼回事兒呀?”一边便要走过来问我到底怎么了。

    我指着仙儿道:“你给我站回去!”

    仙兒給我這麼大聲說話嚇得一愣,貝貝在後邊拉了仙兒一把,仙兒才醒過神兒來,趕緊回去站在貝貝和張莉中間。

    我吐了口氣,強忍着怒氣,儘量放平和聲音,道:“我說過不許給映雪洗腦的,你們都沒聽見還是故意把我說的話當耳邊風?要拉她去聽課倒也罷了,還把她當新朋友對待,我什麼時候跟你們說過要這麼做的?今天幾位主任都在下邊,我先都說過了映雪不當新朋友對待,程序都沒走,你們倒好,不問問我也不先跟我商諒一下,就自作主張地把映雪推上臺去,讓下邊的老業務員們都被動的走程序。還好那時候只有李浩一個人在,要是大家都在的話,讓我怎麼在他們面前下得來臺?自己手底下的人都管不了,你們是主任還是我是主任了?”

    仙儿嘟着嘴巴道:“我也只是想……”

    我没来由的火起,大声道:“没让你说话!”

    頓時嚇得仙兒眼淚都在眼眶裏打着轉兒,一句話也不敢再說了。

    我舒了口气,道:“這麼大的事兒不先跟我說,讓我在別人面前丟臉,你們都沒一個有腦子的麼?張莉和貝貝你們不是不知道仙兒要怎麼做,爲了迎合她,居然也不吱聲地支持着。你們就這麼信任她到沒有了自己的原則的地步麼?她做的就算是錯的你們也不指出來,也不跟她提醒着,只知道討好她。知道不知道這樣子損害的不是她?是我!是這個宿舍!你們還想繼續走下去嗎?如果誰不想的話,馬上給我滾,我絕對不挽留!省得以後給你們把這個宿舍給拖垮了!”

    我手指着門,心下早下了決心,要是今天誰從這裏走出去,以後也別想再回來了。

    仙兒嘴脣顫抖着,眼淚再也忍不住慢慢滑下了臉頰。貝貝和張莉相互對望一眼,一聲不敢哼,腳下也不敢稍有動作,只怕一個動作給我誤會了,會把人趕出去。

    我叹了口气,道:“仙兒,我本很看好你,認爲你什麼事兒都可以做得好,能夠管帶着大家,才讓你幫着管理宿舍。這段時間來,你自己想想你都做了什麼?帶頭放肆地在外邊玩兒,上網上到連飯也不回來做了,現在人少,倒還罷了,要是以後人多了,你也這麼做,誰還會服你?一個宿舍裏的人心都不齊了,還怎麼維持得下去?還有,在網吧的時候讓你幫李進的手機上輸下我的號碼,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你居然把一個9輸成6了,害得李進今天上午在小區門口站了半天,就爲了等我。還好沒什麼大事兒,要真有什麼事兒,你負得起這個責任嗎?我做的事情也許別人不知道,難道你心裏也沒個底兒的?要真出了什麼事兒,只怕你想後悔也來不及了!”

    我看了看贝贝和张莉,又道:“本來我們幾個人的事兒,想想你處理得還是蠻好的,可是好好的幾個人,爲什麼非得分出個大小?還一二三,你這麼小的年紀,要真出了什麼事兒需要你來做主的時候,你能做這個主麼?虛榮啊,沒想到在這裏呆了一兩年,不僅讓你學會了怎麼騙人來跟你做所謂的事業,還讓你學得虛榮了。”

    我起身在三人左右走了一圈儿,道:“好了,现在可以说话了,要上诉的赶紧的!”

    貝貝和張莉又你看看我,我瞧瞧你,都不敢說話,仙兒更是把頭都低到了胸前,臉上眼淚花花地流着,把胸前衣服都溼了一大片,哭得肩都抽動起來了。

    我心疼,卻知道這時候絕對不能心疼,要是打一棍子立馬給糖吃,那還不如不打,也省了記恨。便是要心疼也得等着過了這一陣子再說,要不然,以後這幾女女沒個管教了,還不無法無天那才奇怪呢。

    我走近唐贝贝问:“贝贝,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唐贝贝赶紧摇摇头,低声道:“江哥哥教训的是,贝贝以后都不敢了!”

    我又转过去问张莉道:“张莉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没有?”

    张莉笑笑道:“江哥,你老人家說的話兒,我們哪裏敢有不同的意見呢!”

    我瞪眼道:“少嘻皮笑脸的,要卖笑去大街上!”

    我站在仙儿面前,瞧着仙儿,叹了口气,道:“你肯定在心裏罵我,對不對?你想怎麼罵就罵出來,別窩在心裏,今天咱們有什麼話都敞開了來說。這些天來,你也知道我這人,只要你做得不是太過份,我是不會發脾氣的。今天爲什麼我要發這麼大火?你們都長着眼睛,都看得到這段日子這宿舍給弄成什麼模樣了。一個宿舍裏要做個飯都推三阻四的,真不知道你們以前在其他宿舍裏是怎麼做的?也敢這樣子嗎?是我太慣着你們了是不?那好,從今天開始,每個人都必須按着其他宿舍的規矩,說話做事都給我做好了,誰要不願意做,馬上收拾包袱走人!我這裏不要不遵守規章制度的人!相信我這宿舍要找幾個人來還是容易的,沒有你們任何一個甚至全部,我都無所謂!”

    仙兒雙膝一軟,便脆在我面前,可憐巴巴地抽泣着道:“江哥哥……别赶我走……我会乖乖的……!”

    我不耐烦地道:“起來起來,都什麼年代了,脆下有用麼?哭有用麼?做人應該擡頭挺胸的,做錯了就承認!做錯事有什麼大不了?誰不會做錯事?關鍵在於你敢不敢能於面對自己的錯誤!”

    张莉赶紧在后边把仙儿拉起来,轻声道:“仙兒,你快認個錯兒呀!江哥也沒想趕咱們走的呢!”

    仙儿闻言一喜,忙站直了道:“江哥哥,你不赶我走么?”

    我火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赶你走了?”

    仙儿忙抹一把泪,道:“江哥哥那你別生氣了好不好?仙兒看你生氣好害怕。”

    我给仙儿气得胸口堵得慌,道:“我說的話你都當沒聽過是不?我沒趕你們走,但是你們做錯了事,必須得自己先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仙儿忙道:“江哥哥,你說我們哪裏錯了,我們就錯了呀,我們改呀!”

    我摸出支香烟来,点着了道:“你們自己想想自己哪裏做錯了,過一會兒我再來問你們,還有,要怎麼改,這次錯了要怎麼懲罰,都先給我想好了,一會兒我過來問,誰要是還一問三不知,那就每天給我掃地做飯去!”

    我轉過身往沙發上一躺,罵人真累,好久沒這麼罵過人了。以前在裏邊的時候,別人想我罵還得求着呢。

    其實罵人也是很累的,你得先找出別人的錯兒,至於錯在哪裏,其實說來說去都是爲了上綱上線把別人的錯處提升到一個比較重要的位置上。也就是說,不管你錯在哪裏,只要你有一丁點錯誤的地方,也有可能被別人利用順杆子往上爬整得你苦不堪言。在監獄裏邊的時候你苦不想被人整被人害,那你就必須得讓自己有相當的實力。這實力不體現在你幹活兒有多厲害,也不體現在你爲人有多麼的好,監獄裏邊的厲害人大多都是罵人罵出來的。你要看誰不順眼兒,就得先把他罵得服貼了,然後他就是你盤中的菜,想吃哪塊吃哪塊兒。要是你罵不過他,那你就慘了,罵人的水平代表着你這個人在管教們心目中的地位,罵人厲害的說話分量也比一般人要重要得多,因爲你能說會道,說明你人聰明,管教們最喜歡的就是聰明人,用聰明人的話可以省很多事兒,往往你想做什麼別人就幫你做好了,都不用自己費心,監獄裏邊夠悶的了,哪個管教會樂意自己去做一些瑣碎的事兒呀。所以,聰明人往往是管事兒最多的,也就是在犯人裏邊最有權勢的。

    別說現代監獄管理都是文明的,鬼都不信!雖然表面上光鮮着,裏邊是什麼狀況都只有進去過的人才知道。

    一句話,在裏邊你要想安安穩穩地過完刑期,甚至還有能點減刑的話,一就是做人上人,二就是裝孫子。

    我不想裝孫子,在哪裏我都沒做過孫子,要裝也裝不像。

    其實罵人的最高境界不是像潑婦一樣罵街,聲音大就有用嗎?罵得越下流越無恥就能讓人屈服嗎?錯了,罵人的最高境界就是讓人自己罵自己。

    在裏邊的前期我還罵人,到後來甚至都不用自己開口,只把人叫來,讓他在我面前站個幾分鐘,這人就會忍不住,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犯的錯陳述出來,而且連帶着把自己的祖宗十八代都罵個狗血淋頭。因爲到那境界了,想罵人也懶得開口,還不如讓他們自己罵來得爽快。說話還費口水呢!

    眯着眼兒瞧了瞧三個女女,只見三人還是老老實實站一排,一個也不說話,不知道都在想着什麼。我心裏暗笑道:“看你们能耗多久!”

    五分钟过去了,三女女还是没动静。

    半小時過去了,貝貝和仙兒來來回回換了好幾次支撐身體的腳。貝貝輕聲問:“仙儿,想好了怎么说没?”

    仙儿摇摇头,也轻声回道:“這回江哥哥是真生氣了,我都沒見過他這麼生氣過,要怎麼才能過這關呢?真煩!”

    张莉低声道:“你们看江哥是不是睡着了?”

    “不知道,好像是睡着了?那我們坐一會兒,江哥醒來了咱們再站好。”贝贝转身便想坐边上沙发上。

    仙儿忙拉着道:“你想死啊!一會兒江哥哥醒來看着我們沒好好站着,沒準兒一晚兒都罰咱們站着呢!”

    贝贝嘟着嘴道:“好累啊,沒想到站一會也會這麼累着!仙兒你就讓我坐一會兒好不?”

    仙儿气道:“你要坐便坐,一會兒江哥生氣了我們都說是你自己的主意。”

    貝貝見張莉和貝貝都站着,哪裏敢一個人坐下來,這一坐下來不打緊,要是一會兒真只給逮着自己一個人坐下來了,沒準兒還要把自己怎麼樣呢,貝貝不傻,可不能做出頭鳥。只好也跟着仙兒和張莉好好站着,一動不動。

    我伸了个懒腰,坐起来,看了看三人,道:“嗯,你們都想好了沒有?不說話就是默認了。好,張莉你先說說。”

    張莉畢竟年紀比仙兒和貝貝大得多,見多識廣,自然也不會給我難着了。當下便道:“江哥,都是我不好,明知道江哥說過了不能讓映雪洗腦的,只顧着好玩兒,便跟着仙兒一起胡鬧了。江哥,對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我正色道:“你不是好玩兒了,現在就幾個人在這裏,我也把話兒都說明了吧。你是想討好仙兒,對不對?你比仙兒和貝貝都大,爲什麼要怕她們?你就沒點兒自己的主見嗎?你處事比她們都沉穩,怎麼老由着她們胡來,不勸說反而去做幫兇呢?爲什麼會出現這種畸形的狀況呢?張莉,今天在這兒我跟你明說吧,你錯了,我從來沒把你們三個人分爲三六九等對待,是你自個兒把自己看低了。我知道你能忍能讓,能委屈自己,但是也不能無原則地去應和某些人的不合理的做法。你就錯在這裏!張莉,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张莉哪里敢说不对,忙点头道:“江哥说的是!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好了,你说说要怎么惩罚吧!”

    张莉低着头道:“只要不赶我走,江哥说什么便是什么好了。”

    我叹口气,道:“你是我從到這裏來之後就跟着我的,照理說我不管怎麼着也得留點情面,但要是這次不給你們留點印象,只怕你們不會記得住。”我盯着张莉道:“好了,脱衣服吧!”

    张莉以为自己听错了,“啊”了一聲,見我認真的樣子,心道:這傢伙這時候怎麼還想着幹這事兒呀!卻是不敢反駁,只慢慢開始解拉鍊。

    我忙阻止道:“谁让你脱衣服了?脱裤子!”

    張莉狐疑地看了看我,伸手解開牛仔褲的扣子,開始往下脫。

    我不耐烦地道:“快点儿,都脱光了,趴桌上去。”

    張莉哦了聲,趕緊把下邊褲子都脫得光光的,趴在了桌子上,一邊扭過頭不解地看着我。

    我轉到張莉身後,瞧着那白花花的,伸手便一巴掌過去。

    只聽得叭地一響,張莉上留下了五個手指掌印。

    張莉痛得慘呼一聲,忙伸手護着,一邊嘴上雪雪呼痛。只差沒跳着腳罵人了。

    我对张莉道:“好了,你可以坐下来了。”

    張莉忙爬起來,提起褲子,摸着便趴沙發上,窩着一動不動,看來是痛得厲害了。

    我瞧了一眼嚇得花容失色的唐貝貝和林仙兒,道:“贝贝,该你了。”

    唐貝貝忙一五一十地把我剛纔說過的話兒重複了一遍,可憐兮兮地望着我,只求我別讓她跟張莉一樣。打一下下沒關係,關鍵是要是在張莉面前脫了褲子給打了,那以後在張莉面前還有什麼臉呀!

    我摇摇头道:“還不止這些,你買通仙兒,欺壓張莉,把三個人之間本來好好的關係搞得跟奴隸社會一樣,張莉哪裏就比你差了?你爲什麼非要壓在她頭上作威作福?”

    幾句話說得唐貝貝無言以對了,我恨鐵不成鋼地道:“本以爲你爲人要比仙兒穩重些,有你在仙兒身邊,我可以放心點兒,牀上那點破事兒便由得你和仙兒胡鬧了。沒想到你居然依着這勢兒,順杆往上爬,要不教訓教訓你,以後你們幾個的關係,能好得起來嗎?脫褲子!”

    唐貝貝給我最後一聲大吼嚇得趕緊拉下了褲子,乖乖地趴在了桌子上,把白白的小屁屁翹得老高。

    我慢慢走過去,在貝貝的小上摸了一把,把準備着要接受我懲罰的唐貝貝嚇得全身一顫,見我沒動手打她,反而摸得心底下癢癢的,不由微微一笑。心道:“江哥哥还是舍不得打我的吧?”

    我趁唐貝貝放鬆的時候,這才手掌猛揮過去,叭叭兩響唐貝貝白光光的臀上便映上了兩個手掌印兒。唐貝貝痛得啊嗚一聲叫喚,翻身跳起來,雙手捂着在屋子裏跳來跳去。

    我一本正经地道:“你犯的錯兒比張莉的多,所以打你多一下。好了,你也可以去坐下了。”

    唐貝貝嗚嗚哭着便趴沙發上不起來了,雙手使勁兒在臀上揉着,只怕是痛得狠了。

    我看看林仙儿,一句话也不说。

    林仙兒默默把頭低下來,自己慢慢脫下了褲子,趴在了唐貝貝剛纔趴過那塊地方,把小臀翹得老高。把臉也埋進了胳膊肘兒裏邊,悶聲道:“江哥哥,你打吧!仙兒知道錯了,你打多少都沒關係,只要仙兒還有一條命在,能常陪在江哥哥身邊,就知足了。”

    我叹了口气,道:“你要早知道就好了,也不会有今天。”

    仙儿咬咬牙道:“江哥哥,你來吧,仙兒願意接受江哥哥的懲罰。”

    瞧着仙兒小巧的臀,軟玉般的潔白着,沒有一絲瑕疵。後邊兒小小的菊花兒粉紅得如同春天裏的桃花,那麼嬌豔欲滴着,居然升不起一絲想要破壞這麼美麗的風景的念頭。

    我嚥了口唾沫,上前輕輕摸了摸仙兒的臀。雖然每天都摸着,卻沒有一次在是這麼光亮處,看得一清二楚,邊上還有張莉和唐貝貝在眼也不眨地瞧着,不禁心裏升騰起一股異樣的。

    仙兒見我摸着,以爲還是跟唐貝貝一般先摸摸,然後現其不意打下去,只咬緊了牙關等待着那一陣疼痛的到來。

    我伸指觸着了仙兒那片美麗的桃花,輕輕撫摸着。

    仙兒感覺着那處癢癢,卻不敢稍有忤逆,只強忍着那淡淡的癢癢和濃濃的羞意。

    我不再嚥唾沫,只把唾沫抹在了仙兒那處,一邊抹,一隻手除開了自己下邊的衣物,掏出那早已偉大得嚇人的東東,對準了仙兒那處沾滿唾沫處,雙手扶着了仙兒的小腰,腰臀一用力,便衝着那處頂了進去。

    仙兒哭了老一陣,才扶着唐貝貝過去趴在牀上,拉過被子繼續嗚嗚哭個不休。

    瞧着张莉给我弄得干净了,才道:“你去漱漱口,然後幫着做飯去吧。貝貝便在這裏陪着仙兒好好反省一下。一會兒吃飯的時候出來吃飯,聽到了沒?”

    贝贝赶紧应了一声,过去安慰着仙儿。

    我拉起裤子,便心满意足地出了屋子。

    【m.fcxw.cn手机版为您提供《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免費閱讀!】

  中國反傳銷網文章地址:http://www.88824040.com/mlm-woman/1287.html

    下一篇: 正文 011 你男人想弄你前邊了――傳銷窩裏的女人們全集

    上一篇: 正文 四大美女――传销窝里的女人们全集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验证码: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
    傳銷解救求助傳銷舉報
    反傳銷微信諮詢
    反傳銷諮詢求助熱線

    推薦視頻

    • 兒子深陷廊坊傳銷 機智母親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傳銷《美洲琥珀礦業》以投資琥珀期權爲名騙取8億元會
    • 末路傳銷 大學生胡楊之路
    • 北派傳銷頭目的自白
    • 千里赴約之後
    • 實拍河北霸州百餘傳銷者街頭鬧事 持磚頭圍攻警察
    • 《焦點訪談》猖狂何傳銷  霸州傳銷襲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蘇:連雲港警方破獲特大網絡傳銷案

    快速直達

      推薦排行榜

      熱門推薦 最新推薦

      導航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經營性
          网站
        備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國互聯網違
        法和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廣東互聯網違
        不良信息
        舉報熱線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廣東東莞
        網絡行業
        協會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國網絡
          110
        報警服務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國家安全部
          授 权
        預評級 AA
      • www.fcxw.cn網站PR查詢

      中國反傳銷網-揭祕什麼是傳銷的危害|直銷與傳銷的區別
      紀念曾經迷失的青春,警示還在行業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腦|反傳銷洗腦實錄|反網絡傳銷
      整合反傳銷交流用中國反傳銷網社區

      熱線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郵箱求助:[email protected]  求助QQ②:3277495446